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三十五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817 2019-11-17 23:04:28

  冬日的寺中,除了几株盛开的梅花,并无多少风景可言。

  管氏显然没少来这寺里,熟门熟路的领着四位小姑子,一边走,一边介绍寺中景致。

  慕晚珂落在最后,心思全不在管氏的话上,只想着刘华的事情,想得专心处,未曾留意眼前,一脚踩住了三小姐慕怡芸的裙角。

  慕怡芸阴沉的转过脸,瞪着她,低低的骂道:“瞎了你的狗眼,离我远点。”

  慕晚珂原本想陪个不是,一听这话,忽然凑上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幽幽道:“刘冯姨娘已然是不中用了的,莫非三姐也想同她一样?”

  慕怡芸气得两眼直冒金星。

  这个傻子,老郡王府闹得那一出,害得姨娘禁了足不说,还累得自己在府里没脸。她倒好,白得了十万两的嫁妆不说,还找到了江家这个大靠山,真是老天没长眼。

  慕怡芸板着脸骂道:“小娼妇,别得意儿,咱们走着瞧。”

  慕晚珂眼中闪过一抹嬉笑,抬起手照着那张俏脸就是一个巴掌,然后不等她反应过来,一头扑到慕怡芷的怀里,嚷声叫道:“二姐,二姐,三姐骂我小娼妇,还威胁我。”

  慕怡芷脸色唰的变了,一边轻拍六妹的后背,一边呵斥道:“慕怡芸,你想干什么?”

  慕怡芸没想到傻子来了个恶人先告状,手捂着脸气道:“二姐,是她先打的我。”

  慕晚珂从慕怡芷怀里抬起头,一脸正色:“二姐,是她先骂我小娼妇,我才打的她。母亲说了,女孩子家要贞静幽贤,口出恶语,那是犯了七出之条。与其将来三姐被人休回家,我只好下一记狠手,记她长长记性。”

  “你……”

  慕怡芸气得身子发颤,眼泪乱飞。自己刚十四岁,连个人家都还没有,这个傻子居然说她要被休弃。她如何肯依,冲上前就要去撕慕晚珂的嘴。

  管氏眼明手疾,忙把人抱住了,厉声道:“人来人往的,被人瞧见了,成何体统,有什么事情回府再说。”

  “大嫂……”慕怡芸跌足恨道。

  ”看看四周。”管氏急了,只能一针见血。

  慕怡芸环视一圈,四周已有人冲她指指点点,又羞又恨之下,只得把头埋进了管氏的怀中。

  正在这时,只听得呼啦啦走过来一群锦缎珠光的女眷,当头的正是平阳郡主。

  慕晚珂抬眼去瞧,怪道这郡主人影也不见,原是碰到了这府里的人。

  平阳郡主身旁,与她并肩而行的正是秦国公夫人陈氏,以及陈氏的女儿陆千菊。

  陆千菊一身胭脂红点赤金线缎子袄,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张俏丽的瓜子脸脂粉薄施,站在容色出众的郑玉燕身边,没有被比下去。

  慕晚珂心中微微一叹,人生何处不相逢。

  前世她见过陆千菊几回,长得又胖又圆又喜庆,深得长辈喜欢。因年岁相差几岁,无甚交集。

  未曾想几年不见,当年的小胖子竟出落的如此。

  管氏忙把怀里的人放开,带着四位小姐,迎了上去。

  陈氏的目光透过四人,似有落无的落在了二小姐慕怡芷身上。

  十六岁的年纪,正是含苞欲放的迤逦年华,又有江南女子那般的娇娇弱弱,想必那高小峰见了,定会爱得死去活来。

  陈氏与平阳郡主交换了一个只有彼此懂得的眼神,笑着一脸慈祥道:“竟是这样巧,又遇见了,瞧瞧府上的姑娘,竟一个比一个水灵。郡主啊,真真好福气啊,看得我都眼红了。”

  这话一出,慕晚珂顿觉头疼,心道事情不大妙。

  年前在船上遇到,陈氏还是一副爱理不理,高高在上的样子,短短几日,与郡主竟热络的跟亲姐妹一样。

  看来高府与慕府的这门亲事,瑞王府志在必得啊。

  慕怡芷不明就里,带着三个妹妹规规矩矩行了礼。

  陈氏趁机握住了她的手,笑道:“好孩子,听说你祖母也来了,带我瞧瞧她去。”

  慕怡芷显然对秦国夫人的热络有些不大适应,羞涩的垂下头,低声道:“夫人,请这边走。”

  一行人浩浩荡荡原路返回。

  慕晚珂故意走得很慢,已远远的落在了最后。

  树丛后面,玛瑙的头探了出来,朝慕晚珂招了招手。

  慕晚珂看了看四周,见无人注意她,如闲云散步一样踱了过去。

  两人一碰面,玛瑙压低了声道:“小姐,那人求刘太医看病,偏偏钱不够,被赶了几回不甘心,就想去求刘太医的夫人,谁知惊扰了夫人。”

  “如今怎样?”

