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大佬又想养老了

第2章:陛下被人绑架了(2)

大佬又想养老了 铜臭流香 2022 2019-08-26 11:08:24

  花妖妖看了看身上的里衣,心里有了想法,

  当这个想法在脑海里闪过的时候,她就有了决定,

  便有到了衣柜里,拿出一套红色的罗衣,在屏风后缓缓穿上,

  过了半晌,再次走来。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头发梳起,懒散随性,几分淡漠里夹杂着冷漠的厌世,一身火红罗衣,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因美人穿的凌乱,玉手轻抚屏风,若是世人见到,必定会引起大乱,祸国殃民,若得此人,甘愿如此。

  她随手拿起前面桌案上的毛笔,另一只手慵懒的磨墨,轻轻蘸了一下,在案上的宣纸上写道:

  哥,父皇,我有事出去几天,没有危险,如果有人来和亲,记得拒绝。

  落水的事情,莫要怪春天了,是我想体验一下落水的感觉,毕竟我也是学过武的嘛。

  那个,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看看——妖妖。

  字写的生疏,让人看着变扭,好似主人许久没沾过笔一般,说好看也不好看,却能看出字的主人是一个没有秉性的人,都说字如人,却没人美,就连外面的娇花都显得有些羞愧。

  三天后……

  月光浅浅,东国的御书房还点着烛光。在殿外看守的士兵,困倦的打着哈切,隐隐入睡。

  正在批奏折的东衍,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眉头一皱:“孙佐,没有朕的允许,谁准你进的?嗯?”

  不知何处,清风吹过,额前柔顺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梳起皇帝应有的官发,便衣的龙型图案凸显。黑色的发映着漆黑的眼眸,仿若晶莹的黑曜石,清澈而含着一种水水的冷意。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肤质如同千年的古玉,无瑕,苍白,微微透明,而又有一种冰冰凉的触感。

  唇抿了抿,眉头轻皱,脸上划过一丝不耐。并不影响男子的美貌,只会让世人更加痴迷……

  女子大步走到男子面前,蹲了下来,右手放在书桌上,抵着自己的下巴“你就是东衍?”

  听到女子清冷的声音,东衍愣了一下,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起。正准备说什么,当看清来人,他愣了。

  女子眼睛弯弯,肤色白洁,羊脂玉般的手不安分的动来动去,一会儿翻了翻奏折,一会儿点了点毛笔,眸子没有任何光彩,却没有失了芳华,红衣如火,罗衣穿的松松散散,平白添了点妩媚,让东衍的心无端的跳动了一分。

  东衍有些呆愣的说了句“是,你是何人?朕为何从未见过?”

  花妖妖听到面前的人儿说了句是,她的松了口气,心道:是就好!

  然后在东衍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从背后掏出了一个黑色尺子,还系着流苏。然后……猛的朝着东衍后脑勺一敲。

  东衍刚看到尺子,正想说“你……”怎么进来的?

  刚说了个‘你’字,就晕到在桌子上,脸上还残留着不可思议!

  **

  花连启刚处理好公事准备出门就见到春天焦急的跑了过来,春天拿着一封信,有些惧怕的说“太……太子殿下,奴刚把粥做好就去公主房里,结果……结果……这是公主写给太子的”

  说完,直接跪了下来。低头不敢看太子的脸色。把手里的信举过头顶,

  花连启一听春天的言语,就觉得事情不妙,那丫头还生着病呢,他连忙拿起信,拆开来看,

  半晌后,花连启攥着宣纸,沉默不语,正准备发火,又响起妖妖的言语,只能无奈的泄了气,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只能咬牙切齿“还是这么不让人省心!”视线落在了春天身上,沉声道“杖责20大板,立堂就免了”

  跪在地上的春天,有些惊讶,随后连连谢恩“谢太子不杀之恩”

  所有人都知道进入了立堂的人,没有几个是能活着出来的,即使是活着出来了也是疯疯癫癫的,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听到不去立堂,就相当于得到了豁免,说是惊喜,那是肯定的。

  花连启摆摆手“退下吧,看着心烦”

  春天起身行礼“是,奴这就去领罚!”

  花连启看着远去的春天,心里的不耐渐渐舒缓,又看了看别扭的字体,嘴角轻扬,从小就知道妹妹会写字,自从母后去世后,就再也没写过,今日见这生疏的字体,眼里满是欣喜,抬脚就吩咐下人带路,去皇宫找父皇分享。

  妹妹是学过武的,再加上每天都有隐身跟着排名第一的虎卫,除非是杀手榜第一的戴松,否则没人敢伤了妖妖,虽说虎卫跟着,从未出过皇宫的妖妖着实令人不放心,得让父皇再派些虎卫,才行。

  完全不知道自家哥哥的苦恼的花妖妖,正扛着东衍飞快的跑到了后宫的宫墙前,花妖妖把肩膀上的男子放在地上,蹲着沉思了许久后,猛地拍了拍脑袋,然后二话不说,拎起东衍直接一丢,身体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

  “彭”的一声响,是身体落地的声音,

  花妖妖熟练的爬墙,一个跳跃,跳了下来,惊的虎卫荣廷全程瞪大了双眼!

  直到一声马叫,听到马儿奔跑的声音,看着远去的背影,荣廷才回过来神。

  让我先缕缕,皇上的心肝宝贝妖妖公主出宫了,然后一路骑着马日夜不停的奔跑,直奔东国皇城,看着公主熟练的翻宫墙,他差点从树上跌了下来,

  看到胆大的公主直奔御书房把东国皇帝敲晕扛起来就跑的时候,

  荣廷:“……”嘴张张合合的好多次,最后没说话,沉默的跟在后面。

  脑海里全围绕着一句话!

  公主把东国皇帝拐跑了……

  把皇帝拐跑了……

  拐跑了……

  跑了……

  了……

  此处省略一万字。

  看着颠婆的差点摔了下来的皇帝,荣廷好几次想提醒公主,都没来得及,看着摔了好几次的东衍,他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踹一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