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三十四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702 2019-11-17 23:04:05

  邬立峰狭长的双眸眯了起来,眼中的光芒一闪而过。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一眼便看到了立在殿门口的女子。

  她披着朱色团花披风,头戴一只白玉簪,脸上粉黛未施,一双灼若寒星的瞳眸,带着淡淡的寒意,偏偏那眼角眉梢却尽是风情。

  正是这样矛盾的一双眼,吸引住了他的目光。更让他称奇的是,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似曾相识。

  邬立峰背后而立,目光时不时的向松柏下扫去一眼,眼中露出狐疑。

  这女子一看便是大户人家出身,举手投足间有着良好的教养。他捂嘴轻咳一声,贴身小厮小全忙凑到跟前。

  “爷?”

  “去帮我打听打听,松柏下的女子,是哪家的小姐。”

  小全目光扫过去,脑袋一点,道:“小的立马就去。”

  闫氏拜完一圈菩萨,末了从丫鬟手里接过银票,送到了老和尚手里。

  老和尚喜滋滋的看着两千两银票,恭身请闫氏等人入殿。

  慕怡芷四下打量,瞧不见六妹,急得冷汗直冒,忙在小灯耳边低语几句。

  小灯一溜烟的跑开了,不过短短一息,就把六小姐给找了来。

  慕怡芷狠狠的瞪了慕晚珂两眼,示意她别到处乱跑,万一给夫人、郡主瞧见了,可怎么是好?

  慕晚珂浑不在意的笑笑,垂着头慢慢的跟上了大部队。

  内殿之中,尽是花团锦簇,非富贵之人绝不可以入内。

  慕晚珂闻着阵阵脂粉的香,嘴角擒上一抹讥笑。

  所谓的众生平等,也不过是哄骗人的玩艺,哪个银子多,哪个权势大,哪个就能跟佛祖亲近。

  花了两千两,签定是要抽一抽的。

  若是往日,慕府所有女眷均可抽上一签,再请高僧解一解。但今日的两千两,只能抽上一签。

  闫氏扫了一圈,目光落在慕怡芷身上,似乎想让她来抽这个签。

  平阳郡主一向跋扈惯了,又怎能让个小辈抢了先,这一签她还想让女儿问个姻缘呢。所以未等闫氏发话,便施施然走上前。

  周氏一看,心中气恼。

  平日里你掐个尖也就罢了,在佛祖面前,我管你是郡主还是公主,这一签若让你抽去了,这慕家还有我大房什么事?

  周氏挺了挺胸脯,快行几步,抢在了平阳郡主跟前。

  两人同时跪到了蒲团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没有相让的意思。

  慕晚珂在一旁冷眼看着,嘴角微翘,刚刚遇见故人的不快一扫而光。

  照这个情形,还是打一架吧,谁赢了谁抽,这样最公平。按块头来说,周氏略胜一筹。

  太太闫氏一看势头不妙,朗声道:“我来!”

  婆婆亲自抽签,两个媳妇再没有话说,各自鼻子里呼出一团冷气,讪讪起身,退到了后面。

  闫氏摇动签筒,晃了几下,掉下一支来。捡起来一看,竟是上上签。

  闫氏心中大喜,忙令慕怡芷扶她起来,到一旁给高僧解签。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讲究的妇人走到平阳郡主跟前,低语了几句。

  只见郡主脸色一喜,连招呼也未打一声,拉着女儿郑玉燕便从侧门而出。

  慕晚珂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目光微凝。

  “爷,刚刚那个女子是慕府二房的六小姐,刚满十四岁。”

  邬立峰皱眉,“哪个慕府?”

  “兵部侍郎慕允恩。慕家二房原在扬州府,年前才入的京。”

  “就是她把贤王咬伤的?”邬立峰脱口而出。

  小全低声道:“爷,就是她。小的打听过了,她从小就是痴傻之人,还有点疯病,后来遇到了名医,花了十万两银子把病治好了。”

  “她的母亲是不是姓梅?”邬立峰一听痴傻二字,忙追问道。

  小全点头道:“回爷,确是姓梅,不过六年前就去世了,如今慕家二爷的正妻是平阳郡主。”

  “竟然是她?”邬立峰听罢,眼中闪过惊讶。

  许久后,他眼波微微一转,流露出几分寒意,悄声道:“找个机会,把人弄来给我瞧瞧。”

