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五十六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965 2019-11-22 22:49:52

  陈氏幽幽一声叹,脸色阴沉下来。身后的婆子会意,板着脸道:“六小姐,何姨娘被人在园子中划伤了脸,世子爷大怒。有丫鬟亲眼看到是六小姐动的手。”

  慕晚珂心中被刺了一下,眼中闪过冷意。

  做人,到底不能太心软,当时应该听杜嬷嬷的话,转身离去就好了。

  杜嬷嬷则心如刀绞。小姐真是冤枉,明明救了人,却被人说成是凶手,还有没有天理。

  两个庶出的被婆子的话,惊到无以加复,心中后怕连连。幸好把人支走,要不然伤着的,说不定是她们俩。

  郑玉燕心中冷笑。这个疯子还真会害人,每次都要闯出些祸,让母亲难以下台,真是个害人精。

  慕晚珂推开杜嬷嬷的手,道:“是府上的哪个丫鬟,敢与我来对质吗?”

  这一句话,说得陈氏也恼了。她冷冷的看了慕晚珂一眼,对着平阳郡主冷笑道:“府上的姑娘好教养。划伤了人不说,竟然还来个死不承认。郡主啊,这样的姑娘将来出了门子,累极的可是你的名声啊。”

  周氏不遗余力的踩上一脚,“弟妹啊,依嫂子看,还是请了教养嬷嬷来吧。这样没规矩的姑娘,累的可不光是你的名声,还有咱们慕府的。”

  平阳郡主嘴角抽抽,一口银牙咬碎。粉脸一会青,一会白,神情及为尴尬。

  管氏见状,怕两位长辈当着陈夫人的面吵起来,忙灵机一动道:“六妹少说一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镇国公府必不会冤枉妹妹的。”

  慕晚珂深看管氏一言,道:“大嫂说得对,此事我没有做过,自然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言语中透着几分傲然,跪着的背影挺得直直。

  正在这时,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等众人反应,只见数位锦袍男子齐齐入得花厅。

  为首的世子爷陆昌威风凛凛的走进来,怒不可歇道:“凶手在哪里,本世子不将她千刀万剐,难解心头之恨。”

  “世子爷,就是她!”婆子的粗手一指。

  陆昌眼中怒火直喷,抬起腿冲着地上的人就要一脚。

  “啊……”

  众女一声惊呼,纷纷闭上了眼睛。

  世子爷这一脚上去,慕晚珂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意料中的哀叫声没有响起,众女睁开眼睛,却见一个灰衣男子替慕晚珂挡住了那一脚。

  慕晚珂抬头去看,竟然是阿尹。

  “世子爷,稍安勿躁,事情还没有弄清,何必如此冲动?”

  一个邪魅的声音,带着一线捉狭的意味,在花厅里不高不低的响起。

  慕晚珂不等细想,一个俊脸赫然出现在她面前,“六小姐,世子爷的爱妾被人在园子里划伤了脸,这事是不是你做的?”

  慕晚珂虽然对着眼前的那张脸非好感,却不得不顺从的点点头道:“回王爷,此事决非我所做。”

  “听到了没有?”周煜霖扇子摇了两下,直起身目光淡淡道:“世子爷啊,依本王看,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

  贴身小厮替慕晚珂挨了一脚,煜王又亲自站出来替她说话,也不知这疯子什么时候,竟然入了寿王的脸。

  平阳郡主心思微转,瞬间明白过来。

  江家的老祖宗可不就是煜王的外祖母吗。

  陆昌最宠爱的姨娘被毁容,哪里能听得进去话,别说是煜王,就是皇帝在跟前,他也绝不会轻饶凶手。

  陈氏最知儿子底细,一见他这副神情,知道要坏事,忙上前拦在儿子跟前,道:“王爷见谅,府上正好有两个丫鬟,看到慕府的六小姐动手,因此……”

  周煜霖扇子摇得哗哗直响,陈氏的话一句也听不下去,目光落在跪着的人身上。

  许是跪着的原因,周煜霖觉得今日的慕晚珂,显得格外的娇弱无比,没有半分神医的架势。

  真是个笨蛋,一个姨娘也值得她救治,这下好了,做好事没成反把自己折了进去。

  周煜霖俊脸一横,拿出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冷笑道:“据我所知,六小姐头一回来府上做客,与那何氏近无冤,远无愁,莫非她脑子坏透了,才会伤人?”

