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六十七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783 2019-11-25 23:16:59

  生活就是这样,总是问题叠着问题,矛盾激着矛盾,丝扣永远解不开。

  孙氏以为自己听话,就能换来平阳郡主的手下留情;慕二爷以为只要把女人哄好,荣华富贵就不会离他而去;周氏以为只要把那戏子弄进府,日子就能过得顺畅;管氏以为只要大爷从西北军营回来,婆婆就会给她好脸色看。

  孰不知,在重生的慕晚珂眼中,一切的顺邃从不是以委屈自己,期待别人换来的。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唯有靠自己,才能把脚步一步步走稳当,走踏实了。

  只是她未曾料到的是,自己的这条复仇路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人。

  这日,她刚睡罢午觉,想着好几日没去二姐处走动,正想着带玛瑙过去瞧一瞧,却见杜嬷嬷掀了帘子进屋。

  “小姐,前头传话过来,让小姐去园子里会客。”

  慕晚珂狐疑道:“哪家的女眷,我不奈烦应承,你帮我推了去。”

  杜嬷嬷为难道:“回小姐,是大少爷带回来的男客。”

  慕晚珂一听这话,气便不打一处来,尖声道:“男女授受不清,本该避讳着,偏巴巴的让咱们小姐去陪,这算哪门子事儿,简直不要脸。”

  慕晚珂冷声道:“太太呢,大奶奶,郡主呢?”

  “小姐,太太一早被她的侄儿媳妇接去了,郡主回了老郡王府,大奶奶上回和郡主闹了一通,身子不大利爽,这几日吃着药呢。”

  “真是好笑,府里能作主的人前脚刚走,后脚大少爷就把人带回来,也忒巧了些。”玛瑙气道。

  杜嬷嬷看了眼小姐,从袖中掏出一封信,递到慕晚珂手里,“小姐,这是前头捎来的。”

  慕晚珂掏了信一瞧,脸色大变,唇边浮起一丝讥讽。

  这厮果然如从前一样阴魂不散,竟然敢暗中查她。

  杜嬷嬷见小姐脸色不对,担忧道:“小姐,这信是谁捎来的?”

  慕晚珂冷冷道:一个被宠坏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奶娃子罢了!”

  三月,春光明媚,百花齐放。慕府的园子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慕子暄陪着十分的小心,对着眼前的男子道:“世子爷稍等片刻,几位妹妹已派人去请,想必一会就会过来。”

  邬立峰春风拂面,笑意满满道,“不急,不急,我正想在这园子里走走。子暄啊,这慕家的园子有几分江南的味道,很合我的胃口啊。”

  慕子暄陪笑道:“粗漏的很,粗漏的很。世子爷这边请。”话说得很自谦,然慕大少心中却七上八下。

  前几日与同窗饮酒,不曾想竟然酒楼遇到了英国公世子,厚着脸皮上前敬了杯薄酒,只打算混个脸熟。人家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自己这个仅靠阻荫庇佑的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谁知不过短短几日,邬世子竟然登门造访,这委实跌瞎了慕大少的眼睛。

  邬立峰一边行,一边笑道:“听说二房年前才进京?”

  慕子暄脸上端着笑,心里却在骂。要不是贤王这一趟江南之行,断了二叔的前程,二房至于跑京城来吗。

  “二叔一向在江南为官。”

  邬立峰听出这话中的深意,只当浑然不知,笑道:“江南虽好,哪比得上京城,天子脚下,贵勋林立,什么样的荣华富贵没有。”

  慕子暄心里咯噔一下。世子这话是个什么意思?正说着话,却见慕怡芸,慕怡莲姐妹俩款款而来。

  一个着红,一个着绿,均盛装打扮,穿行在花中,人比花俏。

  两人走到邬世子跟前,福了个万福。

  邬立峰虚情假意的叹道:“两位小姐好,在下邬立峰,想请姑娘陪着一同赏花吟诗,不知可有这个荣幸。”

  如此直白的言语,让姐妹们俩羞红了脸,各自点点头。

  “我记得府上还有两位姑娘……”

  “邬世子,她们来了。”慕怡莲素手一指。

  熟悉的身影一出现,邬立峰眸中光芒闪过,笑意自唇角流出。

  慕晚珂穿衣了件月牙色衣裳,未戴珠钗,肤如雪凝,目光清澈,只是脸上的那抹冷意,让人难以亲近。

  邬立峰眼前一亮,脚下忍不住想迎上去。

  慕晚珂上前施了一礼,眼睛看都未看他一眼,便挪向了一旁,显然有些失礼。

  未曾想比她迟来一步的郑玉燕做得更绝。她施完礼后,便清脆道:“世子爷,母亲跟前还有事,恕我不能多陪。”

