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四十二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511 2019-11-19 23:03:43

  福伯听出慕晚珂话里的感伤,应道:“是,小姐。”

  “他那院里,可有丫鬟侍候?”

  福伯笑道:“放了两个过去,打粗婆子也配了两个。”

  四个侍候两个病人,这活有些累。

  慕晚珂想了想道:“再从外头买些丫鬟,小子进来,聪明伶俐的放到药铺当伙计,老实本份的留在府里做下人。顾家兄妹进来,房里各配四个。”

  福伯一一点头称是,一头花白的头发在烛火下极为打眼。

  慕晚珂心疼的看着他,道:“福伯,这府里再配两个总管,内宅再配两个妈妈,里里外外不能让你一个人操劳,这些琐事交给他们去做吧。”

  福伯笑道:“老奴也是这样想的,已经让李平在外头相看了,没几日便有着落。”

  “李平的老母亲怎的还没入京,她若来了,这内宅便交给她。”

  “这会已经在半路上了,李平天天的盼着呢。无事总要到码头看上两眼。”

  慕晚珂笑道:“这下,咱们府里可就热闹了。”

  “热闹的不止如此。李平前几日帮小姐寻了两个会点手脚功夫的丫鬟,如今他亲自调教着,再过个几月,就能到小姐跟前当差了。”

  慕晚珂嘴角带出轻笑来。

  这事她还是在扬州府时说过的,自己心下早就忘了,未曾想李平竟还放在心上。

  慕晚珂叹息道:“我如今愁的,是如何把刘嫂带进慕府。吃惯了她做的饭菜,再吃慕府厨娘的,总觉得没味。”

  福伯笑道:“这有何难,把人送到江家过个手,再以老祖宗的名义送到小姐身边,这事不就成了。”

  慕晚珂眼前一亮,赞道,“福伯聪明。”

  福伯摇头道:“哪是老奴聪明,小姐心里装着大事,自然想不到这等小事。”

  慕晚珂知道他所说的是二姐的事情,默然起身道:“煜王迟迟未有动静,不知是何用意?”

  福伯思忖半晌,“小姐若是不放心,老奴明日去趟煜王府。正好钱桩的事情也该一步步筹谋起来了。”

  慕晚珂眼中闪过明了,却道:“去煜王府可以,只谈钱庄的事情,旁的一个字都不用提。”

  “为何?”福伯惊道。

  慕晚珂目光一动,笑道:“不问,便是最好的问。”

  这一日,睛了几日的天气阴沉下来,慕晚珂正要踩着点去给郡主请安,却有小丫鬟来传讯说,江家接人的马车等在府门口,老祖宗请六小姐过府玩一天。

  慕晚珂算了算日子,心知老祖宗必是要转方子了,当下心思一动,命玛瑙到二姐跟前说一声。

  玛瑙忖度小姐心思,是想让二小姐安心,一溜烟的跑得飞快。

  等慕晚珂穿戴妥当时,她人已回来了。

  “小姐,二小姐没说什么,只是眼睛亮了。”

  慕晚珂笑了笑,掏出帕子给玛瑙擦了擦一头的汗,道:“今儿个,我得让嬷嬷跟着去,你在家看院子。”

  玛瑙忙拍着胸脯保证道:“小姐放心,奴婢一定把咱们的院子看得好好的,连跟线都不会少。”

  就在这时,杜嬷嬷掀了帘子出来,道:“小姐,可以走了。”

  慕晚珂意味深长道:“东西都带齐了?”

  杜嬷嬷从怀中掏出一叠纸,交到慕晚珂手上,“小姐书桌上的,都在这里。”

  平阳郡主一见到慕晚珂走进来,忙笑着上前,拉住她的手,上下打量打量道:“穿戴的太素净了些。老祖宗上了年纪,喜欢喜庆。来人,把那支金玉步摇簪拿来,给六小姐插上。”

  慕晚珂对平阳郡主的热情报以淡淡一笑,她猜想必是有下文的。果不其然,步摇簪刚插到她头上,郡主开口了。

  “你一个人怪孤单的,今儿就让玉姐儿陪你去吧。”

