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四十三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562 2019-11-19 23:04:20

  江弘文被他嬉笑的脸庞晃了眼,愣了愣,一脸的不可思议道:“莫非他们看中的是六哥那个书呆子?”

  江府老六,自幼学习文章,诗,书,礼,乐一览下笔成文,可无衣,无食,无酒,不可一日无书,是个地地道道的书虫,且不问世事,不练人情。

  “书呆子才好拿捏,蠢货。”

  周煜霖轻飘飘的瞄了他一眼,忽的起身道:“走,给老祖宗请安去。”

  慕晚珂只看了老祖宗一眼,便知道老人家把她的话听了进去,至少甜食已经断了。

  姐妹俩就着丫鬟递来的蒲团,恭敬的磕了三个头后,祝氏就颇有眼色的把郑玉燕拉去逛园子。

  郑玉燕心下一喜,她正想在江府逛逛,以她犀利的目光,一圈下来这府里的好坏便一目了然。

  两人离开,慕晚珂朝老祖宗莞尔一笑,坐到了床沿上。

  手正要扶脉,却听外头丫鬟高喊:“王爷,七爷到了。”

  老祖宗嗔看慕晚珂一眼,笑道:“孩子,那两个活阎王来了。”

  慕晚珂笑笑,并未起身,三个手指稳稳的扶在了脉上。

  周煜霖施施然走进来,便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

  梨花木床前,一个如郁竹般皎然清雅的女子,微微垂着脑袋,蹙着秀眉,长长的睫毛像两把扇子,密密的掩住了所有的心绪。

  他用胳膊肘推了推江弘文,后者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出声,免得打断六小姐诊脉。

  “换只手?”老祖宗依言而行,目光紧紧的盯在慕晚珂的脸上,生怕错漏了她的表情。

  慕晚珂松了手,正色道:“嗯,老祖宗这回听话了,身子大好。如此一来,我也好给你添几味药进去。”

  老祖宗为表示自己很听她的话,忙道:“一点甜味都没尝过,苦死我了。”

  说罢,脸上还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样。

  慕晚珂失笑,道:“苦就对了,后面这半月的药,只怕更苦,老祖宗咬牙坚持。”

  “怎么还要苦啊?”老祖宗两条眉毛拧作一团。

  慕晚珂小脸一板,正色道:“药不苦,什么苦。若不肯吃药,那就扎针,二选一。”

  “吃药,我吃药。”老祖宗忙不迭的回答。

  “嗯,这才听话。”慕晚珂放柔了声音:“以后等天暖了,常往园子里转转,别老躺在床上,又不是七老八十。老祖宗的年岁若没病,跟年轻人的脚程差不离多少。”

  上了年岁的人,最爱听别人说她年轻。

  老祖宗一听这话,笑得见牙不见眼。

  “打一巴掌,喂颗糖吃。哄死人,不偿命啊!”周煜霖凑近了在江弘文耳边嘀咕。

  江弘文瞪了他一眼,上前道:“六小姐,请开药方。”

  慕晚珂像是才发现屋里有外人一样,简单的向两人行了个礼,便坐下来开药方。

  药方开罢,便有丫鬟送去管事那里。

  江弘文朝老祖宗递了个眼神,道:“老祖宗,孙儿把人带走,一会再把人给您送回来。”

  老祖宗自然知道孙子的事,抬起胖乎乎的手,指了指周煜霖。

  后者大大咧咧的往她床前一坐,双手捧起她的手,笑得一脸谄媚道:“今儿中午多弄些菜,我陪外婆用饭。这几日被父皇拘在宫里,瞧瞧,脸都瘦了一圈。”

  慕晚珂一听这话,不由用眼睛斜看了他一眼。

  这厮唇红齿白,面色红润,哪里像是瘦了一圈的模样。

  周煜霖仿佛知道慕晚珂在看她,突然偏过头道:“六小姐,一会帮我也诊诊,别瘦出什么毛病来。”

  慕晚珂磨了磨后槽牙,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

  老祖宗笑得开心道:“那宫里的饭菜,哪里是人吃的。放心,你三个舅母知道你来,早就吩咐下人预备了。”

