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大佬又想养老了

第10章:陛下被人绑架了(10)

大佬又想养老了 铜臭流香 1751 2019-09-10 20:01:57

  东国,西凉城的一个无人小巷里。

  程娅晦暗的眸子划过一丝难堪“该死,为什么她有广播器!系统,怎么回事?”

  系统强忍着激动的心情,冷漠的说道【又不只是你才是意外,没什么好稀奇的】

  程娅险些破了音“为什么是她!谁都可以,为什么是花妖妖!”

  系统想到花妖妖,赞赏道【她确实不错。】

  如果不是因为能量不足,它也会选择花妖妖的,像那种不带一丝情感的人,虽然不好对付,但是确实最省心的,因为她需要的只是乐趣,活下去的乐趣。

  听到系统赞赏的声音,程娅一直的忍耐终于被瓦解“系统,别忘了,谁才是你的宿主。”

  系统恢复了以往的冰冷【呵,好好完成你的任务,让你死,很轻松。】

  程娅惊愕的睁大了双眼“你……”过了良久,她轻声说“我知道了,一定完成任务的,只是……东皇在皇城,我没法接近他”

  系统道【想办法让东煜带你去】

  程娅攥紧了双拳,指甲深深的钻进了手心里也毫无知觉“他现在还只是把我当成救命恩人,”

  她有两个任务目标,她先选择攻略东煜,只是……

  为什么!

  为什么花妖妖救他的时候他能一见钟情,换了她就不可以?

  她明明很细心的在照顾他啊!她明明记得在书里,花妖妖只是草草的处理伤口,其他的时候都没有管东煜,为什么到了她这里,就成了救命恩人?

  见他的态度,就只是比陌生人强了一点。

  如果不行,再选择东衍吧!

  系统似是听到了程娅的心声【你做的太刻意了,花妖妖不喜欢东煜,可是你一见到东煜就露出花痴的表情,谁都会觉得有目的性】

  大学生怎么到了这里就这么蠢呢?

  程娅哗的一下,红了脸“我这不是没见过那般俊美的人嘛,我会注意的。”

  说完,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吐了一口戾气,转身,离开的小巷,走进了附近的一个客栈里。

  她上了二楼,轻轻敲了敲右边最拐角的门“东王。还在吗?”

  清冷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言简意赅“进。”

  程娅双眸闪过一丝喜悦,“东王,你的伤好些了吗?”说着,她从身后掏出了从系统那里换出来的金疮药“我这里有药,给你。”

  程娅把金疮药,放在东煜的床头旁。视线落在了躺在床上的男子身上

  苍白的脸上滑过汗滴,眉眼如画。暗金色的瞳孔闪烁着难懂的光芒,红唇轻抿。五官出奇的出众,墨发凌乱的落在身后,窗外零零散散的枫叶落在了屋里,形成了一幅惊艳的水墨画,主人的身体不适,更是让这出众的容貌添加了一分暖意。

  东煜侧起身,看了一眼手边的金疮药,眸子忽明忽暗,“嗯,程娅,外面出了什么事?为何听到一女子直呼本王皇兄的名字?”

  程娅捏了捏手心,温和的说“是南国公主,她……听别人议论,好像是说南国公主想要联姻,东皇……我也不知东皇他……”

  东煜抬起了手,制止了她的言语“够了,南国公主并非是这般人,本王有幸见过一次,她并不是要去联姻,旁人的话,莫要信。”

  南国公主,花……妖妖吗?

  见过几次,

  那个想让本王娶了她的人,他见过那个女子,并不是那种人。

  第一次见虽然是惊为天人,但也不是爱慕虚荣的女子,并且南皇宠自家女儿,全国都知道,若是花妖妖想嫁与他,非常简单。

  东煜为了不想提早迎娶王妃,假意委婉的拒绝,随便说了句喜欢程娅的话。

  上次被程娅救的时候,她就直说了是偷偷溜出来的。在皇宫里见到她与国师坐在一起,随手指了一下,南国公主竟然信了,

  南国公主听他拒绝,就没有再次请求,直接对自己的父皇说,算了,既然东王不想,那就不用勉强。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不作不会死(=_=)

  程娅低头,挡住了自己的神情“是啊,我在皇宫的时候从小和她一起玩,也没见她喜欢一个东西超过三天”

  心道:为什么他只是见了几次就知道花妖妖不是这样的人?

  系统这时突然出来[这样的人,不是你理解的]

  程娅心里呵呵:我是不能理解,那又怎么样?

  系统道【任务只是让你攻略目标。你做什么都可以,那个花妖妖别招惹,你首要的目的不是她,】

  程娅:为什么?

  系统道【你的那些阴谋诡计,对她来说不是不懂,而是根本不在乎,我曾经遇到过一次这样的人,那任的宿主,就是打断她的双腿,她也没有想过要恨宿主,她想的只是腿疼,宿主问她为什么不恨她?那人却说:幼稚。】

  程娅惊愕,半晌没有说什么。

  这样的人……

  她自愧不如啊,

  东煜听到程娅的话,心里暗暗思索,

  没有见过喜欢一个东西超过三天吗?

  那真是糟糕的人生。

  他看着发呆的程娅,说道“程娅,你先回去吧,天色已晚,本王该歇息了”

  程娅回了神,见东煜脸上的疲惫,轻声说“好,我先回去了”

  说着,就转身离开了房间,关上了门。

  东煜望着这瓶金疮药,沉默不语,从上次受伤之后,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全,

  过了良久,他拿起药,脱下上身,轻轻涂抹……

  

铜臭流香

剧情有所改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