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四十四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673 2019-11-19 23:04:45

  慕晚珂笑笑,素手轻轻一抬,从其中一堆中抓了几十粒;然后她顿了顿,从这几十粒中,抓出十几粒;最后,她又从这十几粒中分出几料。

  不待他两开口,慕晚珂如法炮制,把另一堆瓜子也依次这样摆好。

  如此一来,一盘瓜子变成了开花状的十几份。做完这些,她扬起白皙的脸,目中光芒闪过,轻笑道:“可明白了?”

  这一声“可明白了”生生将周煜霖激得一抖,他脱口而出道:“你的意思是瓜子没少,但份数多了?”

  慕晚珂睨了他一眼,青葱一样的手指,慢慢从最底下的一排瓜子往上数,数到最后,手指指着那盘瓜子道:“只要这盘子还握在王爷手中,这么多的人替王爷卖命,何乐而不为。”

  周煜霖皱了皱眉,正要反驳,却听糯糯的声音又起。

  “这些人与王爷绑在一起,富贵与共。王爷的富贵,就是他们的富贵。更何况富贵之族,谁没个三五至交,兄弟连襟。王爷只用小小一股,便可把人聚在一处。他日王爷若想做大事,这些人为着一个利字,会如何?”

  周煜霖脸色突然一变,猛的从太师椅里站起来,在堂下空旷处走了两步,将将在慕晚珂跟前停下。

  他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的女子,灼热的目光似要把人看透。

  慕晚珂不喜自己被人看得无所遁行,缓缓起身,平视他的目光,微微颔首道:“晚珂告退。”

  “慢着!”周煜霖突然出身唤住她,轻道:“天下富贵之族,多半追随于两王身后,本王该当如何?”

  慕晚珂转过身,嘴角沁上一抹冷笑:“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总有那不甘于人后的,有命无运的,胸怀大志的,愿意陪王爷赌上一赌的。”

  那抹柔弱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花厅里仍一片死寂。

  “弘文,快给我一拳?”

  周煜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江弘文很不客气的伸出拳头,用力打了过去。

  周煜霖胸口一痛,猛咳了几声,然后一把揪住江弘文的胸口道:“你说,如果咱们的身后有这样一帮人,他的希望会不会大上许多?”

  江弘文怔愣半天,眼中闪过惊色。

  慕家姐妹俩在江府用了晚膳后,方才打道回府。

  来的路上和去的路上,姐妹俩的情绪孑然不同。

  慕晚珂因二姐的事情有了着落,心中石头落地,脸上带着笑意。

  郑玉燕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一路上闷闷不乐,连句敷衍的话也懒得说。

  回到慕府时,已近二更。

  慕晚珂径直回了院子,而郑玉燕则被平阳郡主跟前的丫鬟请了去。

  “我的儿,你瞧着那府如何?”

  平阳郡主不等女儿坐定,迫不及待的问道。

  郑玉燕把帕子一摔,闷闷不乐道:“一个是书呆子,一个游手好闲,哪个都非良配。”

  平阳郡主气笑道:“你个姑娘家懂什么。书呆子的心思都在学问上,哪还会有心思花在女人上头。你只要把他拿捏住了,这院里的事情,不都是你说了算。”

  “母亲?!”郑玉燕猛的站起来,怒道:“我宁可嫁个游手好闲的,也不要嫁书呆子。”

  说罢,也不理会平阳郡主一脸的诧异,扬长而去。

  “这孩子……好好的抽什么风?书呆子好歹能考个功名呢!”

  夜色清亮,陋室中一片寂静。

  周煜霖一言不发的将手探入怀中,像捧着宝贝一样的,拿出了一本册子。

  男子见他面色凝重,接了过来,就着烛火,信手翻开了册子。

  只一页,男子的身子猛的一顿,失声道:“钱庄?”

