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四十七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871 2019-11-20 22:40:37

  慕晚珂把口中的馄饨咽下抬起头问道:“是夫人没有让二姐搬,还是二姐不愿意过去?”

  “夫人没说,二小姐没动。”

  慕晚珂捏着调羹细细一琢磨,轻叹道:“这一下,夫人和二姐算是彻底生分了。”

  玛瑙忙道:“那二小姐的婚事岂不是又落在了大奶奶手上。”

  慕晚珂摇摇头道:“应该不会。夫人多半会为她做主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杜嬷嬷叹道:“小姐从来料事如神,哪需要走着瞧。”

  慕晚珂转过头,笑道:“有一事,我没有料准?”

  “小姐,是什么事?”玛瑙追问。

  “我没有料到,老郡王府竟然给父亲按了个从六品的官位。也未曾想到大伯竟会被派去传旨。”

  玛瑙不解,道:“小姐,这代表什么?”

  慕晚珂思了思,笑道:“说明皇帝不待见慕家。”

  传旨这种事情,明面上看是瑞王的手脚,暗下未必不是皇帝的手笔。

  看来慕府当年做的那些个龌龊事,老皇帝多半一清二楚。只是父亲的官位,值得好好琢磨琢磨,太仆寺这种地方,果真如传言所说的,鸟不拉屎吗?

  慕晚珂有些码不准方向。

  “那敢情好,赶紧把这府里的爷们都削了官位,咱们也好趁机离了去,过逍遥日子。”杜嬷嬷恨恨道。

  慕晚珂把最后一口馄饨吃完,喝了几口鲜美的汤汗后,接过玛瑙递来的帕子,擦了擦嘴,方慢慢道:“等二姐出了门子,这府里也该落魄了。”

  慕晚珂一碗馄饨下了肚,杜嬷嬷怕小姐立马睡下积了食,遂拉着她往院子里走走。

  慕晚珂见今儿的月色好看,索性拉着杜嬷嬷往园子里走走。

  杜嬷嬷怕慕晚珂着了凉,从屋里拿了个斗篷,替她披上,“小姐,寒夜露重,别往园子里去了,就在西园走走吧,一会就要落院门了。”

  慕晚珂点了点头。

  明月当空,苍穹似墨。

  慕晚珂边走边叹道:“在扬州府时,每日夜间出诊,日日忙得跟作难似的,就盼着有一天能歇下来。如今歇了一月,反倒觉得那时的里子过得充实无比。”

  杜嬷嬷知道小姐又闲不住了,笑道:“才闲了几天,小姐就说这个话。那些个闺中的女子,年年岁岁都在内宅走动,这日子岂不是更难熬。”

  慕晚珂轻叹一口气。前世的她,从来不跟别家的千金小姐一般,被父母长辈拘在内宅之中,学琴棋书画,学针凿女红,反倒是被祖父带着往各处跑。久而久之,性子就野了。

  如今这身皮囊是表妹慕晚珂的,内里却然是梅子陌,因此她忽然觉得女子静守内宅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委实是件痛苦的事。

  正想着,杜嬷嬷突然顿住了脚,慕晚珂不明就里,正要说话。

  杜嬷嬷眼疾手快,赶忙伸手捂住了她的嘴,用极低的声音道:“小姐,前头有声响。”

  熙熙索索似有什么声音从耳边传来,好像有人在说话。

  大冷的天,居然有丫鬟杵在暗处说悄悄话,慕晚珂不以为然,欲拉着杜嬷嬷离去。

  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一股不祥的预感从脚底心往上涌,慕晚珂抖了个激灵,忙拉着杜嬷嬷躲进了一边的大树后,慢慢的探出了头。

  “冷……”似耳边炸了个响雷,慕晚珂和杜嬷嬷瞬间不能动弹,两人脸上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男子低哼一声,将女子横抱起来,恨恨道:“小骚娘们,今儿看爷怎么弄死你。”

  “求爷怜惜。”女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声音打着颤。

  男子从嘴唇里发出呵呵的笑声,一脚深一脚浅的离去。

  片刻后,传来一声落院门的声音,四周顿时陷入了寂静。

  慕晚珂和杜嬷嬷对视一眼,眼中惧是惊恐,两人不约而同的拎起了裙角,掂着脚尖走路。

  一口气走回了屋里,慕晚珂扶着起伏的胸口看向杜嬷嬷。

  杜嬷嬷忙把门关上了,压低了声道:“小姐,快打奴婢一巴掌,奴婢这不是在做梦吧?”