  “被打得好惨,浑身是血,扔进了后山。”

  玛瑙心有余悸。

  玛瑙秀眉微蹙,“他替谁求医?”

  玛瑙叹了口气道:“听说是为他的老母亲,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慕晚珂眼露不忍之色,当机立断道:“玛瑙,把身上的银子都给他,若他愿意,让他老母亲带去金府找福伯治病。”

  “小姐,不过是个要饭的,咱们何必……”

  “玛瑙,孝心面前,无贵贱之分,你快去。”

  慕晚珂厉声道。

  “是,小姐!”玛瑙一溜烟的跑开了。

  慕晚珂整了整衣衫,深吸了一口气。

  为人医者,良心最重要,为了钱财不施救,绝非良医。

  梅家虽然不在了,但她始终不会忘记梅家的祖训。

  慕晚珂从树背后走出来,转身离去,未走几步,一个丫鬟模样打扮的女子甜笑着走过来,清脆道:“可是慕府六小姐?”

  慕晚珂狐疑的点了点头,“何事?”

  小丫鬟见慕晚珂一脸戒备,忙笑道:“小姐别怕,我是英国公府的丫鬟,我们世子爷想请小姐过去一叙。”

  邬立峰?

  慕晚珂不曾想那厮竟然会来找她,淡淡道:“不好意思,我与你家世子爷素未相识,男女授受不清,正该避讳着些,你且回吧。”

  小丫鬟似乎料到了慕晚珂会拒绝,忙压低了声道:“六小姐,我家世子爷以前曾与梅府的大小姐是好友。听闻六小姐入京了,这才想着见上一见。”

  “是吗?”慕晚珂的声音非常轻,仿佛是浮在空中的云朵,风一吹就会散去。

  没有人知道她此时心中的震惊。

  前世的她与物立峰从来不是什么好友,而是一见面三句话不合,就能又吵又打的死敌。

  他们吵架,从来只为一个人,这人便是八小姐邬黛眉。

  “是啊,小姐。世子爷就在那边等着,只说几句话,不会耽误时间的。”

  慕晚珂不为所动,浅笑道:“劳烦告诉你们世子爷,故人已逝,我与他无话可说。告辞。”

  “哎……小姐!”小丫鬟见慕晚珂要走,有些急了,伸手拦住了去路。

  慕晚珂静然而立,目光冷冷的看向她。

  小丫鬟被她眼中的寒意一惊,讪讪的缩回了手。

  慕晚珂从怀中掏出一块碎银子,塞到小丫鬟手里,淡淡道:“辛苦你了。”

  小丫鬟看了眼六小姐袅袅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中的碎银子,自言自语道:“好看是好看,就是眼神冷了些。”

  慕晚珂入厢房,厢房里挤得满满当当的人,已无落脚之处。

  她懒得凑热闹,便在院中的一株梅树前驻足。

  屋里平阳郡主的声音传出来,忽儿娇笑,忽儿戏谑,忽儿恭维,一幅长袖善舞的模样。

  慕晚珂凝神静听几声,后背被人重重的推了一下,她一个踉跄往前冲了几步。

  回首一看来人,脸色便冷了下来。

  慕怡芸微肿着半张脸,眼神恶毒的瞪着她。

  慕晚珂挺了挺腰背,毫不客气的还瞪过去。

  看来这一巴掌还是打得太轻啊。

  两人谁也没有退让半步,正僵持着,却见拱门处周氏带着心腹笑滋滋的回来了。

  偏巧厢房里传出平阳郡主的一声畅笑,那周氏脸色陡然一变,停下了脚步,嘴角撇了两下,用力的翻了个白眼,那模样跟外头市井的妇人,一般无二。

  慕晚珂斜看了慕怡芸一眼,慢慢垂下了头。

  “回世子爷,六小姐说故人已逝,她与您无话可说。”

  小丫鬟学着慕晚珂的语调,颇有几分相象。

  邬立峰一听“故人”二字,眼前立刻浮现一张面庞,片刻后,他用力的摇了摇头。

  已经六年了,这张面庞竟然还那么清晰,真真是见了鬼了。

  罢了罢了,原本自己与那六小姐也无甚话可说,不过是瞧着梅子陌的份上,想照拂一二。既然对方不领情,那他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

  邬立峰撂起衣袍,大步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