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四十一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736 2019-11-19 23:03:18

  慕晚珂一字一句,语气中带着无比的坚定,道:“二姐,你只管好吃好喝,六妹决不会让你步母亲的后尘的。这府里的人想逼迫你,也得看我答应不答应。”

  “六妹,你……你……”慕怡芷惊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二姐。你且安心等一个月,这一个月若没有转机,我亲自去求老祖宗救你。”

  慕晚珂的话说很轻,却让人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坚定。仿佛这些龌龊阴毒的事,在她面前都不是什么难事。

  慕怡芷心头一痛,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

  原来,这府里真心对她好的,唯有眼前这个曾经痴傻的六妹,连太太都未曾与她说这样的话,更不用提他的亲生父亲了。

  慕怡芷再也忍不住,抱着慕晚珂嚎啕大哭。

  正月二十二,钦天监说是个大吉大利的日子,朝庭“开印”,文武百官着官袍,戴官帽,迈着方步威风凛凛的上朝。

  慕府除了大爷的生活有了变化外,旁人照旧过日子。

  夫人的病依旧没好,平阳郡主为表孝心,用老郡王府的名贴,请了太医院院首刘华前来府中诊脉。

  刘华扶着稀疏的几根胡子,只道夫人思虚过甚。拧着眉开了几贴药,拿了厚厚的诊金满意而去。

  二小姐慕怡芷像是一夜之间没有了这个人似的,再不在众人面前出现。

  只是慕府上上下下都知道,老爷怕她寻死,又在她院里多派了十几个丫鬟,日夜轮流看着。

  平阳郡主带着女儿,往老郡王府跑得更勤快了,偶尔还在那边过夜。

  自打回了京城后,她再不像在扬州府那般,把慕二爷看得死死的,恨不能拴在裤腰带上,一分钟都不让人离开。

  慕二爷心喜之下,也往孙姨娘,胡姨娘房里去一两回,只是到底不太敢放肆,浅尝即止。

  但凡郡主在府里,夜里多半是歇在正房。

  大房的两个儿子,一个依旧红袖添香,左拥右抱;一个依旧头悬梁,锥刺骨,两人除了晨昏定省往安寿堂去外,及少往内院来。

  当然读书读累了,偶尔也会跟狐朋狗友们喝喝花酒。

  二房两个庶出的,倒是消停了许多。

  也许慕怡芷被牺牲的婚事,让她们有了兔死狐悲之感,两人除了往园子里逛逛外,都缩在自己的房里,或姨娘那儿,憧憬着将来的夫家。

  慕怡芸原本记恨着慕晚珂的那一记巴掌,偏偏府里这些天不大太平,她便是有心想报仇,却也没那个胆量,只敢在遇见时,用眼睛狠狠的剜上一记刀眼,以泄心中怨恨。

  慕晚珂岂会把她的怨恨放在眼里,这种人就是面上狠一点罢了,暗地里就是只纸老虎。

  二姐的事情若放在她的头上,只怕连死的勇气都没有。

  慕晚珂这几日所做的事情,说起来极为简单,就是无事往慕怡芷房里坐一会,脸上带着怡然的笑,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哄着她开心。

  人在绝望的时候,如果有人给予一点点慰籍,那么活下去的勇气就会多一点。

  慕怡芷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曾经被她呵斥的六妹,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说话老道,行事也稳重了许多。

  她没由来的安下心来。

  了不得一死,趁着没死之前,该吃吃,该喝喝,何必整日以泪洗面,把自己弄得像个鬼一样。

  慕老爷一看孙女不吵不闹想通了,心下大喜。忙不迭的派人将冰人请来。

  冰人一看事成了,遂颠颠的往老郡王府报讯。

  老王妃心下这么一思忖,怕夜长梦多,得先把三礼行下来,立刻命心腹往高府去。

  高府自是欢喜。

  原来那日看灯,高小峰隐在人群里,远远的看到了慕府的四位姑娘,打头的便是慕怡芷。

  都说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慕怡芷穿着一身银狐轻裘披风,素手提着一支荷花灯袅袅而行,既有世家小姐的风范,又有江南女子独有的婀娜,委实让高小峰的心头轻轻一颤,当下便点头同意了。

