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六十八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907 2019-11-25 23:19:45

  月季种在假山边,确实是一大片,正值花期,开得绚烂而夺目。

  邬立峰虽然在赏花,可眼角无时无刻不落在慕晚珂身上。

  她与她的表姐梅子陌一点都不像。

  一个灵动活泼,风趣幽默,喜怒哀乐全在一张脸上;一个清冷如玉,沉默寡言,所有心事藏于深处;一个像玫瑰,热情奔放,带着刺,却让人耳目一新。一个像寒梅,内敛沉静,让人忍不住一探究竟。

  独一的相通之处,便是那双深邃而美丽的眼睛。正是这双眼,让他这两天坐立难安,冒着天下之大不违,厚着脸皮登了慕府的门。

  一袭青袍衬得邬立峰气度万千,一派意态风流贵公子的模样,浅浅含笑的脸,温柔低沉的声音,让情窦初开的少女,芳心怦然心动。

  慕怡芸,慕怡莲用尽平生所能,在世子面前卖弄。而邬世子回报的,或是一抹微笑,或是一个专注的眼神,让人亲近。

  一通花赏下来,慕怡芸,慕怡莲姐妹与已世子无话不谈。

  慕晚珂冷眼瞧着,心中的不耻渐渐漾开。这厮果然一如继往的装腔作势。明明一肚子坏水,偏偏装着人畜无害,跟他那个一胎所生的姐姐如出一辄。换了前世,自己早就一个大嘴巴抽上去了,怎会忍到现在。

  慕大少直觉不大好,想了想道:“世子爷走了半天,定是累了,咱们往书房坐坐。”

  慕怡芸一听大哥要把人拉去书房,嘟着嘴玩笑道:“世子爷兴致刚起,大哥就把人拉去书房,岂不辜负了这春日的阳光。”

  “是啊,大哥,难得今日风和日丽,咱们再转转罢。”慕怡莲帮腔道。

  慕大少一脑门的汗,心里着急偏偏又不能明说,大骂蠢货啊蠢货。若是这位爷再在慕府呆上一个时辰,只怕明日瑞王府便要派人来了。他虽然不通政务,却也知道不能跟贤王沾上半分干系。

  许是邬立峰也知道此行不合规矩,淡笑道:“罢了,花了赏过了,美人也赏过了,本世子也该打道回府了。”

  两个庶出的一听这话,脸上流露出失望之色。

  他竟然要走了?

  终于要走了,慕大少长出一口气,喜道:“我送世子爷出府。”

  邬立峰摆手道,深深一叹道:“不必了,就让六小姐送我一送吧。我与她表姐梅子陌曾是至交好友,如今故人已逝,碍于身份的原因,不能照拂一二,今日这一见,也算为我了却一桩心愿。”

  慕晚珂看着他惺惺作态的样子,咬住了牙关。她怕自己一张口,就忍不住啐他一脸。这厮说谎的本事,已练得登峰造及,脸皮还真是厚啊。

  两个庶出的则一口银牙咬碎。怪不得在镇国公府,邬世子会站出来替她说话,原是因为这一层关系。

  这个疯子真真好命,靠着梅家的余荫,攀上了江府不说,还让英国公世子为她降尊。她凭什么啊?两人心头各自涌上一股子恨意。

  慕大少这会才明白过来,敢情闹了半天,这世子爷是冲着六妹来的,怪不得会冒冒然上门。如此看来,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他笑道:“既如此,就劳烦六妹就把世子爷送到二门口。三妹,四妹,我们走罢。”

  那两个庶出的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挪步离开。只是一步三回首的,脸上颇为恋恋不舍。

  慕晚珂见两人这副模样,暗下止不住冷笑。倒不是她瞧不起这两人,英国公仅得一子,此子的婚姻大事,必是要邬贵妃点头同意,在世家小姐中选出对贤王有利的一位。

  慕府身在瑞王营,想把女儿嫁到贤王那头,经过上回的教训后,除非慕家男人的脑子统统进了水。不过,她倒希望这两位春心萌动,如果有可能,她甚至愿意为她们牵线搭轿,做不成正房,一个妾氏还是配得上的。

  这样一来,慕家不用她算计,自己就寻了死路。

  大快人心啊。

  “六小姐为何默默不语,是在这府里受了什么委屈吗?”邬立峰笑眯眯道。

  慕晚珂神色淡淡:“世子爷熟读诗书,应该知道瓜田李下这一说。闺中女子见了外男,已越了规矩。偏世子爷还把大哥他们打发走”慕晚珂斜看了邬立峰一眼,语气冷然道:“今日之事若传出去,邬世子可有想过世人会如何评论慕府六小姐。”

