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六十四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752 2019-11-24 22:53:27

  “啊……”

  杜嬷嬷听到声音,忙披了衣裳进来。

  小姐许久没有做恶梦了,怎的今儿个又做了。莫非是看到了他的原故?

  慕晚珂接过嬷嬷递来的温茶,一口气饮尽,靠在床头喘着气道:“几更了?”

  “五更了。时辰还早,小姐再睡会?”

  慕晚珂摇摇头,道:“去把烛火点着,我看会医书。”

  杜嬷嬷知道小姐心中有事,不敢多劝,点着了烛火,自己拿了针线框坐在床后头。

  主仆俩一人看书,一人做针线,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入了三月,天气渐渐变暖。

  宫里传出消息,皇帝对镇国公府的打群架一事,很是不满,把煜王和邬世子叫进了御书房,大骂了一通,然后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罚银子千两,抄论语千遍。

  据可靠消息说,煜王和邬世子出了御书房的门没过多久,就对骂起来了。

  一个说煜王挺而不举,男女通吃。

  一个说邬贱人就会屁颠屁颠跟在八小姐后面,问姐姐要奶喝。

  骂得很难听,简直不堪入耳,连宫里的最恶毒的宫女,也想不出这种骂法。

  按理说一个小小的世子,绝不敢与王爷叫板,奈何人家背后有个正得宠的贵妃娘娘。再者说,邬世子除了对煜王无理外,别的时候可都是彬彬有礼的。

  倒是那煜王,吊尔郎当不说,满身的毛病,除了府里十八个侧妃外,身边还有个俊得不像样的侍卫,并且把万花楼当作了府邸。

  孰是孰非,明眼人一目了然。因此,世人统统站在了邬世子这头,背后只道煜王仗势欺人。

  这不,听说这一场骂,以煜王把邬世子踢进了臭水沟,才算画上句号。

  随即,镇国公府又传出消息,世子爷陆昌在长子满月酒后,又纳了两房绝色的姨娘。

  世子妃董氏因月子没做好,身子有些发虚的原因,交出了府中的管事大权给夫人陈氏。

  据说新姨娘给董氏敬茶的时候,董氏手抖,滚烫的茶水洒了姨娘一头一脸。孙都说,董氏的病,病得不轻啊。

  消息传到慕晚珂耳朵里,慕晚珂心中冷笑。看来后花园的血案,必是董氏的手笔。陆昌不能休妻,只能用纳姨娘来宣告不满。

  这内宅中的争争斗斗,也如朝堂一般,刀光剑影,让人看了心惊胆寒。

  两个庶女禁足十天,府里一下子清静不少。郡主跟前原本有四个女儿学规矩,这下只剩两个,其中一个还是她的爱女,她也就懒得再装门面,直接让人回房里读书,绣花。

  这日慕晚珂刚从安寿常请安回来,却见父亲第三房姨娘孙氏已坐在了厅堂里。这还是入京以来,孙氏头一回上门。

  慕晚珂心中正惊讶她如何会来,孙氏已从怀里递出两个绣帕,笑道:“无事时,给六小姐绣的,针脚粗糙了些,六小姐将就用。”

  慕晚珂接过来,只一眼,眼中便有惊讶。

  两方绣帕,一方绣竹,一方绣梅,针角密密,绣图栩栩,竹子在风中摇曳,梅花在雪中绽放,让人心生欢喜。

  杜嬷嬷和玛瑙凑过了瞧,各发出一声惊呼。

  杜嬷嬷的女红从来不俗,在慕晚珂装疯卖傻的那几年,她的衣服都是杜嬷嬷一针一线做的,因为用了心思,穿在慕晚珂身上,从不输府中的绣娘。

  她看着这简单的绣帕,感叹道:“这几针,若没有十年的功夫,只怕是不成的。”

  孙氏微红了脸,笑道:“我四岁便跟着绣娘学苏绣,每日要绣满两个时辰,母亲才能让我睡觉。细细算起来,已有十多年了。”

  四岁便学做女红,庶女的日子果然难熬,比起府中那两个,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慕晚珂心中一动,故意装着心疼的样子,牵过孙氏的手,三指肤上她的脉,淡淡道:“谁知道这样一手鲜亮的活计……”

  脉相传递到指上,慕晚珂心中咯噔一下,话只说了半截。

  孙氏不明就里,笑道:“六小姐怎么不说了?”

