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毒医傻女

第一百七十章

毒医傻女 夕夭夭 2965 2019-11-26 22:16:41

  慕晚珂正因为这句话而后悔,这一夜,李平果然翻墙过来,然后她又翻墙过去。

  慕晚珂刚落地,翡翠已迎了上来。

  “小姐,入股钱庄的银子,煜王跟儿前的阿尹已经拿走,咱们帐上所剩的银子不多了。”

  慕晚珂垂目思忖了一会,道:“不用怕,钱庄一旦开起来,只怕再加几个翡翠,都忙不过来。”

  翡翠心头一喜道:“那敢情好,我就盼着小姐多挣银子呢。”

  “万花楼那边收益如何?”

  “万花楼小姐只管放心,梦姑做惯的人,又有煜王在背后撑腰,生意极好。”

  “仁和堂呢?”

  “比着头一个月,好了不少,但不能和宝庆堂比。”

  “不急,慢慢来。”慕晚珂柔声安抚。

  翡翠歪着脑袋又道:“小姐,李平的老母亲今儿到了。”

  “噢?”慕晚珂心中一喜,停下脚步向后看去,“她老人家来了,你怎么也不跟我说。”

  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埋怨,听在李平耳中却分外的贴心。

  “娘上了年岁,又赶了一个多月的水路,正在房里歇着呢。等缓过劲来,再让她给小姐请安。”

  “有没有让福伯把把脉?”

  “把过了,身子骨精神着呢,请小姐放心。”李平笑容中满是欣慰。

  慕晚珂脸上露了喜色,道:“那敢情好。大娘入京,我这宅子里可就有了管事的人了。李平,让大娘好好休息,养好了身子骨,内宅的事都交给她。”

  “多谢小姐。”李平心头一喜。

  “小姐,那我呢?”翡翠杏眉一挑,清脆道。

  “让你管着内宅,岂不是大财小用。日后钱庄做起来,只怕你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明儿从库房里,挑几颗上好的老参,给大娘送去。”

  “小姐,万万使不得。”李平连连摆手。

  慕晚珂睨了他一眼,脸一沉,道:“你个爷们,管得还真宽。”

  “管得还真宽。”翡翠学着小姐的语调,嘲他扮了个鬼脸。

  李平立在庭中,半天没有动弹,只觉得一颗心像被捂在了热水里,舒服极了。

  花厅里,简威依旧一身青衣,端坐在下首。见慕晚珂来,起身行礼。

  慕晚珂轻展衣下摆,稳稳坐下,素手一抬,示意他也坐下说话。

  简威却不急,等慕晚珂坐定了,方才坐下。

  翡翠奉上茶,悄然立于慕晚珂身后。就在这时,福伯匆匆而来,朝小姐问了一声安,与简威对坐。

  慕晚珂端起茶盏,道:“福伯可将过往,与你说清楚了?”

  简威点头,“深夜请小姐过来,正为此事。”

  慕晚珂心中一颤,面上却不显,只微张檀口,吹拂着茶面,慢慢的啜了一口。

  “你说吧。”

  简威正色道:“我想请小姐弄两样东西来。”

  “什么?”

  “梅家、程家在京畿户部备案的正册户籍。”

  “要这个东西做什么?”慕晚珂大惊,目光向福伯看去,后者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简威深吸一口气道:“既然想查清当年的事,必要从这两府着手。程九爷一身好功夫,却被悄无声息的杀死,这事怕有内奸。”

  慕晚珂想着父亲的惨死,心中滴血,脸色有些苍白。

  “外围交给了煜王爷,那么内里则由我们来。既然打算查,那就认真细致的查个彻底,一丝一毫都不要放过。”简威认真道。

  “你说的对极。”慕晚珂深深看着他,神情极为平静,口气也很淡然,然合握在膝上的手却有些颤抖。

  从小处着手,一丝一毫都不放过,虽然花费的时间多了些,但能得到的东西也多。

  “福伯,你明儿亲自去煜王府跑一趟。”

  福伯难掩激动的心情,道:“小姐放心,明儿我一早就去。”

  “谢小姐。”简威起身,不欲多说,便要离去,书房里还有一堆的史书,等着他看。

  “师爷且慢。”慕晚珂出声唤住。

  “小姐有何吩咐。”慕晚珂歉意一笑,“有件事,想听听师爷的想法。”

  “小姐请说。”

  “前些日子镇国公府长孙满月,兵部尚书三子,英国公世子赫然出席,这事……师爷怎么看?”