  邬立峰顿时心头被泼了一盘冷水。

  那个女子从来不说这样的话,虽然她也爱惜羽毛,却常说世间男女,互相吸引,乃人之本性。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匪君子,如琢如磨;所以她对霍子语爱的真切,爱的赤诚,如飞蛾扑火。

  她到底姓慕,不姓梅。

  邬立峰掩饰不住失望,叹声道:“未曾想六小姐少年老成,讲出的话,跟上了年纪妇人一般。”

  慕晚珂心中鄙夷的冷笑。

  邬立峰这厮因为是独苗,英国公府上下都把他当宝贝疙瘩一样宠着,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他鹤立独行的个性,喜欢新鲜刺激,不喜墨守成规。

  梅子陌表妹这个身份,已让他起了好奇之心,若再因为言行出众,被他缠上,岂不是又重蹈了前世的覆辙。

  慕晚珂不欲与此人再做口舌之辩,只想快些将他打发,淡淡道:“所谓老成,也是遵循闺中教导。世子爷私信于我,知道的也就罢了,若有那不知情偏爱嚼舌根的,慕晚珂三字以后便是京城的笑话,众人茶余饭后的笑点,。”

  “……”邬立峰无语。他怕她不来,于是在信中提了提镇国公府后花园的事,跟什么闺名不闺名的,隔着十万八千里。

  “世子爷,时辰不早了,您请吧。”慕晚珂这话说得很是直接,就差没有说出“滚蛋”二字。

  邬立峰在外人面前,从不缺城府,心下虽然失望,面上不露半点异样,笑道:“确实该走了。六小姐若是有什么难处,大可来英国公府找我。”

  慕晚珂笑道:“不敢劳烦世子,世子爷,恕不远送,您一路走好。”

  连多一步都不肯送,邬立峰忽然觉得无趣透了。

  自己心心念念了两天,巴巴的跑了来,竟然是这样的结局,邬立峰冷笑两声,扬长而去。

  总算是把人弄走了,慕晚珂看着他修长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也转过身离去。

  转身的同时,她掏出怀里的信,展开看了眼,青葱的手指略略一动,已撕成了两瓣。

  三月天,园子里还带着冷意。

  慕晚珂慢下脚步,眼中闪过一抹疑虑,她与邬立峰只见过两面,自问浑身上下并无破绽露出来,为何他还会注意到她。

  “站住。”一声娇叱在耳边响起,慕晚珂茫然抬头,见是慕怡芸,慕怡莲姐妹,面无表情道:“两位姐姐有何吩咐。”

  “我问你,邬世子与你说了什么?”慕怡芸很不客气道。

  慕晚珂淡淡看她一眼,“为什么要告诉你?”

  慕怡芸神色冷了冷,讥笑道:“六妹啊,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世子妃这个位置,可不是你能肖想的。”

  “是啊,六妹,你什么身份,邬世子什么身份,可别昏了头啊。”

  慕晚珂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两人,也懒得废话。

  “我是个嫡女,好歹还能想一想,两位姐姐就不一样了。不过做妾还是有盼头的,毕竟姨娘不需要什么身份家世,长得好看,会侍候男人就行了。”

  两个庶出的何时听过如此露骨的话,脸上又羞又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慕晚珂不等两人回击,又笑道:“冯姨娘,胡姨娘都是过来人,两位姐姐何不好好学上一学,到时候就能趁心如意了。邬世子是个怜香惜玉的,一顶小轿还是肯让人抬过来的。”

  简单,粗暴,直接,宅斗必杀技。

  两个庶出羞愤欲死,身形摇摇欲坠。

  慕晚珂飘然而去,心道果然有效,以后就该这么着。

  入夜,慕二爷从衙门里回来,还未入内宅,就听说了英国公世子的事情。

  他脸色变了几变,径直去了老爷书房。

  书房里,慕老爷正拧着八字眉,神色严厉的看着大孙子,见儿子来,脸上也不见笑意。

  慕允文知道老父亲是为了白日的事情,忙道:“子暄,邬世子可有留下什么话?”

  慕大少满脸委屈道:“回二叔,他没有留下什么话,只说从前跟梅家的人是旧识,听闻二叔进京,特意来看看六妹。”

  慕大少虽然是个书生,却也知道如何把话说得委婉。

  慕二爷听罢,只觉得神思一阵恍惚,胸口如同被什么碾轧了一下似的,疼痛如裂。

  他强撑着笑意道:“父亲,无须大惊小怪,此事并不像咱们想的那样。”

  “但愿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