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三十八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840 2019-11-18 22:58:14

  慕晚珂轻咳一声,示意他这个话,说得略略有些过。若换了个别的女子,只怕名声就没了。

  周煜霖浑不在意,盯着她娇美的容颜,反客为主道:“六小姐坐吧。”

  慕晚珂轻轻抬眉,坐定笑道:“今天请王爷过来,有一事相商?”

  “可是为了府上二小姐的事情?”

  “正是。”慕晚珂没有半分隐瞒。

  周煜霖脸上闪过不忍之色,连连叹息道:“让二小姐这般如花似玉的姑娘,嫁给一个老男人,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六小姐打算如何?”

  慕晚珂苦笑,难得露出为难之色,“苦思几日,总无所得。这才把王爷请来,商量商量。”

  周煜霖眸光一惊,一脸的诧异。

  原以为慕晚珂今夜把他请来,是想告诉他“谋定而后动”的种种手段。未曾想这个聪明绝顶的女人,竟然一脸郑重其事的说“无所得”,还说找他商量……

  周煜霖心中的期待,顿时化作深深的失落。

  慕晚珂不去看他脸上的表情,忽然站起来,走到门口,看着无边的暗夜,柔声道:“我在慕府装疯卖傻这些年,没有一个人把我这个嫡出的六小姐放在眼里,连一个小小的奴婢都可以给我脸色瞧。若不是嬷嬷拼死护着,我只怕……”

  慕晚珂凄凉一笑。

  初时日子的艰难,历历在目,慕府中人无情的讥笑犹在耳边,没有人知道她们是如何熬过来的。

  不想说,是因为都深埋心里。

  “唯有二姐,她从不嫌弃我的痴傻,明里暗里的帮衬,这份恩情,我必要倾力相报。”

  周煜霖望着眼前浑身笼罩在悲伤下慕晚珂,只觉得口干舌噪,呆愣在原地。

  这个迷一样的女子,在他面前从来只有冷漠和算计,像这样流出悲伤磨洗后的苍凉,还属头一回。

  他莫名的心痛。

  她的过往,早在他入扬州府的时候,便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个生就痴傻的女孩,母亲被逼死,在这个如狼似虎的慕府里,仅靠一两个忠仆护着,可想而知日子有多艰难。

  “去年秋天,慕府要将我送给贤王。二姐听闻,把身上所有的私房银子偷偷塞给我,让我离开这吃人的慕府。如今她的情形与我当时,一般无二。王爷,你说我该如何回报?”

  慕晚珂回首,莞尔一笑,笑意带着冷清。

  周煜霖像被蛊惑了一般,走到她身边,俯身凑近她,柔声道:“此事我会帮你。”

  慕晚珂半垂眼眸,闪过一抹算计,她微微福了福,道:“倘若王爷能利用二姐一事,让慕府倒霉,让老郡王府和瑞王府牵扯进来,晚珂定会深感谢意。”

  似有一记闷棍敲在了周煜霖的脑袋上。

  这话,怎么听上去这么熟悉,这不是他期望她能做到的吗?

  “王爷能帮晚珂做到吗?”慕晚珂缓缓扬起脸,一双如墨水眸,似笑非笑,似喜非喜,幽远深邃,慢慢迎上他的目光。

  周煜霖瞬间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脑袋里空空如也,片刻间似不知身在何方。

  他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温柔道:“此事交于我,你放心。”

  慕晚珂幽幽松了口气,低头深深一福,用糯糯的带着湿润的声音,道:“多谢王爷。”

  周煜霖心神一颤,深深的咽了口口水,有些不知所措的摇了几下扇子。

  “应该的,应该的。”

  慕晚珂会心一笑,悄然而去。

  周煜霖呆呆的望着她的背影,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这个女人像一株兰花,娇弱的需他的保护。

  翡翠一看煜王的神色,心中鄙视,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周煜霖猛的回过神,环视屋中,奇道:“咦,六小姐的人呢?”

  阿尹道:“爷,六小姐已经走了,咱们也该回了。”

  像是为了配合阿尹的话,翡翠捂着嘴用力的打了个哈欠。

  “说得好好的,怎么就走了?”

  周煜霖有些迷糊的走出屋子。冷风一吹,他打了个激灵,猛的抓住阿尹的手,“爷刚才答应了什么?”

  “爷答应要帮二小姐,爷还说这事让要慕府倒霉,要把那两个府都牵扯进来。”

  周煜霖突然觉得脚底有一股寒气冒出来,怔怔道:“爷什么时候说过这个话?”

