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有病就多吃药

第七章

有病就多吃药 初藏忆 2297 2019-09-14 10:23:21

  兽灵森林中围

  棵棵大树枝繁叶茂相互交错,遮得连个阳光都照不进来,放眼望去一片阴沉沉,乍一看跟恐怖片现场似的。

  严离若踩在树枝上跳跃前进。不是她不想走地面,而是怕这落叶下不知道会冒出个什么东西。

  来的时候她可看的一清二楚,有人采草药被藏在叶子堆里的毒蛇瞬间咬死,有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摔进被叶子盖住的深坑里。

  这一大片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年的叶子,隐藏的东西危险系数太高,防不胜防,还不如麻烦一点,省的精神绷太紧,脑子疼。

  赶了一天的路,也才堪堪到达兽灵森林的中围跟外围交界,严离若摸摸肚子,打算去逮个能吃的饱腹。

  “大哥,你说,这森林里真的有宝物吗?”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声有些突兀的传来,严离若这才注意到不远处有一队佣兵,领头的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身旁坐着个跟严离若差不多年纪的姑娘,五官很好看,是那种越看越好看的类型。

  被称作大哥的那人咬了一口干粮,笑了笑:“就算有,我们也不插手。这消息引来了不少高手,也算是间接的给我们开了道,不然咱们也到不了这中围。”

  “大哥说的也是,等完成了这一次任务,让兄弟们都歇一阵子,也好为半年后的佣兵团等级评选做准备。”那女子贴心的递上水壶,有个佣兵恭敬的递给她一块干粮,也是没有丝毫嫌弃或者怎样不满,而是双手接过,还对人道了声谢。

  严离若靠在树上,思考了一下,闪身朝一个方向奔去,不多时手里便逮了只野糜猪。

  这种猪肉质鲜美,但是不好抓,不仅是生活在中围,还狡猾得很,要不是严离若凑巧闯进了野糜猪的地盘,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抓住。

  引着空间的水把猪清洗干净,然后清出一片空地生火架猪撒调料,不多时就香味四溢,严离若这边的动静自然是引起了那一队佣兵的注意。

  “……哥,我……”那女子怯生生的看了看严离若,扭头拽了拽那男子的衣袖。严离若勾唇一笑,故意在猪上划了几刀,估摸着是个妹控,没一会那男子就走了过来:“这位公子,家中小妹想要公子烤得肉,不知可否……”

  “我这人不做亏本的买卖。”严离若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不知公子需要什么?只要在下能办到。”

  “我刚刚听你们说,内围的宝贝?我初来乍到,也不怎么清楚消息,就当我们交个朋友,你给我你所知道的消息,我把这头猪送你。”

  “这……”

  “就这么说定了,让你的人都过来吧,好歹有个姑娘,我这边收拾了几下还算干净。”

  “那就多谢公子了。在下依翰,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叫我若离就好。”严离若低头看了看烤猪,又刷了一层酱。

  依翰去而复返,那小姑娘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看着烤猪的眼睛都泛着光。依翰看着不由得笑着摇摇头:“公子莫要介意,小妹素爱吃肉,我们又是啃了几天的干粮……”

  “无妨,来,坐我这,我给你切。”

  严离若朝人招招手,那小姑娘立马眼巴巴的坐过去,只是那眼神就没在烤猪上移开过,连余光都没给严离若撇一点。

  她也没逗人家姑娘,利落的拿刀片了些肉装在从空间里拿出来放在一旁的盘子里,还贴心的给人了根签子。

  “你比我年长几岁,我就叫你一声依翰大哥如何?”

  “自是可以,那……借一步说话?”

  严离若点点头,随着依翰走到不远处。“我所知道的消息也不过是当时在佣兵公会任务厅接任务时听到的,据说这次内围里的是个蛋,有极强的血脉,具体是什么不清楚,有人说是麒麟,有人说是朱雀,但总归是个不得了的好东西。据传有隐世高人也出来想争一争这宝贝。”

  “传的还挺玄乎。”

  “宁可信其有。”

  “不管怎么样总归还是想去看一眼,不然总惦记。”

  “哈哈,去看看也好,不过我听说有些个高人脾气极其古怪,你可要小心。”

  “那小弟就先谢过依翰大哥的提醒了。”严离若笑眯眯朝人拱拱手,也没在多说什么,又闲聊了几句,就和他分开了。

  空间内亦琴和饕餮还在吵,严离若刚把空间的交流打开,就差点被两个小家伙嗷嗷的叫喊声给吓得差点一脚踩空。

  看了看周围也没人,严离若索性进空间去教育“孩子”。谁料刚走到饕餮跟前解除了亦琴设下的限制,这家伙突然跳起抱着严离若的胳膊朝指尖挠了一下,然后把脑袋凑过去让血点在他眉心。

  瞬间,严离若就感觉到识海里又多了一道联系,而且这道联系甚至要比金澜的粗了快一圈。

  刚刚抵达严家附近的金澜突然狠狠打了个哆嗦,然后就察觉到是严离若新契约了魔兽。

  但是!

  这个新来的家伙为什么要恐吓他!

  他干嘛了?!

  厉害了了不起啊敲里吗?

  委屈巴巴的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金澜打定主意等送完东西要去找严离若问个清楚。

  按照严离若的吩咐,金澜特地把肤色变成正常人的颜色,只是那一头闪亮亮的金发跟瞳色说什么金澜也不换,严离若心想人类里也不是没有异色发异瞳,就随着他了。

  理了理衣襟,金澜敲敲严府大门,立马有个小厮开门来问:“阁下何人?”

  “我是你们小姐的朋友,来帮她送东西来的,你看,这是信物。”说着金澜拿出严离若交给他的玉佩。

  那小厮见了玉佩,立马将金澜请到前厅,然后去通知严老爷子严鹿和大少爷严清川。

  二人来的很快,只是状态都不怎么好,双眼通红胡子拉渣的,这也难怪,毕竟严离若失踪那么多天了。

  看到金澜,严清川快步上前:“我妹妹呢?”

  金澜看着他,眨了几下眼睛,这才想起来眼前这男的是谁:“哦,你就是主人他哥吧,我是主人的契约兽,过来帮主人报个平安顺便送点东西。”

  说完也不等人反应,拿起储物袋就开始往外拿东西:“我看看哈,这是聚灵丹,这个是洗髓丹,这个是进阶丹,哦,还有两把天级的剑,主子说你俩都是修剑道,特意挑的,这些个是草药,我不认识草药,你们看着弄吧,啊,差点忘了还有俩聚灵阵图,就这些,那个……储物袋我得带回去装东西,所以才摆出来,麻烦你们收拾了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严清川跟严鹿早就在金澜说严离若是他主子的时候就已经惊住了,再看到金澜拿出的东西,哪一个不是外边有价无市的宝贝,更别说那两把剑,天级!

  这个大陆已经有几百年没出过天级的武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