  兄长的反应在周煜霖的意料之中,他苦笑两声,摊开了手道:“是她的手笔和章程。”

  男子看了他一眼。这个她,若无意外,必是慕晚珂无疑。

  他一把擎起烛火,手指压在字里行间,一字一句看得仔细。时不时的,有翻动的簌簌声响。

  周煜霖索性上前接过了烛台,立在他的身边。

  “啪!”册子被重重的的压在案牍之上,男子转过脸,目光牢牢的盯着老八,瞳孔间却是空洞的。

  周煜霖知道他心中震惊,挑眉道:“兄长,如何?”

  “这果真是她的手笔?”

  “千真万确。你看这字,狗趴一样,除了她还有谁?”周煜霖说出的话满是嫌弃,但话语中的震惊掩都掩不住。

  “妖孽啊……”那人不可转念的摇摇了头。

  何止是妖孽,简直就是妖怪,一个披着疯子的妖怪。

  周煜霖暗下腹诽。

  自己栽在她的手里,也不算难堪。

  男子发自肺腑的感叹之后,又就着烛火低下头,将那薄薄的册子摊开来,仔仔细细的来重新翻看。

  周煜霖在一旁为他添茶,心里却另有所思。

  这个女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竟会如此聪明。他真想敲开她的脑袋,好好看看里面装了些什么。

  哎啊,这样一个聪明的女人放在身边,他日后想要喝个花酒,睡个女人可就难了。

  只是富可敌国和睡女人比起来,后者好像不值得一提吧,为难啊……

  “老八,你在想什么?”男子指了指册子。

  “没……没想什么。”周煜霖收回思绪。

  男子深吸几口气,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周煜霖拧着眉,道:“银子啊……”

  “哎!”男子一叹,“你可知道,经此一运作,有多少银子吗?”

  “她说过,很多,很多……”周煜霖情不自禁的搓了搓手,多得他都无法想象。

  男子却轻轻笑了。

  周煜霖闻言一滞,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已经有许多年,未曾见过兄长笑了。

  “可惜啊,还是格局太小了些啊……”男子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兄长?”周煜霖差点蹦起来,“这还格局太小啊?”

  商贾异地汇竞的利钱,出银庚的庚子钱……这一旦汇通天下……我的个老天爷啊,他都不敢想下去。

  男子轻轻哼一声。“所以说,这格局太小。仅仅是商贾通况,于国家何益,于百姓,于军机,于这天下有何益处?”

  周煜霖捂着脑门不语,兄长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听不大明白?

  男子霍然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你可知道,仅仅南北府州向朝庭缴纳的当季税银,只说上下收缴,往来押运护卫要耗费多少人力车马,这其间是多少银两?”

  “兄长?”周煜霖觉得事情有些搞大了,不确定的唤了一声。

  “更不用说那些边远的道台州府,因为路途遥远,押运困难无法运抵京畿的税银。”男子的声音渐渐的清朗起来。

  周煜霖目瞪口呆。

  “你可知道,那些驻扎各地的将帅士卒,那些要塞边军,每年军资军饷,仅仅是押运护送要耗费多少银两?”男子深深呼出一口气,平息着心中的激动。

  周煜霖随着他的话语,一时间竟然想得有些痴了。

  乖乖啊,仅仅是税银和军饷这两项,如果通过钱庄流转,这其间的利钱……我滴个苍天大地,大地苍天啊!

  周煜霖浑身打了个激灵,只觉得白花花的银子扑天盖地的朝他砸来。

  噢,他有点头晕,需坐下来稳稳心神。

  周煜霖一屁股跌坐在男子对面,喃喃自语道:“如果这钱庄办起来,在当地入库,在异地支取……兄长,这才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啊。格局太小,果然太小。”

  男子见老八语无伦次,便知他已领悟了自己的意思。

  “此事过于重大,凭你一已之力绝不可能……”男子停下脚步,回过头深看老八一眼,伸出一根指头,往上指了指,“你可以直接去找他。”

  “兄长?”周煜霖急急道,“他会应允?”

  男子垂下头,低声道:“这就看老八你的本事了。这事若能成……”

  “怎样?”

  男子轻出一口气,只是笑了笑。

  周煜霖对上男子深邃如墨的眼睛,直接瘫倒在椅子上。

  能让兄长一息之间连笑两次……这……这事要成不了,他直接去死算了。

  银子,那可都是银子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