  周煜霖很不要脸的把头枕在老祖宗身上,撒娇道:“还是外婆疼我。”

  慕晚珂一个激灵,嫌弃的掸了掸一身鸡皮疙瘩。

  江弘文眼尖,看到慕晚珂的不适,忙道:“六小姐,请吧。”

  慕晚珂走到外间,见周煜霖还未出来,遂低声道:“七爷,晚珂有个不请之请。”

  江弘文脸上有些意外,道:“六小姐请说。”

  “七爷去过庄上,尝过刘嫂做的菜,我想借江家的手,把她弄进府里,”

  江弘文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是想置个小厨房,笑道:“这等小事,就交给我去办吧。”

  慕晚珂清了清嗓子道:“一应费用,均从金府那边出。”

  江弘文笑意淡了几分,道:“统共没几个银子,就算是我帮老祖宗付的诊费吧。”

  慕晚珂嘴角带出丝轻笑来,眼珠微微转了下,笑道:“我的诊费可不止这么多。府上三位老爷,三位夫人,五位奶奶,七位小姐……”

  “都找你看过了?”

  江弘文一脸诧异,这帮人手脚也忒快了些。

  慕晚珂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的笑道:“你说,这可如何算好呢?是按银子算,还是按往日在扬州府的规矩算?”

  江弘文一听按往日在扬州府的规矩算,吓了一大跳,这么说来,他得帮这六小姐做多少件事情,才能付清诊费。

  忽的见她眼中闪过一抹嬉笑,江弘文方才明白她在逗弄他,抹了一头冷汗。

  活脱脱的人精啊!

  三人在花厅坐定,周煜霖一改笑脸,正色道:“府上二小姐的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不出十日,便有动静。”

  慕晚珂暗暗吁出一口气,也不问其中的是非曲折,道:“我替二姐谢过王爷。”

  周煜霖嘴角抽抽,心中长长一叹。

  为这一声谢,他殚精竭虑,费了多少周折,喝了多少酒,陪了多少笑脸,这几日尽为她的事情忙活了。

  放眼京城,不,应该是放眼天下,能让他煜王忙前忙后的,也就这女人了。

  只可惜,美人有毒啊!

  慕晚珂含笑看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叠纸,杜嬷嬷接过来奉到煜王手边。

  “唔,这是我这些天为钱庄写的一些章程,你好好看看,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只管问我。”

  周煜霖心道等的就是这个。

  昨儿来福过来,说了一通话,他听得云里雾里,追根溯源,来福只说是小姐的意思。

  他与王府几个幕僚一商量,都说此事不大可行,故今日才趁着她来江府,问上一问。

  周煜霖拿起纸,入眼的是纸上龙飞凤舞的字迹。

  他皱了皱眉,堂堂名医,竟然写得一手狗趴,真真是……回头定要送几本名贴给她。

  周煜霖一脸嫌弃的摇摇头,心不甘情不愿的看了下去。

  慕晚珂自然知道他脸上的嫌弃,是为了她的字,心中冷笑。

  周煜霖看了一页,剑眉微挑,脸上的嫌弃之色已然不见;看到第二页时,已有了些惊色;再往下看时,心中的震惊不足以用言语形容。

  如果照这纸上的去做,那么不出五年,他便富可敌国。

  富可敌国……娘哎……这……这……

  光想想,就可让人心潮澎湃啊!江弘文见亭林脸色不对,起身踱到他跟前,拿过他手中的纸,一张一张的翻看。

  慕晚珂自顾自的喝茶。

  嗯,这江家的茶叶并不名贵,喝着倒有一股子清香,看来定是在水源上做的文章。

  到底是文人啊,雅致。

  江弘文看了半天,犹不明白,疑道:“六小姐,为什么要让南直府州,北府州的富商都掺合进来。这股分给别人多了,咱们的银子赚得就少啊。”

  慕晚珂慢条斯理地喝口茶,做高深状看了他一眼,方才淡淡道:“最简单的一个道理。你看这盘瓜子如何?”

  江弘文奇道:“没甚至稀奇啊。”

  慕晚珂抓了一把瓜子放成一堆,又抓了一把瓜子放成另一堆。屋中两人瞪大了眼睛,不明白她想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