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五十四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762 2019-11-22 22:45:06

  “听说邬贵妃最最疼爱的就是这个侄女了。”

  “那是自然。邬贵妃就得了一个贤王,把她当女儿来养,三天两头宣进宫的。”

  “我的妈啊,怪不得霍子语愿意等她,真真是好命啊。”

  “听说,那霍子语为了她,房里连个暖床的人都没有,二十出头的人了,愣是……好痴情啊!”

  身前一红一绿的两个贵女,捂着帕子小声交谈,声音传到慕晚珂耳中,犹如睛天霹雳。

  六年了,已经有六年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心口的箭伤猛的开口,似有血从里面喷涌而出,头晕止眩,痛彻难当。魂魂噩噩,心神不知归向何方。

  慕晚珂牙关咬得紧紧,死死的拽着帕子,手指的关节根根泛青。

  慕怡芸被慕晚珂的脸色,惊了一跳,她用胳膊碰了碰慕怡莲,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恐惧。

  我的娘啊,这疯子不会又犯病了吧,丢不起这人啊。

  慕怡芸灵机一动,偏过脑袋低声道:“六妹,母亲让你去园子里折一支梅花来,你快去。”

  慕晚珂低着头一言不发,继续保持神情呆滞,好像什么也没听见。

  慕怡芸用力的推了推她,厉声道:“还不快去!”

  慕晚珂浑然站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

  慕怡芸得意的笑道:“这个傻子,果然发病了。”

  “三姐,这样把人支开,会不会遭母亲骂啊?”慕怡莲有些害怕。

  慕怡芸冷笑,“让她在这花厅里发疯,丢了慕府的脸面,才会挨母亲的骂。”

  园子里的冷风一吹,慕晚珂浑身一凛,茫然抬起头,竟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抬头一看,自己竟然立在一块大石后,对面是灰色的高墙。

  “小姐!”身后传来杜嬷嬷担忧的声音。

  “我怎么会在这里?”慕晚珂不解。

  杜嬷嬷忧心重重道:“奴婢也不知道,小姐刚刚失魂落魄的从花厅里出来,奴婢叫了几声,小姐只是不理。”

  慕晚珂努力压抑自己的心绪,只是声音仍打着颤,“嬷嬷,我听到有人在说他?”

  “谁?”杜嬷嬷不解。

  “霍子语。”

  “啊……”杜嬷嬷呆愣在地。

  杜嬷嬷依稀记得,子陌小姐仅仅八岁,就与兵部尚书府的三爷霍子语定了婚。两人青梅竹马,感情十分要好。后来不知怎的,子陌小姐闹着要退婚,听说是为了霍三爷移情别恋的事。

  霍三爷移情别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日英国公府的八小姐邬黛眉。

  扬州府和京里相隔甚远,消息传递极不方便,二奶奶为了子陌小姐,很是愁眉苦脸了一断时间。

  后来京中又有消息传来,霍三爷顾着两府的脸面回心转意,两府开始行起六礼,子陌小姐痴心一片,终得圆满。再后来,她和二奶奶便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了。

  梅家大火,二奶奶离世,子陌小姐还魂重生。因程家被杀,来福入京,三个月后回来悄末声儿的与她说,兵部尚书府的霍三爷,在梅家大火后仅仅十天,就与英国公府的八小姐定亲了。

  她和来福怕小姐听到了伤心,到底没敢把事情说出来,只是瞒着。未曾想京城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竟又让小姐听到了那负心汉的消息。

  杜嬷嬷心底轻轻一叹,“小姐素来是看得开的人,过去的事情不想也罢。”

  所谓看得开只是因为没有深爱,也没有恨一个人恨到骨髓里。慕晚珂银牙紧咬。从天堂到地狱,只在短短一瞬,如何能想得开,如何能过得去。

  手抚上心口,痛意深深。慕晚珂知道,这伤口一旦又撕开了,再难愈合。而先前,也只不过是打了麻醉罢了。

  他们到底是在一起了,郎情妾意,款款情深,羡煞旁人。心中的冰凉,愤怒和怨恨齐齐涌上心来。

  慕晚珂紧紧的握住了双手,又慢慢放开。

  欠了债,是要还的。她说过,感情债,感情还,人命债,人命还。困果轮回,抱应不爽,老天爷让她重生,便是为了收债。

  霍子语,我倒要看看,你和邬黛眉有没有这个福份……地久天长。

  “既然出来了,就在这园子里走走吧,郡主让我折支梅给她。”