  慕晚珂把目光移到郑玉燕身上,见她穿戴一新,心中便有了几分明了,听话的点了点头。

  平阳郡主一见她如此识相,心中大喜,交待了几句后便放人离开。

  两个庶出的一人捏着一方帕子,脸色难看的走出正屋。

  江府只来一辆马车接人,故姐妹俩只能共坐一辆马车。

  慕晚珂一上车,便闭养神。她不觉得与郑玉燕有任何共同语言。

  郑玉燕趁机仔细打量她,目光中隐然有惊艳之色。

  曾几何时,这个痴傻的六小姐,竟出落的如此标致。

  心中微有酸涩,她开口幽幽道:“六妹几时的生辰?”

  慕晚珂正昏昏入睡,不大情愿的睁开眼睛,道:“十一月十一。”

  比她整整小了七个多月。

  郑玉燕心里算了算,笑道:“六妹,江家的老祖宗是个什么样的人儿?”

  慕晚珂不欲多说,敷衍道:“是个慈祥人儿。”

  “听说那府里的人,都是饱读诗书,怪道六妹去了一趟,举止也大方得体了些。”郑玉燕笑夸道。

  饱读诗书和举止大方有什么关系?

  慕晚珂装着天真的模样,道:“玉姐姐,我以前不大方得体吗?”

  郑玉燕陡然一惊。

  她忽然起起那日在王府时,这个傻子给她挖的大坑,眼中闪过一抹戒备,违心的笑道:“一样的大方得体。”

  慕晚珂这时候,方才对郑玉燕起了几分兴趣。

  这个女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比她娘有过之而无不及,怪道二姐说要防备,果然是个厉害的。

  慕晚珂可不曾忘记,在扬州府时,她当着周煜霖的面骂她疯子时,眼中嫌弃的冷光。

  慕晚珂呵呵笑了两声,缓缓阖上眼睛。

  郑玉燕之于她来说,姐妹五年不过是个陌生人。她与慕家的恩怨牵扯不到她。只要她不来算计,那么慕晚珂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害她。

  至于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就当是那十万两陪嫁银子的代价吧。

  江府二门外,江府大奶奶祝氏一看到来了两顶轿子,脸色变了几变,一肚子热络的话统统塞进了肚里。

  这个慕家也真是可笑,明明去了一辆马车,非要再塞个人过来。六小姐的身份又不能说出去,这一进一出的,得多出多少事儿来。

  慕晚珂站稳,似笑非笑道:“这是玉姐姐,母亲怕我一人太孤单,特意让玉姐姐过来陪我。”

  这话一出,祝氏当下便明白过来。

  敢情这一位是平阳郡主带到女家的拖油瓶啊。

  那这人肯定不是跟六小姐一条心啊。

  祝氏灵机一动,笑道:“贵客贵客,快走吧,老祖宗等着呢。”

  说罢,祝氏唤来贴身丫鬟,在其耳边低语几句后,一手牵着一个往里走。

  小丫鬟一路撒着腿儿往园子里跑,跑到暖阁边,在七爷跟前把大奶奶的话复述了一遍。

  江弘文眉头紧皱,冷冷道:“你侄女来了,要不要去见见?”

  暖阁里,周煜霖接过丫鬟递来的桔子,咬了一口,嫌酸,仍旧扔回丫鬟手里。

  “见什么见,都是隔了房的,懒得走动。”

  “这慕家也真是厚脸皮,回回不请自来。”

  周煜霖摇了下扇子,偏过脸,目光紧紧的盯着江弘文,一看就是半晌。

  江弘文被他看得毛了,脸一板。

  周煜霖哈哈大笑,道:“我前儿得了个消息,也不知道真假,所以没跟你说。不过现下看来,倒是有那么几分眉目。”

  “说!”

  “我听说,老郡王府在打听你们府里的爷们。”

  “什么意思?”江弘文挑眉。

  周煜霖轻轻一笑,道:“这还不明白,弘文啊,我觉得你真的蠢得像头猪了。”

  江弘文冷笑两声:“他们不怕我这个败家子把家产都输光了?”

  “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们江家难不成就你一个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