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五十一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3035 2019-11-21 22:40:58

  慕晚珂没有心思放在这些事情上,她从那李平那儿得了信,石家已经从杭州府出发,再有两月,必能入京。

  慕晚珂脸上清冷依旧,心中却十分欢喜。

  她与石婉婷还是在庄上见的那面,一晃又已半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的身体怎样了。再加上这一回薛雨薇也要带着三个孩子进京,细细算来,已有三年未曾见她,久别重逢,慕晚珂已经有些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了。

  杜嬷嬷几个一听石家进京,比慕晚珂还要欢喜。

  因为只有石家的人来了,小姐的脸上,才会露出真正的笑容。

  慕晚珂刚高兴没几日,金府传来消息老太太已经顺利落葬,偏那简威见老母亲去了,也一心求死,不吃不喝作死人状。

  福伯劝也劝过,骂也骂过,就差跪地求饶了,偏这人仍旧无动于衷。

  福伯实在无可奈何了,这才把事情露给了小姐。

  一轮上弦月挂在树梢。

  慕晚珂一身家常衣裳,入了庭院,身后跟着翡翠和李平。

  翡翠一通叽哩呱啦,忿忿的把简威这几日的所作所为,向小姐吐了个干净。

  慕晚珂也不吱声,在门口停步,目光轻抬,像是对着身后的人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道:“死人求生难,偏有活得好好的想求死。”

  李平一愣,道:“小姐,你在说什么?”

  慕晚珂回神,掩饰道:“我在说李妈妈的清蒸鳜鱼,我都馋了好几日,偏还等不到人。”

  李平的母亲吴氏跟着大户人家的船入京,偏偏船行到半路,那户人家的女主人得了痢疾,因此耽误到现在,人还没接到。

  李平不曾想小姐常惦记着老母亲,心中微暖道:“小姐若不嫌弃,我来做给小姐吃。”

  慕晚珂嘴角微扬,道:“我还是等陈妈妈吧。”

  一入屋子,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让人心生作呕。

  福伯迎上来,正欲说话,慕晚珂摇摇头,冷冷一笑。

  “来人,既然这人一心求死,何必再住着暖和和的屋子,拖出去,扔到外头,让他写下求死书,然后让翡翠调上一碗断肠草,喂下肚,和他老母亲埋在一起。”

  此言一出,床上的人明显身子一颤,而身后的三人则一脸的惊讶。

  慕晚珂见无人动手,厉声道:“怎么,我的话你们听不见吗,拉出去。”

  李平素来只听小姐的话,他二话不说,大步一迈,双手把床上的人拎了起来,然后扛在肩上,轻轻的放在了庭前的青石面上。

  慕晚珂赞许的看了李平一眼。简威胸前断三根肋骨,若真的扔出去,只怕这辈子便残了。

  “翡翠,去拿毒药。”

  “是,小姐。”

  二月的天,冰冷依旧,简威穿着一身单衣,躺在地上,冻得琴瑟发抖。

  然而,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闭着眼睛,仿佛老僧入定。

  慕晚珂趁机打量他。

  三十出头,四十不到,薄唇,剑眉,眉心川字纹深深,微黄的脸上,依稀能看出年青时的清秀。

  翡翠端着碗走过来,“小姐,药来了。”

  慕晚珂用最冷酷,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道:“李平,既然他一心求死,也不必写什么求死书了,反正贱命一条,官府也懒得理会这些。你撬开他的嘴,把毒药灌下去。”

  “是,小姐!”

  李平没有半分犹豫,左手捏住简威的下巴,微一用力,右手接过碗,不由分说的便往他嘴里灌。

  人到极限的求生本能,让简威产生了反抗。他死咬着牙关,四脚拼挣扎。

  冷漠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求死之人,居然还会反抗,真是笑天下之大稽。常常七尺男儿,手不能挑担,肩不能提篮,连个老母亲都养不活,这样的人活着有何用处?”

  慕晚珂一步一步走上前,声音越发的严厉:“简阁老一代大儒,以死明志,死得光明磊落,死得其所;你身为他的儿子,如蝼蚁一般活于当世,上对不起简家列祖列宗,下对不起父母兄弟,你这样的人,快快离了这尘世,也省得浪费米粮。”

  冷言冷语,如同一把匕首插进了简威的心口,他忍着胸口的痛,用力把李平一推,眼中喷出怒火来。

  他颤颤威威的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慕晚珂大声吼道:“你要我死,我偏不死,你就要活给你看。你们这帮无情无义的畜生,来啊,来啊,我跟你们拼了。”

  四周一片寂静,除了天上的皎月,庭中的清风,再无任何声响。

  许久,慕晚珂嘴角微微扬起。

  “既然不怕死,那就好好活,活出个人样给别人瞧瞧。”