  阿尹恨不能此时有个地洞钻下去才好。

  爷啊,爷啊,你不能前脚说过的事情,后脚就死不承认啊。你这样出尔反尔,连阿尹我都看不起。

  阿尹大着胆子,一脸正气浩然道:“爷,阿尹亲耳听见你说的。六小姐难得求爷一次,爷需得信守诚诺。”

  “诺你个头啊!”周煜霖操起扇子狠狠的敲了过去,气急败坏的拔腿就走。

  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好你个慕晚珂啊,竟然给本王使美人计,先是诉忠肠,再是示弱,让本王心生怜惜,然后应下了你的要求。

  可恨,委实可恨。

  “煜王慢走,恕奴婢不远送。”

  周煜霖猛的转身,咬牙切齿的冲翡翠吼道:“你家小姐,就是只狐狸,天底下最狡猾的狐狸,一肚子坏水,坏透了。”

  翡翠看着周煜霖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自己蠢,还怪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就算是只狐狸,也是天底下最会看病,最美丽的狐狸,哼……”

  厢房里,慕晚珂支着脑袋,歪在坑上。

  杜嬷嬷掩好房门,走过去坐在床沿上,小声道:“小姐,煜王答应了?”

  慕晚珂点点头,笑道:“应下了。”

  玛瑙扔了针线篓子,凑过来一脸不解的问:“小姐为什么要把这事丢给煜王去办,奴婢瞧着煜王整天吃喝玩乐,一天正事也不干,不知道能不能帮小姐办妥?”

  慕晚珂的眼神有瞬间的黯淡。

  其实凭她现在的本事,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二姐送走,给她置宅子,田庄,招一个体贴的上门女婿,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不是件难事。

  但二姐这人,从小在闫氏跟前长大,一言一行都照着大家小姐的规矩来,像这样大逆不道逃婚的事情,她可以让自己做,但轮到她时,绝对做不起来。

  慕家在她的计划中,早晚一天是要倒霉的。

  所以,她必须找个正大光明的理由,把这门亲事拒了。然后让二姐趁着慕家还在时,风风光光的嫁出去。这样,她也算对得起二姐这些年的照拂。

  此事从瑞王府往下走,慕府在食物链的最底端,想要让事情成不了,必要找个身份更高的人。

  她思来想去,这个人只有周煜霖合适。以他的聪明,不出半日,必能想出这事情的关键所在。

  “玛瑙啊,千万别小看他,这是你家小姐我,见到过的最可怕的男人。咱们府里的三位爷加起来,都不够他算计的。”

  玛瑙惊得脸色变了变,那个纨绔王爷竟然这么厉害,她怎么没有看出来。

  杜嬷嬷忍不住插话道:“小姐,煜王真要这么厉害,那王府就不会穷得叮铛响了?”

  慕晚珂眸色微暗,没有说话。

  这个周煜霖,剥开他所有的外衣,内里藏着的是什么东西,她还真没有在意过。

  她和他,只是相互利用。但是,凭她再世为人的经历,绝不可能看错。

  片刻后,慕晚珂不以为然的笑道:“嬷嬷,咱们试目以待。”

  江府书房,炭火燃得正旺。

  一抹修长的身形倒映在窗上,来来回回的在房里踱步。

  “弘文,快帮我出出主意,这事到底是个什么章程?”

  江弘文窝在太师椅里,翘着二朗腿,被他转得头昏,冷冷道:“你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章程,何必再来问我?”

  周煜霖眉头高挑,顿住脚笑道:“你看出来了?”

  “我们俩穿开裆裤时,就在一块玩了。你府里的那些个侧妃,若论相貌,哪个差了?”

  美人计?

  这世上再美的人,到了周煜霖眼中,也不过是个俗物。

  周煜霖不可置否的点点头,眼中闪过光芒。

  “弘文,你还真别说,那一瞬间爷真的被她打动了。小心儿扑通扑通的,恨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应下来。”

  江弘文一脸惊讶的看着他,犹豫道:“你……动心了?”

  周煜霖点点头,又摇摇头,收了笑意,脸上露出一抹苍凉的笑,“戏演得久了,也懒得把自己脸上的面具摘下来。她有让我摘下面具的冲动。”

  江弘文心里突的紧。

  周煜霖面具下的脸庞,他太清楚了。

  那是一座寒冰,凭他是谁也无法让他融化的寒冰。

  那个清冷的慕晚珂,竟然能让他这座寒冰有了暖意?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