  “爷?今儿个人来人往的,不大好办啊。而且八小姐还在呢?”小全为难道。

  邬立峰墨黑的眼波一动,轻轻呢喃道:“她是最不喜听到梅这个姓的,我竟把这一岔给忘了。”

  因为抽了个上上签,闫氏用起斋饭来,脸上带着笑意。

  周氏婆媳一人捧杯,一人按箸,在旁侍候。直到用罢斋饭,平阳郡主母女仍不见踪影。

  众人无奈,只得在厢房里一边喝茶,一边苦等。

  闫氏的脸色有些难看,目光中隐隐透着愤恨。

  这个二媳妇,简直目中无人,就算遇到了熟人,一声不吭的走了,到了时辰,派下人过来吱会一声总可以吧。

  周氏不动声色的低头喝茶,心下颇觉痛快。最好死在外头不要回来,让一府的人等到天黑。

  她倒要看看,太太能不能忍下这口气。

  大少奶奶管氏见状,笑道:“太太,要不孙媳妇派人去找找?”

  “不必!”闫氏脸色一沉,“都给我等着,我倒要看看,她几时回来。”

  此言一出,厢房立刻一片安静。

  慕晚珂用茶盏掩住了唇角的笑意。

  这郡主也真做得出来,抛下婆婆妯娌小辈一屋子的女眷,硬是消失的没有声音,没有图像。

  如此拿大,不过是仗着娘家的权势。

  慕晚珂不由眼露嘲讽。

  这平阳郡主最好烧香保佑老郡王府永世昌顺,若不然……就凭她的做派,只怕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就在这时,只听外头一声尖叫,响破云霄,接着便是几声惨叫。

  这声叫,惊得慕府众女魂飞迫散,闫氏捂着心口道:“来人,去瞧瞧外头出了什么事?”

  须臾,中年仆妇去而复返,回话道:“夫人,外头来了个要饭的,趁人不察溜进了刘夫人的厢房,被人逮住,打了个半死。”

  闫氏脸色不豫,道:“哪个刘夫人?”

  中年仆妇忙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陪笑道:“瞧我这记性。受惊吓的是太医院院首刘华的夫人,今日也入延古寺进香,就歇在咱们府的边上。”

  慕晚珂眉心一动,眼中露出怨恨,想不到那个无耻小人,竟然爬上了太医院的院首,可见老天没眼。

  这个刘华,原是祖父手底下的一个医官,为人很有几分聪明,善察言观色。

  祖父惜才,渐渐重用于他,常教他如何看脉。

  宫中御医需在太医院供职满六年,三试合格者,才有资格入选。刘华一试,二试均平安过关,第三试时因在药方中加了一剂狼虎之药,被取消了资格。因此他对祖父怀恨在心,以为祖父嫉才,故意让他落选。殊不知,祖父此举只为护他安稳。

  御医是给宫中的贵人看病。那些娘娘们都是娇弱之躯,为她们看病,重在“安稳”两字,一个不慎,极有可能满门抄斩。像他这样性子,需再磨上三年,方可不急攻近利。

  三年后再考,刘华果然入选,靠着投机取巧,攀上了当今天皇后,事事处处与祖父作对,一副得志小人的嘴脸。甚至有几次,他故意给祖父下套,若不是祖父为人细心又医术了得,只怕被他害死。

  祖父每每提及他,懊恼不己,素来文雅的他破天荒的称其为奸人,可见他当时仗着皇后,在太医院有多猖狂。

  慕晚珂想至此,决定多留个心眼,遂朝身后的玛瑙打了个眼色。

  玛瑙会意,借口如厕悄悄的溜了出去。

  周氏一听是刘太医的夫人,怕闫氏不知道这里头的窍门,忙道:“夫人有所不知,这个刘太医是皇后跟前的红人,咱们府里借着瑞王府的光,请他诊过几回脉,真真的是药到病除。”

  闫氏如何能听不出周氏话中的深意,笑道:“既然碰巧遇到了,你不如上前打个招呼吧,人吃谷杂粮,谁没个病啊灾的。”

  周氏笑眯眯的站起来,恭敬道:“那就劳烦夫人稍等片刻,媳妇去去就来。”

  闫氏等人离开,见四个孙女眼巴巴的看着她,叹道:“孙媳妇,带几个妹妹在这附近转转,别走远了。”

  管氏盈盈而立,笑道:“夫人放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