  慕晚珂不愿意说出那个令她恨之入骨的名字。

  简威忽然笑道:“这事,我在外头还真听说了。”

  噢?慕晚心头一喜。

  “镇国公的幼子陆昆,去年夏天与江府七爷打架,被江七爷打得极惨,在床上足足养了小半年才好。镇国公见儿子连个江七爷都打不过,一咬牙一跺脚,想把人送到军中去历练一番。”简威娓娓道来。

  “于是想走兵部尚书的路子。”慕晚珂想通这其中的关节,插话道。

  “正是。”简威点头。

  慕晚珂豁然开朗。

  镇国公想走霍家的路子,于是给霍子语递了贴子。霍子语手掌神机营,离京城最近,活计最轻,把陆昆放到那里,再合适不过。

  “小姐,这也未必不是瑞王投石问路之举。”简威的声音在花厅里轻轻响起。

  慕晚珂顿时心神一凛。

  没错,京军三大营,五军营,三千营都是皇帝的人,只有这个神机营是不是。霍子语只要和邬黛眉成了亲,那么这个神机营稳稳的落在了贤王手上。瑞王用一个不成器的陆昆来投石问路,既不让人怀疑,又行得光明磊落,倒是一步好棋。

  然而,霍子语却光明正大的把邬家姐弟一起拉了去,如此不合规矩的行事,只为了告诉某些人他的立场。这一番你来我往,既未曾浮出水面,又周全了彼此的脸面,刀光剑影全然不见,做的全是肚子里的文章。

  一通百通,慕晚珂极为赞赏的看了简威一眼。看来这些日子的他是下了功夫的。

  简威见慕晚珂的眼神带着赞许,心中多少有些安心,他趁机告退,悄然离去。

  福伯迅速上前,沉声道:“小姐,户部那边只能暗下抄眷,不可惊动太大。”

  “所以我让你去找周煜霖,只有他能有这个本事。”

  福伯一听这事要闹到煜王跟前,心里到底不放心,“小姐,你看简威有几分把握?”

  “不管有几分,都要试一试。”慕晚珂俏然而立,目光透着几分深沉,“更何况,他的身后还有我,怕什么。”

  福伯一听这话,像吃了定心丸一样的。

  “周煜霖那头,不必细说,找个合适的借口。”慕晚珂轻声交待。

  鱼有鱼路,虾有虾路,但不能每条路都摆在别人面前。

  “是,小姐。”

  “时辰不早了,我回去了。”

  “老奴送小姐。”

  慕晚珂似想到了什么,顿住了脚。“福伯,庄子的事办妥了。”

  福伯一拍额头,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契,“按着小姐的交待,都在这里,共花了八千两银子。”

  “有多少亩良田?”

  “回小姐,六百亩良田。”

  “比江南略贵些。”

  “小姐有所不知,京郊的庄子都是有主的,能买到合适的不容易,一般人家不愿意出手。”

  慕晚珂接过地契,收进怀里,道:“找户老实本份的做庄头。”

  “小姐放心。”

  “爷,这是六小姐放股的银子,您收着。”阿尹从怀中掏出一把银票。

  周煜霖接过来,朝江弘文扬了扬眉,道:“瞧瞧,底子厚的很呢。”

  江弘文咽了口口水,强忍着把银票夺过来的冲动,道:“真是个有钱的主啊。”

  “爷的药呢?”周煜霖想起了什么。

  阿尹一愣,挠了挠头皮,有些为难道:“六小姐说,爷抱着银子睡觉,什么毛病也没有。”

  周煜霖身形一晃,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恨声道:“爷在她眼中,就是这么贪财的人吗?”

  江弘文面无表情道:“你还少说了两个字,应该是贪财好色。”

  周煜霖一脚踢过去,江弘文身轻如燕的躲开了,前者再踢,后者再躲,正闹腾着,却听外对有人回话。

  “爷,金府来福求见。”

  周煜霖面上浮起坏笑,玩笑道:“不会是六小姐后悔这些银子,想让人把它拿回去吧?”

  江弘文心思一动,指了指内里,道:“我避避!”

  “什么,慕晚珂要梅、程两家在京畿户部备案的正册户籍。”

  周煜霖惊的从榻上弹起来,脱口而出:“她要这个做什么?”

  福伯想着小姐的说辞,神色一哀。

  “六小姐入了京,想起旧年的往事,这几日总不能入眠,想把两府人的名字,眷抄在佛经上,请延古寺的和尚做场法事。偏偏她以前得过病,记不得那两府有哪些人,老奴年岁大了,以前的故人忘得七七八八,这才厚着脸皮请王爷帮忙。”

  “哎……”周煜霖见他说的情真意切,脸上颇为动容的叹了一声。

  福伯拿眼角打量煜王神色,咬了咬牙齿,噗通一声直直跪下,“老奴求王爷成全。”

  周煜霖如墨的眼中闪过微光,手里的扇子翻转了几下后,亲自走到福伯跟儿前,笑道:“起来吧,我应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