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有病就多吃药

第八章

有病就多吃药 初藏忆 2068 2019-09-14 14:28:06

  再看着一脸歉意的金澜,严清川猛地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小妹的契约兽,这意味着,小妹不仅没事,还能修练了,看这样子还是有了不得了的大机缘!

  严鹿一拍大腿哈哈大笑:“天不亡我严家!好,好啊哈哈哈!金澜兄弟是吧,你说你是若儿的契约兽,那你……”豪放的声音突然哽住,严鹿突然反应过来,这是个人形。

  人形契约兽。

  这……

  这他妈是个神兽啊沃日!

  活的神兽!

  实力堪比灵王的神兽!

  灵王是什么?

  仅次于灵神的存在!

  而这片大陆都不知道多少年没出来一个灵神了,这说明什么?

  有这个契约兽在,她孙女能在这大陆横着走!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横着走!

  这是她的实力!

  严清川也是想到这一点,态度也越发恭敬了不少:“爷爷,咱们去后院吧,让厨房做些吃的,正好也到饭点了,今天金澜兄就先在严家歇着吧。”

  “啊成,那就麻烦呃……我就跟着主人叫了,麻烦大哥爷爷了!”金澜笑眯眯的挠挠头,天知道他在那崖底的山洞带了几千年,早就忘了饭菜的味道,严离若又没给他钱,路上自然没吃东西,现下有人盛情相邀,金澜自然是一口应下。

  严鹿摸着胡子,赞赏的点点头,他孙女收的契约兽不错,不像隔壁柳家的那头鹰,区区高级灵兽都傲的跟个什么似的,天天拿喙看人。看看他宝贝孙女的神兽,不高傲不拿乔,谦虚有礼,嗯,不错不错。

  “说起来,老夫还不知道金澜小兄弟的本体呢。”严鹿摸了两把胡子,金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他想了一圈也没想出什么兽类是这个颜色,“哦,我本体是龙,金龙。”金澜不甚在意的开口。

  然后严家二人再次愣住。

  金龙?

  龙不是早就灭绝了?

  他家妹妹/孙女上哪整了条龙?

  还是龙族血脉最高金龙!

  看着两人越发恭敬的眼神,金澜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你们……别这么看我,都是一家人嘛……而且我也不是主人唯一一个契约兽,我跟主子签的主仆契约,主子刚又签了一个,虽然也是主仆契约,但我能感觉到,新来的那个比我还要强。”

  主仆契约?!

  不是唯一一个?!

  还刚刚又签了一个更厉害的?!

  短短半个时辰,严鹿觉得自己都夭寿了十几岁,这是要上天吗?还是说这是厚积薄发?

  可是严离若的筋脉他找了不少人看了无数次,都说是没有灵根,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那你知道……若儿现在什么等级吗?”严清川斟酌再三还是开口问道,“哦,我来的时候主人是技灵师九阶,不知道现在是多少了。”

  严清川当时走路就同手同脚了,技灵师九阶,他比严离若年长了五岁,他才技灵师二阶。

  心啊,瞬间就凉了半截。

  再看看金澜,想想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契约兽。

  心啊,瞬间就凉的透透的。

  再想想他小妹刚签了个比金澜还厉害的契约兽。

  心啊,唉……瞬间就不想跳了。

  路上严老爷子又问了些金澜的吃食上的喜好,金澜想了一阵子,也没想出自己有什么忌口,就是食量比较大,严鹿了然的点点头,吩咐了下人去。

  三人坐在严鹿院子里,四下也没别人,金澜突然叹了口气:“爷爷,大哥,咱严家有姓楼的吗?”

  “楼?倒是有一个,是严家的一个小管事,前段时间来这交账本什么的,昨天刚走。哎?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严清川给金澜倒了杯酒,有些疑惑。

  “我当初是被困在东西大陆交界处的崖底遇见主人的时候,主人身上有数道刀伤,脸上也有一道……”金澜顿了顿:“其实契约兽可以听到主人的想法,但是看样子主人她自己不知道,你们帮我保密哈,就是,我无意中听到,害主人的就是这个姓楼的,跟柳家的柳嫣儿狼狈为奸,说是大哥你不在,有事找严家人商量,还挺急,主人就没多想跟着他出去了。”

  “岂有此理!”

  “爷爷您先别急,金澜兄,麻烦你继续。”

  “嗯,主人不能修炼,身上不少你们二位给的防身宝贝,都被那姓楼的搜走了。我见到主人的时候,满身的血,崖底多冷呢,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也幸好主人命大。”

  “柳家……好大的胆子!”严鹿气的差点没一口气上来,吓得严清川跟金澜慌忙给他顺气。

  “其实……主人的意思是不让我给你们提,但我还是想说,而且主人并不是没有灵根,是因为毒!毒把灵根堵死了腐蚀了,这才看不出来了。”

  “中……毒?”严鹿眉头狠狠皱起,像是想到了什么,重重的叹了口气。

  “爷爷?”严清川有些不明白严鹿态度的转变,“没什么,东大陆,柳家,是时候消失了。”严鹿抬头看了看天,有些阴沉。

  柳老头啊……不是我不想给你后代留后路,我暗中帮了你们柳家多少次,你应该能在天上看到吧……

  你救了我一次,你走后我答应你帮扶柳家,现在的柳家已经是东大陆仅次于我严家的存在,我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

  但是你孙女柳嫣儿的所作所为,恕我无法接受,也不能原谅!

  “可是……前段时间柳家想让柳嫣儿和我联姻,我当时其实没答应,会不会是因为这个……”严清川好看的眸子有些自责,果然还是他把那女人想的太简单了么……

  “哎呀好了好了,我也就是知会你们一下,主人也没事还因祸得福了,说起来还是不错了,而且主人的意思啊,他们有命抢她的东西,不一定有命用呢,您二位就放宽心。”

  “说的也是,正好菜来了,这酒可是我专门酿的沉寂,保管喝完一杯昏昏沉沉安安静静!”严鹿也不在纠结什么,给金澜换了个杯子倒了一杯酒。

  酒的颜色是紫色,映在杯子里煞是好看,严清川嘴角抽了抽,他就是怕老爷子拿沉寂才提前把果酒拿出来。

  没想到老爷子居然随身带着,还嫌弃他酿的百果露?

  个老不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