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四十九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3051 2019-11-21 22:39:45

  至此后,仁和堂的做派,在京城贵妇中口耳相传,有不屑一顾的,也有愿意尝尝新鲜的。渐渐的,仁和堂的门口开始有马车停下,刚开始一日一辆,慢慢的一日几辆。

  但凡来这里看病的,只要来过一回,铁定无疑就成了仁和堂的老客。且不说这淡雅的环境,舒心的服侍,只说那坐堂大夫温文而雅的坐派,都让这些妇人们心神向往。

  顾立昂见病客上门,店中开始忙碌起来,久悬的一颗心终于放下。

  仁和堂的一切,都在慕晚珂的算计当中。

  贵妇看病,图的是个享受,只要你对她足够重视,把她当成女皇一样侍候,她便舍得给你钱赚。更何况,顾立昂的长相,莫名给人一种信任感和安全感,把病交到这样一位医术了得的男子手上,没有人可以拒绝。

  就在仁和堂开业的当晚,周煜霖一身锦袍,风度翩翩,大摇大摆的入了宫中。

  内侍宫女们见了他,纷纷上前行礼,然后一溜烟的跑开了。

  周煜霖摇了几下扇子,神态自若道:“阿尹,是不是你家王爷我太帅了,凡夫俗子们不敢直视?”

  阿尹呵呵干笑了两声,把头偏向了暗处。

  王爷,您瞧瞧您,把自己打扮的像个公鸡一样的,自然会引得母鸡侧目。那些个宫女哪里是跑开了,分明是用眼神在勾你。

  周煜霖望了望天,作沉思状,“看来以后入宫,得穿得素净些。”

  才知道啊!

  阿尹无声的翻个白眼。

  周煜霖走了几步,又期期艾艾道:“穿得素净也不是办法,本王爷我就算披件破袄,也挡不住龙姿凤彩。”末了,他还幽幽一叹,肃然道:“这真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阿尹实在忍不住了,开了口,“王爷,别磨蹭了,大事要紧。”

  周煜霖甩出一记毛栗子,恨声道:“你懂什么,本王这是在减压,压力的压,懂不懂?蠢货。”

  阿尹被打,却不动怒,反而露了一张千年难得的笑脸,凑上前道:“爷,想想大把大把的银子,得撑住。”

  许是“撑住”两字,触动了周煜霖的某根神经,他把扇子往阿尹怀里一塞,停步理了理衣裳,虚咳一声。

  “爷,当然撑得住。”

  御书房朱漆大门敞开。

  “王爷来了,皇上在里头,您里边请。”李公公笑得一脸和气。

  周煜霖深吸一口气,锦袍轻动。

  一碗白粥,一碟酱笋,摆在案头。

  堂堂帝王,吃的还真素净。

  周煜霖眼角扫过,恭敬的行礼,“父皇。”

  隆庆帝看他一眼,略微抬头示座,手中的勺子将白粥送进嘴里。

  周煜霖乖乖安坐,却眨了眨眼睛,尚未开口,隆庆帝冲李公公道:“赐碗粥给他。大碗”

  “谢父王赐粥。”周煜霖心中暗叹,脸上却笑眯眯。

  “喝粥,堵上嘴。”隆庆帝瞪了他一眼,言语中并无波澜,自顾自拾起一勺,道:“这个时辰入宫来……哼……断然是没有好事的。”

  老狐狸。

  周煜霖暗骂一声,笑意更盛了。

  须臾,李公公果然端上偌大的一个海碗,摆在宴桌前。

  看着那一碗白森森的稀粥,周煜霖不禁嘴角一撇。

  “嗯?”龙颜不悦。

  周煜霖赶紧屁股挪开,一欠身,“谢父亲赏……粥。”

  粥很稀,清汤寡水,浑然无味。

  周煜霖勉强喝下两口,细细一品,唇齿间皆是火力,时辰熬的极佳的软糯粥香。

  这一路奔走,已有些口干舌燥,再两口下去,滋味已然大好。他再也不客气,索性端起海碗,大口的灌了下去。

  隆庆帝似无意的,顺手将一碟酱笋推到他跟前。

  只这一个小动作,周煜霖心底泛起一丝暖意。看来今日多少有戏。

  “你还没说说,前头去南府州如何?”

  周煜霖心头一震,这么老的事情居然也拿出来说。

  他放下碗,面色一正。

  “回禀父皇,江南一片大好,百姓安居乐业,钱粮丰足,风月无边。”

  隆庆帝瞪他一眼,眼风往下扫去。

  似一颗米粒噎在喉头,周煜霖顿时脸红成关公。

  要不要这么明显,你儿子我什么德性,瞒得住别人,还瞒得住你吗?

  隆庆帝挥了挥,李公公颇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偌大的御书房,仅剩父子俩。

  “你最近胆子不小啊?”将粥碗一推,隆庆帝靠在椅背上冷冷道。

  周煜霖一愣,心里有些七上八下,这老狐狸突然这么说,所谓何事?

