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六十五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3040 2019-11-25 21:04:14

  隔日清晨,平阳郡主唇角含笑,眼角含春,刚扶着曹嬷嬷的手走入安寿堂,便有丫鬟匆匆来报,说孙姨娘晨起忽然昏了过去。

  平阳郡主昨夜与男人一夜风流,心里正得意着,一听孙氏昏倒,心中冷笑。

  只怕是几日未沾得男人的身子,故意使的伎俩吧!

  她懒懒道:“拿了慕府的贴子,请大夫来吧。”

  小丫鬟应声而走去。

  平阳郡主入了安寿堂,屋子里的女眷,除了两个庶出的被禁足外,其它的都已到齐。众人给闫氏请了安,丫鬟上茶。闫氏问了些府里的琐事,周氏答得头头是道。闫氏极为满意,正要让人各自离去,却见内宅管事一脸喜色的进来。

  “恭喜太太,恭喜郡主,孙氏怀了身孕,快要一个半月了。”

  只听得一声脆响,平阳郡主手中的茶盏应声而碎。

  周氏心中长舒一口气,故意捏着鼻子笑道:“弟妹啊,真真是天大的喜事啊,老天保佑,孙氏怀的这一胎定是个哥儿,好让二弟抱上儿子。”

  闫氏全不在意平阳脚下碎渣滓,喜不自禁道:“快,快让人小心侍候着,缺什么、少什么只管让人到我这儿来拿。真灵啊,十五刚去拜过送子观音,这一月刚满就传了喜讯,二丫头,快扶我去佛堂给菩萨道声谢。”

  慕晚珂看着二姐扶着太太离去,眼角的余光落在郡主身上。

  她原本生得就妩媚些,经过男人的滋润,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妇人特有的妖娆风情。这会子,那张妖娆的脸耷拉下来,竟然有了几分苍老之色。也难怪她深受打击。

  六年来,她请医问药、求神拜佛不知多少次,偏偏肚子毫无动静。偏那孙氏进门没有多少日子,就这么悄末声的怀上了,这让她如何不神色枯槁如丧妇一般。

  平阳郡主成了霜打的茄子,周氏瞧着浑身舒畅,并迫不及待的补上了一刀。

  “弟妹啊,怀了身子的女人最是娇贵了,日后这晨昏定省就免了吧,省得动了胎气。那院里的一应吃食,也该留神些,别让有些坏了肠子的人做了手脚。”周氏眉梢高挑,按捺不住心底的喜悦,又道:“二弟得个儿子不容易,可千万马虎不得啊。哎,我知道你这心里不好过,可又有什么法子呢,你若是给二弟生个儿子……也不必要这受腌臜气,忍一忍吧。”

  这话哪里是劝,反倒像刀子,一刀刀的戳在了平阳郡主的心尖儿,戳得她心也疼来肝也疼。

  生不出儿子,是平阳郡主这辈子最大的痛。

  她用手捂着胸口,脸色惨白如纸,哪还有刚进来时的顾盼神飞。

  周氏似要把这些日子受的憋曲,一扫而光,又雪上加霜道:“都说忍字头上一把刀,嫂子我别的忙也帮不上,房里还有套新的茶盅,回头让丫鬟给弟妹送来。也省得弟妹今儿打碎一个,明儿打碎一个,都不成套。”

  平阳郡主这人,岂是泥捏的性子。刚刚是乍一听消息,惊了魂儿,这会子清醒过来,当下素手一动,拿起管氏跟儿前的杯子,朝着周氏脚下狠狠的砸了下去。

  周氏避闪不及,被溅了一身的茶水。

  “大嫂的青花茶盅,还是留着自个用吧。我周平阳再不济,男人到底是捏得住的,让他往东,他绝不敢往西,更别说在外头置宅子,养戏子了。”

  “你……”周氏笑容一僵,脸顿时阴沉下来。

  “养戏子倒也罢了,别再养出个野种来,和大嫂你两个儿子夺家产。不过,这事也怪不得大哥,谁让大嫂你人老珠黄呢。”

  “周平阳,你……你……欺人太甚!”周氏气得浑身乱颤,阴沉的脸陡然转黑。

  平阳郡主气定神闲道:“大嫂啊,可千万不能生气啊。女人一生气,更老得快啊。你说你都快四十的人,跟个戏子置什么气啊。戏子就算再年轻,再漂亮,再妖娆,也不过是个戏子,哪能跟你比啊!”

  说罢,平阳郡主嘴角冷笑两声,袖子一甩,扬长而去。走到门口,她身子顿住,说出来的话既阴狠,又尖酸。

  “小小一个姨娘,在我手里捏着,要她生就生,要她死就死,逃不过我的手掌心。戏子可就难了,拢着男人的心,独门独院,当家奶奶的好日子过着,若有那想不开的,只怕活活被气死。大嫂啊,你可得保重啊!”

