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五十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3193 2019-11-21 22:40:27

  天气渐暖,万物复苏。

  这日慕晚珂午睡刚起,忽然杜嬷嬷冲进来,低低道:“小姐,快,李平等在后院,简老夫人突然吐血,快不行了。”

  慕晚珂神色一变,忙道:“福伯呢?”

  “小姐,福伯在郊外,帮小姐看庄子去了。”

  慕晚珂当机立断道:“让玛瑙看着那两人,嬷嬷你也留下,有什么事情帮我挡一挡。”

  杜嬷嬷坚定的点点头道:“小姐放心,嬷嬷明白。”

  慕晚珂迅速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支白玉簪子,把散着的发盘起,把一套行针拿在手中。

  午后的街道,行人稀少,李平见四下没人,纵身跃下,飞一般的冲进了金府。

  卧房内,昏暗一片,慕晚珂一走进去,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抬腿入屏风,一个中年男子伏在床前,哀哀欲绝,显然是简威无疑。

  慕晚珂走过去,厉声道:“李平,把人拖开,开窗掌灯。”

  李平二话不说,把男子一把拎了起来,往塌上一扔,然后猛的推开了窗户。

  床上的老妇人瘦骨嶙峋,嘴里血迹斑斑,已然没了气息。

  慕晚珂顾不得多想,素手扣住她的脉搏。

  灯枯油尽!

  慕晚珂的眼色一沉,迅速掏出银针施救。不过几针下去,那老妇人嘴角哼出一声,缓缓睁开眼睛,一双眼睛又浊又浑,闪着微曦的光。

  慕晚珂轻轻一叹,回过身道:“简威,老人家还有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你抓紧。”

  说罢,也不去看那男子的神色,走了出去。

  李平跟出来,低声道:“小姐,当真没救了?”

  “病入膏肓,救治的太晚了,要早个半年就好了。”

  “老太太前几日瞧着还好,还能走上几步路呢?”

  “那是因为福伯用药的关系,败血症并非绝症,只要调养得当,是能长寿的。”

  慕晚珂心生惋惜。

  老太太长期营养不良,再加上周围环境恶劣,引发身体多处感染,这才……

  “后事,你帮着操持一下。不必简省,让老太太走得体面一些。”

  “是,小姐。”

  慕晚珂行医几年,见过的生老病死不计其数,心肠慢慢变硬。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赤条条来,赤条条去,什么都带不走。不管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在死亡面前,众生平等。

  说话间,一声凄惨的哭声惊得慕晚珂身子一颤,她轻轻一叹,不欲再听,正要离去,哭声突然停住。

  片刻间,简威从屋里冲出来,直直的跪倒在慕晚珂跟前,泣不成声道:“求小姐救救我娘,救救我娘啊。”

  慕晚珂摇摇头,只简单的从嘴里道出来两个字:“节哀!”

  简威犹自不信,只将头磕得呯呯直响。

  堂堂大傅之子,昔日高高在上的神童,像蝼蚁一样匍匐在他人脚下,只为换回母亲的一口气。只是她并非神仙,阎王要人三更死,绝不会留到五更天,老人家命该如此。

  “简威,你饱读诗书,自该明白生死由命,快去替你母亲换衣吧。”

  人死后,身子还是软的,此时净身换衣最为适宜。待身子冷了,僵了,可就迟了。

  简威抬起头来,额头赫然一片青紫,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的光芒一点点逝去。

  “小姐,你可回来了。”

  慕晚珂脚刚落地,杜嬷嬷一脸焦急的迎上来,“那老夫人怎么样了?”

  慕晚珂深感无力道:“刚走。”

  “这么快!”杜嬷嬷捂着嘴巴,有些不敢相信。

  慕晚珂脸色疲惫,眼中露出哀色。

  杜嬷嬷怕她难过,忙劝道:“小姐,来福早就说过她活不长,你别放在心上。”

  慕晚珂勉强点头道:“我省的。”

  杜嬷嬷见她神情淡淡,忙把人扶进了屋子,按坐在坑上,盛了水让小姐洗漱。

  慕晚珂把手洗净,道:“院里没什么事吧,玛瑙呢?”

  “玛瑙怕那两人查觉到什么,索性把人拉出去了。”杜嬷嬷想了想又道:“曹嬷嬷刚刚来过,被奴婢拦下来。十天后是镇国公长孙满月,郡主让小姐好生打扮,跟着一道过去。”

  “镇国公府长孙满月,为何要请咱们府里的人?”慕晚珂不解。

  杜嬷嬷笑道:“小姐怎的忘了,远的不说,就说十五那日上香……”

  “噢……”慕晚珂秀致的眉目中,透出几分明了。“那两个庶出的,郡主带去吗?”

  杜嬷嬷笑道:“听说是要去的。”

  去镇国公府喝满月酒的消息一传出来,慕二爷的两个姨娘坐不住了。

  “我的儿,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胡姨娘窝在炕上的被笼中,把手炉塞到了慕怡莲怀里。

  女儿已经出落的颇有几分颜色,清丽的脸庞能滴出水来,更让她欣慰的是,琴棋书画、女红针凿样样不差。这样的人品模样,摆在世人面前,必定能引得世家公子心醉不已。

  慕怡莲闻言不由脸红,嗔道:“女儿在内宅走动,见到的都是夫人,奶奶,哪有什么机会?”