  简威瞬间呆愣。

  “我府里,从不养闲人。你劈柴生火也罢,端茶递水也罢,跑腿传信也罢,不管什么,只要有傍身之技,我都要你。”

  慕晚珂声音慢慢变柔,变轻,似一阵暖风般划过人的心底。

  “简威,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就是黄土一堆。”

  说罢,眼睛一闪,扬长而去。将将走出几步,身后传来了一阵撕心烈肺的哭声,那种哭似痛楚难当,又似还魂重生。

  慕晚珂轻轻叹出一口气。刚走出院子,却不着意迎面撞上一副硬邦邦胸膛。

  慕晚珂揉着发酸的鼻子,定睛一看,一双狭长凤眸,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又是这厮。

  周煜霖折扇潇洒一甩,摆着一个极酷的姿势,笑道:“好久不见,六小姐别来无恙啊。”

  男子身上的龙涎香飘过鼻尖,慕晚珂退后两步,目光中有些冷意。

  “王爷健忘,我们二十日前,刚刚见过。”

  “啊……”周煜霖拖了长长的调子,目光火热炽盛道:“本王怎么记得已有六十年未见。”

  原来这厮不会算数,怪道府里的帐一塌糊涂。

  慕晚珂睨了他一眼,也不点穿,淡淡道:“王爷说笑了。”

  “没有开玩笑!”周煜霖言之灼灼:“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与六小姐二十日不见,岂不是隔了六十年。”

  慕晚珂愣了半晌,脸色有些不自然道:“告辞!”

  花言巧语视为贼,“六小姐!”持扇的手拦住了慕晚珂的去路。“不想问问我这二十日,都做了些什么吗?”周煜霖的声音有些痞痞,身子慢慢向她倾过来。一股热汽扑面而来,慕晚珂心中生恼。

  堂堂王爷,竟然表现的像个登徒子,委实可恨。

  她又退后三步,离得远了些,方道:“王爷请说。”

  “如此清风明月,六小姐陪我略走上一走,我再告诉你。”

  周煜霖得寸进尺。

  慕晚珂冷冷一笑,脸上未有半分表情,已直直的从他的胳膊前走了过去。

  周煜霖脸色一变。

  这女人,简直没有一丝人情味。岂不知这京城中,能劳他煜王陪着走几步的女人,排成了长龙,偏偏她一副嫌弃的表情。

  “我密见了六位大族的掌舵人,已基本达成共识,只等他们掏银子。”

  慕晚珂顿足回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然后呢?”

  “然后,我自己又骗了一大笔银子回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六小姐,这个东风你说该如何?”

  周煜霖说得轻飘飘,像一阵风似的。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二十日,自己为了钱庄的事,差点没死过去。

  原是为了这事而来。

  慕晚珂脸色稍缓,思了片刻道:“如果我是你,就光明正大的请了皇帝的御笔来胡闹一翻。”

  “为何?”周煜霖挑眉深笑。

  明知道她话中的深意,却忍不住再问上一问。这女人装老成的模样,委实可爱。

  “因为你是个纨绔王爷,不胡闹一番,又怎可躲得过四面八方的眼睛。”

  慕晚珂说得淡然。

  “漂亮!”周煜霖把扇子一收,道:“六小姐既如此说,我便如此做了。选个好日子开张吧。”

  女娃哦哦思了思道:“京中的可先做起来,日子王爷请高僧相看。其它的南北府州,三十二间铺子,必要选在同一时间开张。”

  “为何不一间一间的开起来,这样也省得打人眼。”

  “一来,王爷钱庄的网,能迅速布起来;二来,那些眼睛早晚是要落在王爷身上的。到时候与其开一个,被人干掉一个,倒不如像筷子一样,根根竖起来。这样,别人也无从下手。”

  “妙哉!”

  这女人的想法为何总能与他不谋而合,赵璟琰抚掌一笑,突然长臂一挥,将慕晚珂搂在怀中。

  “你……想干什么?”慕晚珂厉声道。

  “我送六小姐回府。”周煜霖脸皮厚的说道,很认真的瞟了女人一眼,然后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在慕晚珂耳边低语。

  “当年六扇门查这案子的人是丁三,案子了断后,他突然暴富。五年前逛窑子时死在女人身上,并非猝死,而是被人喂了毒。”

  慕晚珂浑身一颤,摒弃凝神。

  “据一个经年的老仵作酒后吐言,梅府女婿程九脖间一道深痕。在烧伤之前,显然已被人一剑封喉。”

  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刮过,慕晚珂已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待她醒过来,人已经躺在临窗大炕上,杜嬷嬷,玛瑙一脸焦急的看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