  “回王爷,我家六妹原有些痴傻之病,虽然以前也曾咬伤过贤王,但到底是经金大夫医治过的,伤人性命的事绝不可能再做。”

  一直久未出声的郑玉燕幽幽低语,一派姐妹情深的模样。

  然而这话听在慕晚珂和周煜霖耳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两人不约而同的用眼角斜看了郑玉燕一眼,各自心中生出异样。

  这个郑玉燕,果然是个人物啊,轻飘飘的一句话,不仅没有替慕晚珂洗脱罪名,反而坐实了她是凶手。

  果不其然,陆昌一听这话,眼珠子差点弹了出来,“原是个痴傻之女,怪不得会平白无故的伤人。”

  众男一听这话,看向慕晚珂的神色带着几分了然,原来是这个女子啊。

  “啊,六妹的裙角上沾了些血迹。”慕怡芸失声惊叫。

  花季少女穿着粉红色衣裳,一双眼睛又大双圆,偏偏脸上都是惊色,让人深信不疑。

  花厅众人一听这话,纷纷把目光落在慕晚珂的裙角上。

  果不其然,淡色的裙角上,一处血迹已然凝固。

  慕晚珂只觉得好笑无比。原来所谓的姐妹,便是背后捅刀的人,看来自己还是心慈手软了些。

  真是日了天了!

  阿尹挡在慕晚珂跟前,脸色板得铁青。

  你们这帮蠢祸,六小姐若是想伤人,就凭她的那些个本事,把你们一个个都毒死,都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周煜霖一看阿尹的脸色,再看低头不语的慕晚珂,护短的念头油然而生。

  妈蛋,这慕晚珂好歹也是本王爷护着的人,这帮没有眼力劲的庸人,难道看不出本王的意思。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本王今儿要不趁机闹个天翻地覆,就不姓周。

  周煜霖脸色一沉,正要开口说话,却听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缓缓响起。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依在下看,倒不如让六扇门的人查一查案,也省得双方各自存了委屈。”

  声音一出,慕晚珂明显的身子一颤,藏在袖中的手,死死的握住。

  这个声音,温润柔雅悦耳,不徐不疾,如泉水般抚慰人心。她化作灰都知道不会忘记。

  是他,他竟然也来了。

  周煜霖一看是兵部尚书之子霍子语,嘴角浮上一个大大的笑意,偏这笑意中藏了三分冷寒。

  “哟,原来是霍三爷啊,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霍子语上前,恭敬一揖,“子语见过王爷。”

  周煜霖目光微凝,一股上位者逼人的气势喷涌而出,“免礼。”

  霍子语似乎对煜王的态度习以为神,温和道:“多谢王爷。”

  “霍三爷,六扇门的人断内宅的案子,是不是大材小用了些?”

  周煜霖摇开扇子,言语中带着淡淡的嘲讽。

  “确实大材小用。但子语认为,查一查还是有必要的,也省得冤枉了好人,放过了坏人。”霍子语神态恭敬。

  “不用查,我为她作证!”邬立峰背手而入,走到花厅中间。

  周煜霖一看是邬立峰,脸立马沉了下来,目光锐利的如同一柄利刃。

  真是冤家路窄啊!

  邬立峰似有所察,目光轻扫过煜王,朗声道:“听闻这边在查案,我不得不为慕府的六小姐说上一两句。”

  周煜霖一听他要为慕晚珂说话,三分冷寒顿时化作了六分,扇子摇了几下,慢慢的缓了下来。

  阿尹在一旁瞧的分明,刀子一样的目光剜了邬世子一眼。

  邬立峰像是没瞧见,自顾自道:“今儿这事真凑巧了,我与小全见府中假山林立,起了玩心,谁知正好在假山上,看到了出好戏。”

  陆昌冷声道:“什么好戏?”

  “本世子看到,一主一仆从花径而来,仆人有事离开,主子刚走几步,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捂住其口鼻,在其脸上划了一刀。此时六小姐带着下人正好过来,她命下人去通风报讯,自己则将那女子护在怀中。”

  邬立峰轻轻一叹,连连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要我说,这六小姐也确实愚笨之人,光明正大的等人来,把事情说清楚也就罢了,不仅洗了罪名,还能得人一两句夸奖。偏她悄无声息的溜了。本世子虽然恼怒她曾咬伤过姐夫,但到底不忍心好人没好报,不得不把真相说出来。”

  邬立峰说罢,看了看目瞪口呆的众人,伸手在陆昌肩上拍了两拍,一脸惋惜道:“男子爱色,女子嫉色,陆世子不防想想,你的爱妾挡了谁的道。”

  慕晚珂不曾料想到,前世与她势不两立的邬立峰,竟然会站出来为她说话。

  她将头垂得更低,掩住了眼中复杂的神色。

  邬立峰哈哈一笑道:“陆世子若不相信再下的话,可速速派人在府中寻人,那小厮是个左撇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