  慕晚珂霍然抬头,朝杜嬷嬷看了一眼,掩饰道:“谁知道这样一手鲜亮的活计,是多少汗水辛苦换来的。”

  杜嬷嬷接到小姐的目光,一时未曾明白,当着孙氏的面又不能多问,只得忍着心中的狐疑。

  孙氏想着以前的日子,攥紧了衣袖,叹道:“到底是六小姐怜我。”

  慕晚珂想了想道:“姨娘送我绣帕,晚珂没什么可还礼的,嬷嬷,去把我床边那个绣袋拿来。”

  绣袋?杜嬷嬷和玛瑙心中微惊,小姐竟然要送孙氏绣袋……

  杜嬷嬷忙进了里屋,拿出绣袋,递到孙氏手里。

  “这是江家老祖宗送的,里头是一些中草药,天气渐渐热了,戴在身边可防蚊驱虫。姨娘收下吧。”

  孙氏并未多想,只当是六小姐的还礼,又略坐了坐,便颇有眼色的离去。

  孙氏离去,杜嬷嬷与玛瑙忙围上去。

  慕晚珂知道瞒不过她们。

  那绣袋看似不起眼,实则内里大有乾坤。都是些名贵草药混合而成,可防蚊驱虫,静气安神,强心强肺,提神醒脑,且补五脏六腑。

  慕晚珂去年被煜王一脚踹进河中,五脏受损,便拿着顾立昂的药方,做了这样一个绣袋,时时刻刻戴在身边。

  “她怀了身孕,已有四十天了。”

  杜嬷嬷和玛瑙目瞪口呆。

  平阳郡主六年未有身孕,偏这孙氏进门将将几月,便怀了身子,实在是好命啊。他日若能生下一子半女,孙氏的后半生也算有了依靠。只是以郡主那头……

  慕晚珂知道她们所想,拿起帕子瞧了两下,叹道:“郡主多半会容下。”

  “这是为何?”两人同时道。

  “父亲身后无子,无子便不能承家业。慕府虽然内囊尽了,到底还有几分家底的。以郡主的为人,岂能把家业都让大房拿走?”

  “可这样一来,孙姨娘母凭子贵,日后的身份只在郡主之下,而且若真生了儿子,将来子承父业,二房的家产不都落在孙姨娘母子手中。”

  杜嬷嬷到底是经过事儿的人,想得极为深远。

  慕晚珂冷静道:“若我料得不错,平阳郡主一旦知道孙氏怀了身子,必出‘去母留子’这一招,又或者把孩子抱在她身边养活。”

  杜嬷嬷和玛瑙打了个寒颤。以平阳郡主的手段,这种阴招是一定能做出来的。

  慕二爷原本就是无情无义之人,当初纳孙氏,也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了儿子,他根本不会管孙氏的死活。那孙氏的命运,左右逃不出一个死字。

  慕晚珂垂下眼睛,语气中露出一丝淡然,“一来,她从未害过我;二来,我还想用她和郡主斗上一斗。因此,我必保她们母子无碍。”

  杜嬷嬷叹道:“孙氏瞧着也算知书达礼、温柔贤惠。就不知道郡主有没有别的阴招。”

  “不管那么多,这一个绣袋先保她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也算是还了这帕子的情。九个月后的事,走一步,看一步。”

  玛瑙清脆道:“小姐,光绣袋里那点子罕见的药材,就足够买下一套极好的首饰头面了,两方帕子换了去,咱们可亏大了。”

  慕晚珂斜看她一眼。这丫头真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心中舍得,偏还要作出不舍得的样子。

  玛瑙见小姐看她,吐了吐舌头,道:“若是翡翠在,只怕又要讲小姐不会算计。”

  慕晚珂板着脸道:“你放心,日后你出门子,我必要男方添了厚厚的彩礼,方才肯放你出去。这样的算计,我在行。”

  玛瑙见小姐拿她打趣,俏脸一红,杏眼一睁,打了帘子逃也似躲开了。

  杜嬷嬷踱步上前,道:“小姐,金府那边传来消息。那一夜后,简公子便天天往茶肆酒坊去,一坐就是半日。福伯拿不定主意,请小姐定夺。”

  茶肆酒坊那是人最多最热闹的地方,简威往那地方去,必是在留心坊间的消息。看来确实把她的话,放在了心上。

  慕晚珂低声道:“无碍,随他去,银钱上给足了,别让他在外头短了银子。”

  “是,小姐。”

  “霍家的事,有打听到消息吗?”

  “回小姐,万花楼和仁和堂都在打听,暂时还未有消息。”

  慕晚珂捏了捏帕子,点头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