  慕晚珂声音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杜嬷嬷见小姐片刻间又恢复了原来的神情,揪着的一颗心放下,笑道:“小姐,好好的折什么梅花,郡主平日里只知道捻酸吃醋,今儿怎么变得不一样了?小姐需防着。”

  杜嬷嬷这话提醒了她,如此雅致的活儿,以郡主的为人,只怕得重新投胎后才能做出来。定是那两个庶女捉弄她。

  慕晚珂眼眸微动,神情了然。“那花厅里人多嘴杂,拥挤不堪,咱们正好出来透口气。”

  主仆二人从石头后将将走出半步,就见一红衣婢女搀扶着一个盛妆丽人,笑意盈然的从另一条小径走过来。那丽人瓜子脸,柳叶眉,眼波似水,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万种风情,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美。丽人忽然蹙眉,似想起了什么,对着婢女言语了几句,婢女一路小跑着匆匆离去。

  慕晚珂见她的穿着打扮,知道定是这府里的哪个奶奶,不想正面迎上去,遂对身后的杜嬷嬷说:“让她走了,我们再出去。”

  两人隐在大石后,静等丽人款款而过,忽然一声闷哼声传来,慕晚珂迅速探出头去,脸色勃然大变。

  一小厮模样的人,从背后捂住了丽人的嘴巴,然后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在丽人脸上划了一刀。

  血流如注。

  慕晚珂正欲出声,却被杜嬷嬷一把捂住嘴巴,“小姐,大宅门里是非多,别多管闲事。”

  声音颤抖,显然她也被肯前的一幕惊住了。

  杜嬷嬷的话说得极有道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者说这府里的人与她半分干系也没有。

  慕晚珂退后半步,将身子隐在大石后面,探出半个脑袋。丽

  人捂喷涌出来的血,颓然倒地,连呼救命,偏偏此处极为偏僻,连个人影也不见。

  原来今日镇国公府宴客,园中的丫鬟婆子都往前头瞧热闹。丽人连叫几声,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慕晚珂听着不对,眉头拧作一团。那一刀,如果她没有看错,划得极深,皮开肉盏是一定的,弄不好深可见骨。她犹豫片刻后,到底是走了出去。

  “小姐?”杜嬷嬷急急唤道。

  慕晚珂回首,一双清澈黑亮的眼睛,含着一汪清冷,杜嬷嬷忍不住收了口。

  “梅家祖训,我不能见死不救。”

  说罢,慕晚珂拎起裙角,迅速跑了出去。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一个小厮竟然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这镇国公府的治安,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啊!”

  锦袍男子不动声色的看着倒地的女子,笑意浮上了嘴角。

  “世子爷,咱们走吧,别多管闲事。”贴身小厮小全小声提点。

  邬立峰冷笑几声,正欲离去,忽然眸光微闪,一个小巧的身影闯入了他的眼帘。

  小全见世子爷不动,狐疑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一个葱黄衣裳的女子,不知何时走到了受伤的女子跟前,伸出三根手指搭在了她的腕上。片刻后,那女子从袖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喂进伤者的口中。女子喂完药,抬起脸朝四下张望了几下,然后掏出银针,在伤者脸上行针。女子的脸如那枝头待放的花苞,鲜嫩动人,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沉着冷静。

  小全惊了一跳,“世子爷,那不是延古寺你要找的姑娘吗?”

  竟然是她?

  邬立峰摸了摸鼻子,眼中的光芒一点点盛起。

  半息,雪肤花容的美人顷刻间变得狰狞无比,这一张脸便是华佗再世,也再难回到过去了。自己能做的只有这些,也不知这美人醒来后,能不能接受现实。

  慕晚珂叹出一口气,冲着身后的杜嬷嬷道:“速去前头喊人。”

  “小姐,那你呢?”

  慕晚珂不欲让人知道她施了援手,想了想道:“我把针拔下后,就去花厅等你。”

  杜嬷嬷应了一声,一路小跑着走开了。

  慕晚珂拔下针,收进怀里,正欲离去,又有些不大放心将女子一个人扔下,遂守在一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