  转念之间,他低头嗤嗤笑了。

  普天之下,敢在帝王面前低头言笑的,恐怕朝野间也只周煜霖一人。

  “有父皇在,江山稳固,儿臣的胆子一向很大。”

  只这一句,隆庆帝渐意渐消,但言语间,却愈发的冰冷了些。

  “你最近可曾见过他?”

  周煜霖心中一凛。原来父皇说的竟是这件事,一颗心顿时暗沉了下去。瞒不过,只有如实交待。

  片刻后他咬了咬牙,抬起明亮的眼神,大大方方的望向上首处,坦言道:“儿臣确实见过他几面。”

  “啪!”

  隆庆帝一拍桌案。

  “朕有没有说过,任何人不得与他有丝毫接触?”

  帝王的怒意来得如此突然,周煜霖暗道不妙,立即离席跪伏于地。

  “父皇……先皇后舔犊之情,儿臣自幼受她教诲……这兄弟之情,手足之谊,儿臣……于心难忍。”

  周煜霖说得磕磕巴巴,却不敢抬头看一眼。

  这老狐狸,自己已然这样小心,却还被人盯了梢。

  言毕,书房里毫无声息。

  似乎过了很久,隆庆帝低低一叹:“兄弟之情……手足之谊?”

  周煜霖背后渗出密密的冷汗,伏着一动不动。

  “起来吧。”

  隆庆帝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你能记得,很好。你很坦诚,很好。你从不欺瞒朕,这很好。”

  三声很好,令周煜霖脊背上的冷汗渐消,他暗自松下一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现在如何?”隆庆帝轻声问。

  “父皇,他……”

  “罢了!”隆庆帝摆了摆手,打断了道:“此刻,朕不想知道。”

  周煜霖生生咽下到嘴的话。幸好老狐狸你不想知道,若不然他还真难以启齿。

  “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周煜霖刚松下的一颗心,顿时揪作一团。幸好他与慕晚珂斗智斗勇,心性已磨得极为坚定,若不然……

  他腆着脸笑笑,“儿臣进宫,正是为此事而来。”

  “哼!”一声轻哼后,隆庆帝起身,一展袍袖,背过身负手而立,似乎不愿意见到那张俊得想抽一巴掌的脸。

  周煜霖一咬牙,继续道:“父皇,儿臣得了一个营生的法子,却左右不得章程,他……在朝中历任诸部要职,政务熟稔,儿臣是找他出出主意。”

  “出主意?”隆庆帝冷笑一声,“你王府养着那么多谋士,莫非都是草包,朝庭中能人异士何其多哉,单要找他不成?”

  “父皇,这营生实在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儿臣……儿臣暂时不能让别人知晓啊。”周煜霖眼珠子一转,忙补了一句,“而且这营生实在是利国利民啊,父皇!”

  “利国利民?”隆庆帝转过身来,“只怕是你老八的腰包瘪了,想要换个法子法子充实充实才是真吧?”

  “父皇明鉴。”周煜霖伸手挠了挠头皮,笑得有些没心没肺,手挠了挠头皮,“赚还是要赚一些的,要不然府里头的那些个女人……”

  隆庆帝皱眉。

  周煜霖自知失言,忙住了嘴,从怀里掏出那本薄薄的钱庄册子,轻手轻脚的摆在隆庆帝面前。

  “这是儿臣写的一些章程,请父皇过目。”

  “放着吧。”隆庆帝看也未看册子一眼,转身坐在龙椅上,如剑的目光看着下首的儿子。

  周煜霖藏在袖中的手,握成了拳,任由那审视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前些日子,贵妃又跟朕唠叨你娶王妃的事儿。”

  周煜霖顿时哭丧着脸,“求父皇搭救儿臣,儿臣被逼无奈,只能再入江南了。”

  “胡闹!”隆庆帝一拂袖口,厉声道:“你纳人正室,事关皇室体统,搭救二字从何说起。”

  “父皇,儿臣已不能人道啊,不能祸害那些清清白白的女子啊……”

  “滚!”隆庆帝听到“人道”两个字,气便不打一处来。

  周煜霖不仅没滚,反而上前一步,嘻皮笑脸的道:“父皇,救命啊,儿臣穷得叮铛响,没钱娶王妃啊。”

  隆庆帝一口气没忍住,笑出了声。

  周煜霖眉头一动,打蛇随棍上,指了指御案上的册子,痞痞道,“父皇,儿臣能不能娶上王妃,就靠父皇您的魄力了。”

  “滚……滚……滚……”越说越不像样,隆庆帝大怒。

  周煜霖见他怒中带笑,心知事情已有八成成算,遂轻轻的在地上翻了个滚儿,朝隆庆帝挥了挥手道:“儿臣滚了,父皇可别太想念儿臣啊。”

  “滚蛋!”

  隆庆帝扔出手边的奏章,气得胡子直翘。

  周煜霖转过身的脸,已然变了神色。一只脚即将迈出门槛时,身后的声音又起。“粥总是有的,时常记得来喝。”

  周煜霖身形一顿,低声道,“记下了……父……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