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有病就多吃药

第十章

有病就多吃药 初藏忆 2144 2019-09-18 14:41:31

  金澜晃晃悠悠的爬起来,缩小了一半的龙身还打了几下哆嗦,看得严离若都想连他的龙鳞都扒个干净,饕餮被金澜压在身下蹬了半天半天也没把自己蹬出来。

  顾凉封看着小丫头气得跳脚的样子,好心情的坐在一旁的树杈上隐藏好气息。

  然后一个轻微的“咔擦”。

  顾凉封脸色一变,严离若警觉的抬头,二人就那么互相看着,看到顾凉封摔到地上。

  隐木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死命的抠着树咬着手,生怕露出一丁点声音,刚刚他在跟兄弟们开着水晶石用精神力汇报情况时,好巧不巧把顾凉封给照进去了。

  隐家五兄弟,第一次,看到自家主子这么呆的一面,除了隐木之外一个个全都笑疯了。

  隐金:“卧槽哈哈哈哈哈,主子这是看傻了?”

  隐土:“神级操作,千年难得一见。”

  隐火:“除了精灵王……也就精灵王能让主子失态了。”

  隐水:“老木!不要怂!和我们一起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隐木:“……”一群畜牲怕是想他死!

  严离若也没忍住笑出了声:“我还以为是谁呢,大叔?你怎么在这呀?”

  大叔?

  本来尴尬得想开溜的顾凉封瞬间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隐木那头再次炸开了锅。

  隐火&隐土:“哦~~大叔哟~”

  隐水:“哦~~拐小孩子咯~”

  隐木:“……”脸抽筋了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

  “大叔?”顾凉封挑眉,严离若煞有其事的点头:“那不然呢?我叫你什么?”

  严离若突然生了逗他的心思,说来也怪,看到这个人,总有种熟悉的感觉,上一次莫名其妙的紧张也是,这一次的安心也是。

  就好像潜意识的觉得眼前这个人不会做伤害她的事,而她也可以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他一样。

  说起来他们只见过一次,这才第二次。

  严离若脸上笑眯眯,脚步却一点点朝后挪,金澜这时也缓过劲,两眼刚一聚焦就看到顾凉封的身影,登时吓得声音都变了调:“封封封……封爷!”

  吓得严离若一脚踩到金澜爪子上,疼得他一缩,连带着差点把严离若掀在地上。

  严离若打了个趔趄站稳,才反应过来金澜刚刚那句话,看了顾凉封一眼:“封爷?”

  顾凉封“啧”了一声,这两个字怎么她念出来这么不对味。

  还没等他说什么,森林内围突然红光大盛,亦琴的声音传来:“主人,是那个天地奇宝,看样子马上就出世了!”

  严离若应了一声,朝顾凉封喊道:“有缘再聚!”说完一把扯上金澜,灵力全开朝红光所在的位置奔去。

  “隐木!”顾凉封唤了一声,隐木立马收了水晶石跑过来:“主子!”

  “开心吗?”

  “啊?”

  “待会去无祭空间待几天。”

  ???

  无祭空间,里面就是个修罗场,身为顾凉封的手下,最不想去的就是这个地方,去了至少脱层皮。

  顾凉封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隐木低下头,闷闷的应了一声走了。

  水晶石没关,虽然看不到景象,但还是可以听得到声音,当听到顾凉封让隐木去无祭时,四个人再次笑得鬼哭狼嚎。

  隐木握拳:‘一群畜牲!’

  严离若一手抱着饕餮一手拎着金澜,几息之间就来到红光大盛的位置。

  只见周围站了一圈人,看到她,一个个都跟退潮似的离她老远,还用惊恐的眼神偷看了好几眼饕餮。

  得,兽灵城的事传的还挺快。

  严离若试图找个人搭话,结果没走两步,以她为圆点半径三十米没有一个人,泾渭分明。无所谓的耸耸肩,站在人群外层靠着树抱着剑闭眼假寐。

  四周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在静静的等着那天地奇宝出世。

  不知过了多久,红光慢慢弱了些,众人这才看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严离若也抬了抬眼皮朝那瞄了一眼,瞬间睁大了眼睛。

  的确是个蛋,但是蛋上有着黑红色的花纹,模样分明是个麒麟,红色的光,火属性,是麒麟一族中攻击力最强的火麒麟!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看到那把权杖一样,就好像在等着她的到来。她一来,所有东西都慢慢出世,复苏,然后,由她一一找回。

  严离若大体扫了一眼人群,大部分都是技灵师,有十几个是技尊师,还有三个灵尊王。

  心有些兴奋,她不缺灵力不缺技能,只缺对战经验,而且她还有饕餮跟金澜,若是真的到了生死攸关之际,她也有把握逃生。

  正当严离若YY着作战计划时,其中一个灵尊王突然双手一翻,两把泛着绿光的剧毒匕首直直插入那二人丹田处,这毒见血封喉,霸道至极且没有任何解药或者续命的法子。

  人群一阵哗然,那老者将匕首收起,轻蔑的看了地上快要断气的二人,哼了一声:“老二老四,别怪大哥我心狠手辣,今天,这蛋老夫要定了!”

  听这话,严离若突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这里的人……好像不认识麒麟?

  花纹都那么明显了,这些人估计也就是冲着这天地奇宝的名头而来,实际上一个个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

  除了严离若。

  怀里的饕餮蹬蹬脚,趴在她肩头咬耳朵:“主人主人,抢下来好不好,我好久没和他见面了,还挺想他的。”

  “你认识?”严离若有些惊讶。

  “嗯……很久很久没见过了,不过他以前对我挺好的……就是老限制我吃东西。”

  严离若笑着摸摸饕餮毛茸茸的小脑袋:“你都开口了,那我自然要把你朋友抢过来。”

  众人隐隐化为三派,一派是以那灵尊王为首,一派是众散修,一派是严离若。

  红光消散,那蛋悬在半空,周边空间像水纹一样一圈一圈的漾开,很快,大地震动。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惊恐的喊了一句:“兽潮!是兽潮!跑啊!”

  刚刚还分成三派站立的人,瞬间成了一盘散沙。

  各种地上跑的水里爬的天上飞的,兽类,蛇群,狼群,还有平时看着温顺的野糜猪,灰鹰,一群群像有组织一般朝人群攻击,前卜后继,无惧死亡。

  可偏偏,严离若身边一个兽类都没靠近过。

  而饕餮也没有放出气息。

  严离若挑挑眉,似笑非笑的撇了一眼蛋,就看到那空中悬浮的蛋肉眼可见的哆嗦了一下。

  这是……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