  胡姨娘抚着女儿白晳如玉的脸庞,低声道:“傻孩子,你懂什么,就是要给那些夫人奶奶留下人好印象。”

  慕怡莲这才明白姨娘的意思。

  胡姨娘见女儿领会,叹道:“姨娘不求别的,只求你能像二小姐那样,嫁入高门,做个正房奶奶就好了。到时候,姨娘把手里的产业给你做陪嫁,你以后的日子,可就风光了。”

  慕怡莲一听姨娘竟为她打算至此,心中生出欢喜。

  “姨娘如此待我,将来女儿一定会给姨娘争气的。”

  胡姨娘见女儿说出这样通透的话来,心中生慰道:“自然要替姨娘争口气。姨娘这辈子的指望,就在你身上,你过得好了,就是姨娘过得好。”

  慕怡莲凑过身,低语道:“姨娘,老爷真的会拿出十万两银子,给那傻子陪嫁吗?”

  胡姨娘一听十万两,眼中露出羡慕,叹道:“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这府里的爷们都不是傻子。”

  慕怡莲嘟着嘴道:“那傻子也真真好命,平白无故的得了十万两。”

  “你懂什么,那银子原本就是她的。”许胡姨娘笼住女儿的一双小手,低声道:“她那个冤死的娘,留下的可不仅仅是这些,都被人悄末声的给弄走了。”

  “真的?”慕怡莲喃喃道:“梅家可真有钱。”

  “你别管她有钱没钱,你只顾着你自己的事。我算是看明白了,连老二都能被他们作贱,你们几个……”

  胡姨娘轻声一叹,愁眉笼成一条线。

  慕怡莲心中一紧,脸上有些害怕。

  胡姨娘怕吓着女儿,忙安抚道:“你放心,咱们不比冯氏,身后没有一点根基。胡家在扬州府也是有头脸的人,他们要是敢算计到你头上,姨娘我拼着一条命,也不会答应的。”

  慕怡莲感动得扑进胡姨娘怀中,道:“姨娘放心,到了镇国公府,女儿一定好好表现。”

  这厢,冯姨娘额头绑了根带子,歪在坑上,脸色微微有些发黄。

  自打禁足后,二爷就再也没有踏进过她的屋子,冯姨娘又是盼来又是怨,没几日身子就有些不快。

  慕怡芸端着药盏进来,把药放在坑几上。

  冯氏一见是她,心疼的摸着女儿的手,道:“这些粗活让丫鬟去做。你一个千金大小姐哪能做这些。”

  “姨娘为了我被禁足,我为姨娘端碗药还不应该。”

  冯氏一听女儿提起这事,气就不打一处来,心中充满了怨恨。她所恨的人有两个,头一个便是慕晚珂。

  若不是她一张臭嘴没把门,她何至于落到这般境地。

  其次便是拖油瓶郑玉燕。小小年纪,就敢睁着眼睛说瞎话,跟她那个娘一模一样,一肚子坏水。

  “女儿啊,你可要防着这两人啊,别又被她们害了去。”

  慕怡芸冷笑道:“姨娘放心,这仇女儿早晚替你报了去。”

  “你个姑娘家,报什么仇。你只要嫁得好人家,披金戴银,荣华富贵,就是替姨娘报仇。我跟你说,回头去了那府里,自个机灵些,嘴要甜,眼要活,紧紧跟着着郑玉燕。”

  慕怡芸不解:“这是为何?”

  “你懂什么,她好歹也是王府外孙女,又在京城住过几年,结交的必是世家贵女,你可得跟她们处好关系。”

  “姨娘,人家才看不上我呢。”

  “看不上,也得凑过去,脸皮厚着些,管别人说什么呢,自己得了实惠要紧。还有啊,离那傻子远一些,你遇到她,准没什么好事。”

  慕怡芸虽心中不屑,却一一点头应下。

  镇国公府乃皇后娘家,所请之人非富即贵。此次又是长孙满月,必定高朋盈门。

  平阳郡主怕丢了慕府的面子,特意在安寿堂请安时,提出要给府里的奶奶,少奶奶并四个姑娘再做几身新衣裳,再添些首饰头面。

  慕府如今周氏管着家,她一听这话,虽然有些心疼银子,却也知道那府里都是富贵眼,不得不照这话去做。可心里到底有些不忿。

  噢,你二房四个姑娘,一个奶奶,合起来就是五份。我大房连管氏都算进去,也不过只有三份,凭白又给你们二房占了便宜。

  周氏心下一算计,当下便提出府里的两爷在外头交际应酬,也需添两身新衣裳;两位少爷读书辛苦,需采买些上好的笔墨纸砚。

  闫氏为了一碗水端平,自然点头应下。

  平阳郡主根本懒得理会周氏这些小心思。

  一个当家奶奶,心思只在这些小银子上头算计,市井妇人一个,能成什么事。

  比猪还蠢上三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