  邬立峰今日之行,只为慕晚珂而来,拉上其它三个,不过是幌子,忙笑道:“是我叨唠了,玉小姐,请自便。”

  郑玉燕又福了福,转身离去。一背过身,含笑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这个邬世子,莫非脑子坏掉了。

  往小了说,光天化日之下,竟大言不惭的让闺中女子陪着逛园子,传到外头,人家只会笑话慕府的女子没规矩。往大了说,他是贤王的人,慕府是瑞王的人,他莫名其妙的跑了来,算哪门子事。万一这事传到瑞王府,人家还以为慕府又三心二意了呢。

  慕大少见郑玉燕离去,脸上一点怒色也没有,反而笑眯眯道:“劳三位妹妹陪世子爷在园子里略走走,虽不大合规矩,然世子不是外人,倒也不必避讳太过。”

  这话一出,慕晚珂心中有数了。大哥是在提点她们,顾着些闺名,谨言慎行。看来慕大少此举也是因为迫不得已。换而言之,英国公府位高权重,慕府得罪不起。也不知道那两人领悟到了没有。

  慕晚珂对赏花吟诗这种事情,没有半分兴趣。前世的她调皮捣蛋,对闺中女子玩的玩艺,嗤之以鼻。这一世,她冷情冷性,一颗心只扑在医术,算计上,自然也没了那份闲情雅致。再加上眼前的男子是她不愿意应对的,故放缓了脚步,落在最后。

  很快,一行五人,便成了两个庶女簇拥在世子身边,妙语连珠,笑声银铃。

  慕晚珂和慕大少跟在后头,默默无语。

  显然,两个庶女没有把慕大少的话听进去。

  忽然,邬立峰停下脚步,回道冲着青莞道:“六小姐怎的不说话?”

  恶心的人在,要她说什么?慕晚珂淡淡道:“不知该说什么?”

  慕怡芸厌恶的看了慕晚珂一眼,心中一动,故作天真道:“世子爷见谅,我家六妹疯病好了没几个月,不怎么会说话。”

  当着客人的面,揭自家姐妹的短处,这个三小姐有些恶毒。

  邬立峰心中不喜,脸上却无甚表情。

  慕晚珂根本不把慕怡芸的话放在心上,反顺着她的话道:“三姐说的对。我疯病未好时,还曾咬伤过贤王,邬世子还请离我远一些。”

  邬立峰心神一凛。

  “邬立峰,你离我远一点,别整天跟着我,我程家几位堂哥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邬贱人,你给我滚蛋,再跟着我,当心我打得你满地找牙。”

  那女子俏生生而立,粉脸涨得气得通红,头发微乱着,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他,微微鼓着的胸脯一起一伏,说不出的生动俏皮。

  “世子爷,世子爷?”慕大少小声的唤着。

  “啊……”邬立峰立刻回神,愣愣的对慕晚珂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慕怡芸自作聪明,以为世子对疯子的话生了怒意,厉声道:“六妹,世子是贵客,你怎么能这样跟世子说话,一点规矩也没有。”

  慕怡莲捏着帕子笑道:“六妹的话,确实有些无礼了。”

  虽然姨娘交待过她要和疯子打好交道,但偶尔的踩上一脚,也不是不可以。

  估摸着那疯子也听不出来。

  慕怡莲含笑道:“世子爷,我们往那边去吧,那边有大片的月季,可好看了。”

  女子笑中带羞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了邬立峰俊美的脸上,显然是春心萌动了。

  慕怡芸一看被四妹抢了先,忙素手一指,道:“世子爷,就在那边,你随我来。”

  这话一出,慕大少的脸色有些难看。

  两个妹妹也算是正经的名门闺秀,他硬着头皮把人叫来,已是坏了规矩,若聪明些的,就该像六妹这样,不咸不淡的应付着,而不是巴巴的凑上去。

  邬立峰眸光微闪,温和的笑道:“子暄和六小姐,也一道跟着来吧。”

  慕晚珂真想摔了脸子,转身离去,偏偏怀里还揣着那封信,不得己,只能默默的跟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