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有病就多吃药

第二章

有病就多吃药 初藏忆 2018 2019-08-28 16:36:35

  绕是严离若冰冷的性子,此时嘴角也不由得抽搐了两下。

  龙啊,金色的鳞片金色的眼睛金色的爪子,然后严离若就看到那金龙对着她呲牙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幻灭了。

  严离若内心有些许的复杂。

  “几千年了,终于有人类找来这破地了,老子总算可以自由了!”金龙仰天长啸,抖落身上的金子珠宝,飞到严离若身边:“姑娘尊姓大名?姑娘年芳几何?姑娘可否婚配?”

  严离若只听着脑子里关于龙的最后一点幻想,咔擦咔擦,碎成了渣渣。

  “这是哪?什么情况?”严离若扒着龙角,让金龙把她带到地面。“你不知道?”“我应该知道什么?”严离若趴在地上抱着金子拱了拱,钱的味道,真香。

  “这是封印我的地方,让我守护一个手环,可我瞧了几千年也没瞧出来这手环有什么特别。”说着金龙扒拉出一个盒子,踢到严离若跟前:“人类,你瞅瞅?”

  “我叫严离若。”伸手拿起盒子打开一看,手环材质上乘,做工精良,严离若试着戴了戴,没想到这手环自动缩小卡在手腕上摘不下来了。

  眼瞅着金龙一脸震惊,严离若也有些不好意思,人家守了几千年的东西,她给戴了……

  “我把手剁了给你摘下来?”严离若试探着开口,反正她能接回去,到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不不不!你别摘!你就是这玩意的主!老子守了几千年才等来你一个活人,看你没有修为还想着待会把你送出去,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天爷都不让我在这呆了!”金龙仰天大嚎震的山洞都开始摇晃,严离若扒拉着金子等他发泄完,这才问道:“可我没什么感觉啊,这东西有什么用?”

  “滴血,滴血绑定啊。”金龙兴奋的逮起严离若的手指划了一道,把血滴在手环上。

  得,口子又多一道。严离若看得只想翻白眼。眼前环境突然转换,金龙跟她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像是个园林,有山有水有亭子,还有耕地和好多房子。

  “看样子这里就是手环的内部空间了。”金龙绕着房子飞了一圈,冲严离若喊到:“丫头你先看着,我去转一圈。”

  严离若摆摆手,看着金龙在远处嗷嗷叫的欢快,抿嘴一笑,推开最大的一个房门。

  【滴,检测到宿主信息,确认绑定,开始全身扫描,警报,宿主身体过分虚弱且带有伤口,是否开始处理。】

  严离若在一开始懵了一下之后就反应过来,看来这手环也是个幌子,最重要的,应该是这个系统。

  系统流的穿越小说她也不是没看过,没想到有一天会落在自己头上。

  “是。”严离若确认,房间里不知道从哪跑来一个轮椅,严离若坐上之后才开始打量这个房子。

  极具现代化的欧式风格建筑。还有实验室,治疗室,训练室。

  这轮椅把她带到治疗室之后,严离若才发现,这地方跟她在家族中的治疗室简直一模一样,物品摆放,甚至用具。

  【滴,建议宿主先在疗养泉中浸泡伤口再上药。】

  然后轮椅再次启动,将她带到另一个房子里,雾气腾腾,泉水温度适宜,只被雾气环绕着就感觉放松了不少,严离若心中一喜,这泉水简直是雪中送炭。

  【滴,宿主是否开启智能服务?】

  “开启。”

  瞬间,严离若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粉玉雕琢的女娃娃,穿着惹人喜的红兜兜,笑吟吟的看着严离若鞠了一躬:“主人您好,我叫亦琴,是系统空间的智能管家。”

  严离若现在的感觉已经不能用惊喜来形容了。老天对她太不薄了!

  “主人,疗养泉不仅可以促进伤口恢复,而且不会留疤,但是主人的灵根被毒素给堵住了,所以无法修炼。”

  毒?严离若眼神一凛,又是毒,看来严家不是一般的招人嫉妒。“不过主人不用担心,系统的历代主人有炼丹师、炼器师、符箓师、阵法师,都留下了手札供后人学习。虽然现在主人不能进去那些房间,但是我帮主人拿个洗髓丹还是可以的。”

  “洗髓丹?”

  “是的!洗髓丹,补,可洗去体内杂质,强健筋脉,但使用时需保持清醒,否则药效折扣。”

  严离若点点头,看着亦琴迈着小短腿跑出去没一会捧着个小瓷瓶跑回来,笑眯眯的递给她:“就是这个,主人您看……”还没等亦琴把话说完,严离若把瓶塞一拔,凑在鼻前闻了闻,就把瓶子里的三颗洗髓丹全倒进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严离若摆手让亦琴出去,自己沉在泉中等着药力发作。

  另一头的金龙玩了一圈,又是在水里打滚又是嗷嗷大叫的,总算是抒发了内心的激动之情。

  然后盯着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水面,呲牙。

  一口大白牙闪着光,比那鳞片还要亮。

  金龙又不开心了,他想全身上下都是金灿灿的,龙鳞龙爪龙眼甚至龙血都是金色的,除了牙。

  他一口好牙咬天咬地没什么是他咬不断的,就是颜色改改就更霸气了。

  金龙盘在水里,冥思苦想如何让他的牙换个颜色,然后趴水里睡着了。

  那鼾声,哪怕严离若都疼的浑身打哆嗦,也想过去给他一脚。

  亦琴更是双手捂脸,她怎么把那个傻大个给忘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严离若才觉得身上不疼了,这泉水是活水,正好不用严离若再洗一次澡,虽然不知道这水流去哪。

  严离若站起身,拿了亦琴给她准备好的浴袍,伤口已经结痂,就是看着狰狞了些,问题倒是不大。

  亦琴估摸着严离若穿好衣服了,蹦哒着进来:“主人主人,您要不要去测一下灵根?”

  正在系带子的严离若手一顿,脸上勾起一抹笑:“好啊。”

  跟着亦琴走到一个写着“试灵屋”的房子前,推门进去。入眼就是一个巨大的水晶球,连着五根水晶柱子。

  地上还画着五个不知名的图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