  两府一拍即合,很快高家就携了冰人往慕府来。

  闫氏自然不会出面,出面的便是两位奶奶,几人坐于花厅,一一商议六礼之事。

  慕晚珂看似不在意,暗下让玛瑙把府里的动静查探的一清二楚,她见周煜霖那头未有半分消息过来,心中难勉狐疑。

  以这厮的聪明程度,绝不可能想不出办法,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迟迟未有动静,慕晚珂有些码不准。还未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金府那边传来消息,顾立昂已入京,想见慕晚珂一面。

  慕晚珂一算日子,竟比预料中的快了两日,看来这顾立昂必是快马加鞭赶往京城。

  入夜,李平将慕晚珂背伏过高墙,主仆二人一前一后入了金府,一路穿过游手长廊,入了厅堂。

  令慕晚珂惊讶的是,厅堂里,除了福伯,顾立昂外,还坐在一位清秀的少女。

  顾立昂迎上去,朝慕晚珂做揖。

  慕晚珂素手虚扶,道:“你我之间,不必如此。”

  顾立昂见六小姐眉目楚楚,不敢多看,只低头道:“这一礼,定是要行的。立昂多谢六小姐伸手。”

  祖父病逝于狱中,若不是六小姐雪中送碳,祖父的后事绝不能办得如此体面。

  慕晚珂嗔看他一眼,笑道:“如此说来,那我还得朝立昂道个万福。若不是你的药,只怕这时,我还躺在床上起不了身。这一位是……”

  顾立昂面色微微一红,忙把少女牵过来,道:“这是我亲妹子,顾梓曦。梓曦,这便是六小姐。”

  顾梓曦娇柔的垂下了头,道:“六小姐。”

  一身半新不新的衣裳,头上仅着一只珠钗,慕晚珂眉心微皱,却笑道:“山高路远的,梓曦辛苦了。”

  话中有话,顾立昂一听便明了,忙解释道:“六小姐,梓曦从小跟我亲厚,她舍不得我一人在外头,便跟着我一道来了。她略懂脉相,我想着那药铺女眷居多,有些病人由她出面,比较方便。”

  顾梓曦忙上前低声道:“六小姐,叨唠了。”

  原是想学着做女医。

  慕晚珂心中微叹,堂堂顾家千金,竟然被逼抛头露面,可见那府里如今何等景象。

  慕晚珂笑道:“既然如此,便留下吧。翡翠,你明儿去绣坊给梓曦姑娘做几身衣裳,买些头面首饰。”

  “是,小姐!”

  “六小姐,万万使不得。”顾梓曦惊得连连摆手。

  慕晚珂道:“花一样的姑娘,正该穿得漂漂亮亮。这府里院子空得多,你与你哥哥到底男女有别,就另住一个院子吧。缺什么,少什么,只管跟翡翠开口。”

  顾梓曦眼眶微红。

  顾家落难,她从堂堂千金小姐,变成了平头百姓,值钱的衣裳首饰都入了当铺。

  她深深一福,道:“多谢六小姐。”

  顾立昂深感慕晚珂的细心体贴,暗暗下定决心跟着六小姐好好干,遂道:“梓曦,你先跟着翡翠姑娘去吧,我与六小姐有话要说。”

  这一说,便又是一个时辰,众人把铺子的事情商定,已是四更。

  待顾立昂离去,福伯方走到慕晚珂跟前,道:“小姐,简威一直嚷着要见小姐一面。”

  竟忘了府里还住着这一号人物。

  慕晚珂抚着盏沿道:“他老母亲可曾接来了?”

  “早已安顿妥当。”

  “得的什么病,竟要求到刘华跟前?”

  福伯道:“回小姐,老太太得的是坏血病。”

  坏血病?慕晚珂惊叹,患此病者,全身乏力,虚弱多疑,牙龈出血,关节疼痛等诸多毛病,却是因为营养不良所造成。

  这母子俩穷得叮当响,也难怪老太太会得这种病。

  “按小姐以前的方子,老奴已给她开了药方。这几日药用下来,明显好了许多,只是她的病耽误的时间太长,只怕没有多久。”

  慕晚珂心中一紧。

  以她对福伯的了解,他说没有多久的意思,了不得还有三个月。

  “竟然已病至如此?”

  伯福点点头。

  “你与简威说开了没有?”

  “简威知之甚清。他还说要感谢小姐的大恩。”

  慕晚珂皱起了眉头,低头盘算了半晌,道:“不必见了,我与他无话可说,见了反增感伤,你让他在府里好生养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