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有病就多吃药

第十二章

有病就多吃药 初藏忆 2251 2019-09-22 01:43:28

  最后蛟龙在另外两兽凶残的目光中还是和严离若签了主仆契约,然后委屈巴巴的被收进了空间。

  “主人,实时信息,摄雾学院马上要开始招手新生了,主人要不要去玩玩?”

  “摄雾学院?”

  “是的,摄雾学院是次元大陆最强的学府,成功从里面毕业的大都飞升去了上界。”

  “上界的标准是?”

  “灵神。”

  啧。

  严离若撇撇嘴,她早在知道这大陆的名字时就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还真没想到去上界的要求这么高。

  灵神。

  怪不得这片大陆没有灵神。

  严离若只是略一思索,便决定去摄雾学院。

  距离开学报名选拔还有两个月,严离若决定先在空间修炼一个月,剩下一个月回一趟严家,把那些个杂碎处理了。

  进空间,调时差,在炼器屋里摆好聚灵阵之后,跟亦琴打了声招呼,让她一个月之后叫自己,免得忘了时间,这才关了房门开启结界入定修炼。

  外界一天,空间十天,再加上严离若越强空间灵力就越多,现下连河里流的都是灵力凝聚而成的灵水。

  饕餮跟金澜和蛟龙天天趴在河边喝,可惜金澜一次不能喝太多,不然消化不了会出事的。

  修炼之人的时间弹指一挥间,饕餮被位面压制了许久的实力在灵水的滋养下开始慢慢恢复,跟严离若契约之后位面压制也不复存在。

  蛟龙已经到达了高级灵兽的瓶颈,只要有合适的契机,就能够蜕变成龙,成为神兽。

  只有麒麟好像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亦琴利用空间管家权解除了结界,看严离若运行完一周天之后,出声叫了她:“主人,一月时间到了。”

  严离若缓缓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周身轻松无比。

  站起身,脚下展开法阵,四个月亮八颗星星,技尊师八阶!

  满意的点点头,严离若出了空间,照着地图在中围扫荡了一圈后,严离若直接驭着灵力去了严家分部。

  川城。

  大大赌场。

  “哎呀楼大哥?行不行呀?别又穿着衣服进来光着身子出去昂?”一个男人阴阳怪气的说着,紧接着传来一阵大笑。

  一个中年男子满头大汗,光着膀子梗着脖子大吼:“再来!”

  他就是楼管事。

  严离若站在跟前,光线原因居然没人注意到她。

  她记得,当初被楼管事搜去的宝物,哪怕就是卖,怎么着也能卖几千个高级灵石。

  还真是能赌。

  不过严离若也不会这些玩意,更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站在一旁眼睁睁看着楼管事输的只剩一条裤衩子,被人从赌场里扔了出去。

  那楼管事一脸愤怒指着大门骂到:“狗眼看人低的玩意,我可是严家的管事!一个破赌场敢扔我?信不信我带人平了你这地方!”

  “哎呦,您这么有能耐啊,来呗,严家怎么了,你看你爷爷我害怕了?”

  一个梳着像是鸡冠头的男人摇头晃脑的从里屋走出来,看着楼管事不屑的嗤了一声:“垃圾。”

  “你!你们!你们给我等着!”

  楼管事愤愤的一甩袖,怒气冲冲的扭头走了。

  那鸡冠男直接翻了个白眼,好似根本没把楼管事的话当回事:“天天让老子等,也没见他来过真的。”

  “他也就是过过嘴瘾,一个严家分部的小管事,能有多大权利。”

  另外一个人一脸恭敬的递上瓶酒,开盖瞬间酒香四溢。

  严离若觉得有点馋。

  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喝酒的时候。

  虽然真的很香。

  妈的。

  待不下去了。

  严离若转身离开赌场。

  楼管事走的道有些偏,严离若七拐八拐的才从小巷子里跟上他,跟亦琴要了条黑巾,把面具摘下戴好之后在脑后打了个结。

  然后直接蹿到楼管事身前。

  那楼管事还在骂骂咧咧,时不时还瑟缩一下身子搓搓胳膊,猛地看到眼前出现一个明显不是正经打扮的人,吓得他差点没原地一蹦三尺高,连说出的话都变了调:“你他妈谁啊!”

  “有人出了三百高级灵石买你的命,老子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说着亮出剑,作势就要朝楼管事身上捅。

  那楼管事只是个大灵师六阶,见这阵仗吓得差点没坐地上,赶紧掏出储物袋颤颤巍巍的递过去:“好汉饶命!我出六百!我给你六百高级灵石,你饶了我行不行?”

  “做我们这一行都得讲信用,要不然谁还敢雇我们。”严离若装模作样的演戏,倒还真把人唬住了。

  “那我出一千!我出一千买你一条消息,你告诉我谁想要我的命?”

  “做我们这一行最忌讳透露雇主信息……”

  “两千!”楼管事那声音都变了调,跟太监似的又尖又细,听得严离若耳朵都要炸了。

  “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问了,那行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严离若摊开手,伸到楼管事眼前。

  “我……我现下没那么多钱,你跟我回去拿怎么样?”

  “行啊。”严离若也不怕他搞什么花样,就这么大咧咧的跟着人走。

  一路上楼管事不停的回头看一眼严离若,生怕她跑了似的,严离若也不在意,随手在他身后武着剑花,声音听得楼管事头皮发麻。

  很快到了严家分部。

  楼管事走的是后门,后门离他房间也近,没几步就到了。

  楼管事带着严离若进了屋,跟做贼似的关好门拉好窗。从床底的拉出来一个箱子,里面锁着五个储物袋。

  楼管事拿了两个递给严离若:“这是两千高级灵石……你现在告诉我吧。”

  严离若颠了颠储物袋,这才慢悠悠开口:“是柳家的人。”

  “柳家……柳嫣儿!”楼管事一改一开始的怯懦,一把将桌上的东西全扫到地上,严离若不在意的拿着剑走到他跟前:“消息我也跟你说了,你的命是不是也该给我了?”

  “不!你在给我点时间,我要弄死柳嫣儿那个小羔子!”

  严离若挑眉,撇了他一眼:“老子的时间有限,没那闲工夫和你耗。”

  “就三天,三天,我再给你两千灵石,给我自己续命。”说着又拿了两个储物袋递给严离若,那看储物袋的眼神跟看儿子似的。

  严离若装模作样的沉思了几秒钟,却是快速的在炼丹屋里找了瓶丹药,收了剑直接捏着楼管事的嘴给他灌了下去。

  “防止你跑,省的我再去找,三天之后你要是不在这,我不亲自动手你也会暴毙。”严离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煞有其事的开口。

  听得亦琴眼角都有点抽。

  一瓶醒酒丹主人都能面不改色的说成是毒药,啧……

  莫名有点心疼楼管事……??

  啊呸,明明是活该。

  亦·一秒邪教·琴还是坚定的站在主人一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