  慕晚珂脸色煞白,眼中泛着冷光,语气颤抖着:“这府里真真是肮脏龌蹉的让人呆不下去。”

  三日转瞬即逝。

  慕侍郎在妻儿老小的依依不舍之下,一路向西,开始了这一趟的差事。

  慕府慕二爷虽百般不情愿,但到底不敢抗旨不遵,选了个好日子,入了衙门报道。

  只是那张俊脸,像是别人欠了他多少银子似的,与棺材板无甚区别。

  闫氏身子大好,恢复了晨昏定省。

  平阳郡主因为与男人较着劲,周氏则因为男人出远门,两人脸上都有些淡淡的,一时间,妯娌两个相安无事。

  慕晚珂安份的坐在下首处,目光落在对座的管氏身上,眼中微有深意。

  管氏今日穿了件桃红洒花袄,头戴八宝累丝凤钗,整个人显得光艳明亮,眼角赫然一抹风情。

  正在这时,大少爷,二少爷相携而来,给夫人请安。

  慕晚珂下意识的去看管氏的脸,却见她脸上平静如初,半点波澜也无。

  慕晚珂与身后的杜嬷嬷对视一眼,各自隐去神色。

  两个少爷请完安,便退出内宅,一个入书房读书,一个往国子监上课。

  大少爷临走前只微微朝管氏点了点头,管氏起身相送到门口,见男人走远,便折了回来。

  周氏似乎不大满意管氏的草率,板着脸问了问大少爷的日常,管氏一一回应,脸上态度十分恭敬。

  周氏挑不出错来,顺出一口气,把脸撇了过去。

  慕晚珂不动声色的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长子出了远门后,闫庄氏一改往日作风,雷厉风行的把在京中的侄儿,侄儿媳妇请了过来,拜托他们给二丫头找个好人家。

  闫氏的侄儿在太常寺任职,一个七品的小官,放在京官里,连个露头的机会都没有。

  周氏见婆婆动了真格,乐得清闲不插手,反正是个庶女,好坏随她去,到时候了不得陪些嫁妆,把人打发出去,也省得自己多嘴了,吃力不讨好。

  又三天后,闫氏的侄儿媳妇邓氏带着冰人上门,三人在安寿堂里说了一个时辰的话,闫氏才兴高采烈的把人送走。

  夜间,闫氏把老爷请进房,正屋的灯足足亮了半宿,依稀传来夫妻俩细声交待。

  第二日,闫氏独自一人,带着丫鬟婆子出了门,直到傍晚时分才回了府。

  当夜,慕怡芷的婚事便正式敲定了下来。

  慕晚珂知道这个消息时,惊得手中的医书掉了下来。

  前后不过短短几日,闫氏就为二姐说定了人家,这个速度委实快了些。

  “说的是哪一家?”

  杜嬷嬷低声回话,“说的是忠勇伯府柴府庶出的二子柴希。”

  忠勇伯府?慕晚珂喃喃自语,似乎印象中并没有这样一家,再略略一想,方才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出。

  京城勋贵多,如忠勇伯府之类的府邸,从开国至今传下来和后来陆续封赏的,少说也有十几家,上头还有国公府和侯府。

  忠勇伯世袭三代,如今这府里已降为三等。

  一个三等的伯府,是没有资格劳动祖父去看病的,因此慕晚珂并不熟悉。

  杜嬷嬷见小姐不语,忙道:“从这门第上看,倒也相配,只不知道那哥儿人品如何?”

  她心下一动,忙道:“快让李平去打听打听。”

  玛瑙在旁气笑道:“太太亲自相看的人,怎么会差,小姐何必多操那份闲心?”

  慕晚珂嗔看她一眼,道:“打听打听,方才放心。嬷嬷,去跟福伯说,在外头买个六百亩良田的庄子,放在二姐的名下,算是我给她的陪嫁。”

  杜嬷嬷一听小姐竟然要送庄子,惊道:“小姐,这礼是不是太大了?”

  “大什么?”慕晚珂轻叹道:“我原本想把她嫁进江府,只是那府里横竖没有适合的人,心中一直觉得亏欠。”

  更何况在她的计算中,慕府的落败是必然的,二姐失了娘家的依仗,若再没有银钱,庄子傍身,如何在那府里立足。

  玛瑙思忖道:“小姐,这么大的手笔,会让人起疑心的。”

  “先让福伯买下来,回头等有了合适的机会,再给她。”

  “小姐!”杜嬷嬷忍不住伸手抚了抚青慕晚珂的发髻。

  小姐爱恨分明,心肠最软不过。谁若给她一点点好处,她必记在心中,加倍偿还。

  有了万花楼,李平的消息来得极为迅速。

  忠勇伯府因老伯爷在开国初时,立下军功,因此封了伯。如今的忠勇伯已有四十出头,一妻三妾,身后共有六个儿子。虽然外头风光还在,然内囊却也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