  “你……你……”周氏两眼翻翻,一口气上不来,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管氏一声惊呼,忙扶住了,丫鬟们又是喂水,又是掐人中,好一阵手忙脚乱。

  慕晚珂被这一通夹枪弄棒,惊得目瞪口呆。她未曾想到宅斗的最高手段,那就是简单粗暴直接。不拐弯抹脚,拿起刀,直接朝敌人的心头捅去,一刀不行捅两刀,两刀不行捅三刀,总有一刀,能把人直接捅死。

  周氏被捅得连个招架之力也没有,直接瘫倒在地,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慕晚珂暗暗伸出大拇指,对平阳郡主强大的宅斗能力,表示佩服,高手啊!

  平阳郡主威风凛凛的回了院,一进里屋,脸色便沉了下来。

  曹嬷嬷颇有眼色的递上了茶,垂手立在一旁。

  郑玉燕半点都不怕,淡淡道:“母亲何苦为个姨娘气坏了身子,生死不都在母亲手里捏着。”

  “傻孩子,你懂什么?”平阳郡主一屁股坐在坑上,胸口上下起伏,“那蠢货之所以敢冲着我这样说话,不就是杖着她生了两个儿子吗?”

  郑玉燕冷笑道:“儿子不成器,就是生十个也没用。”

  曹嬷嬷抬了抬眼睛,不敢插话。小姐到底年轻,不知道子嗣对女人的重要。郡主要给二爷生个一男半女,与这慕府就有了牵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空落落的,一点根基也没有。

  平阳郡主摇头叹息道:“我的儿,咱们女人这辈子能挺直了腰竿过日子,倚靠的无非是两样。一样便是娘家,另一样就是儿子了。那死鬼梅氏,要生的是儿子,还会被喂了毒药吗?”

  郑玉燕虽未及笄,却也深知母亲说的极有道理,她思了思道:“母亲,回头孙姨娘要是生了儿子,你把孩子抱过来,过继到你名下,母亲不就有儿子了。”

  平阳郡主冷哼一声,眼中露出一抹精光。女儿这话,正说到了她的心坎上,她暗下也是这么打算的。孩子一落地,就找个理由抱过来养在她身边。至于那孙氏吗……都说母子连心,哼哼,那绝对是留不得的。哥儿从小跟着她,自然认她做母亲,日后大了,给他找个好师傅读书。将来有了出息,自己后半辈子就算有了指望,玉姐儿也多了份依靠。

  一通百通。

  平阳郡主轻蔑的笑笑道:“那个蠢货自以为能把我气死,孰不知,我就盼着孙氏生下个儿子。来人,把王府拿来的上好的燕窝,给孙姨娘送去。”

  曹嬷嬷眼珠子转了几下,凑过脑袋低声道:“郡主,有些事情还是要早早的预备下。奴婢再挑两个伶俐的人过去吧,也省得孙姨娘没人侍候。”

  平阳郡主心中一动,赞赏的看了曹嬷嬷一眼。

  弄两个人过去,那院里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孙氏就算想翻天,也翻不了。

  孙氏啊孙氏,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二房无子,怪你命运不济。我要是留你,那是为你养儿子。只有把你弄死了,哥儿才能完完全全的属于我。

  郑玉燕把这一幕仔细看在眼底。自己一定要学着些,将来说不定哪天就用上了。

  孙姨娘有身孕的事情,不过短短半盏茶的时间,就传遍了慕府。也不知哪个伶俐的小厮,竟然悄末声的给衙门里的慕二爷报了讯。慕二爷如何还能坐得住,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直奔孙氏的院子。原想冲进去一把抱住,谁知眼尖的看到郡主也在,只能忍着心中的狂喜,装模作样的搓了搓手,尴尬道:“衙门里没什么事,早点回来瞧瞧。”

  平阳郡主一看男人那张脸,气就从脚底慢慢升上来。不就是怀个身孕吗,也值得你颠颠的跑过来。

  她眉梢一挑,虚笑道:“回来的正巧,正有喜事与你说呢。妹妹怀了身孕,已经一个半月了,二爷,恭喜啊!”

  男人用力的看了孙氏一眼,眼中涌出热度。孙氏回望过去,两人的视线纠缠在一起,便再也分不开了。

  平阳郡主银牙暗咬,醋意直往上涌。当着她的面就眉来眼去了,合着她这个正房不存在吗?

  曹嬷嬷知道自家主子最会捻酸吃醋,眼疾手快的扯了扯郡主的袖子,笑道:“郡主一听说孙姨娘怀了身孕,不仅送来了上好的燕窝,还吩咐奴婢从府里挑了两个能干的丫鬟。”

  慕二爷狐疑的看了平阳郡主一眼,心道这女人竟然会这么好心?当初他纳个姨娘都推三阻四的。

  “二爷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家郡主说了,这是咱们二房天大的喜事,半点都马虎不得,定要让孙姨娘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