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有病就多吃药

第二十章

有病就多吃药 初藏忆 1376 2019-09-30 23:58:19

  七个大字瞬间看懵了严离若,饕餮确实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只是多了几分悲伤与无奈。

  “这是什么意思?”严离若皱起眉,她本能的觉得这个气息太过阴暗,但却让人生不起丝毫的厌恶反感。

  “主人,我觉得你还是进去看看比较好。”亦琴在空间紧张的绞着衣角,如果她没猜错,这个字体,应该就是精灵族的那个人……

  严离若点点头,抱着饕餮抬腿走进去,金澜在身后跟着,刚碰到门边,就直接被一道神秘的力量震开,直接跌坐在一旁。

  “啥意思?不让我进?”金澜拍拍衣服站起来,一脸茫然。

  “看来这门上是有什么……关于龙族的禁制?”严离若猜测,饕餮表示憋笑很辛苦,肚子疼。

  金澜又试了一次,结果被震开的更远,气得他露出一口大白牙就想上去咬,还是严离若制止了他:“你要不先回空间,外面有饕餮陪我,不会有事。”

  金澜一脸挫败的点点头:“那好吧,你万事小心。”

  安顿了金澜之后,严离若抱着饕餮进了那扇神秘的门。

  门前门后就像两个不同的世界。

  门前是山洞,门后是仙境。

  灵雾缭绕,灵泉潺潺,只是地上的落叶昭示着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了。

  萧瑟的仙境。

  很矛盾。

  严离若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这里的灵力比空间还要浓郁几倍。

  这就像一个人的府邸,严离若经过花园,穿过小径,来到一处名为“沉泫”的阁楼前站定。

  饕餮探出脑袋,看着身后刚刚走过的路,一时之间只觉得鼻子一阵酸涩……

  “沉泫哥哥,长老们为什么说,人类是一个矛盾的种族啊?”

  “因为光暗本是对立面,可这两种特性却能在同一个人身上体现。”

  “那我们呢?”

  “我们是精灵,精灵属于光明。”

  ……

  “沉泫!你身为精灵王身边的大骑士,居然自甘堕落到心生阴暗!”

  “你居然残害族人!你不配呆在精灵王殿下的身边!”

  “自甘堕落的暗精灵不配!”

  “逐出精灵一族!”

  “逐出精灵一族!”

  “逐出精灵一族!”

  ……

  “我尊敬的精灵王殿下,您来了。”

  阁楼的大门自内向外打开,严离若抬头看去,一滴泪自脸庞滑落,恍惚间严离若仿佛看到了一个如神袛般存在的男人。

  高贵而优雅,像最完美的执事,又像是最忠诚的骑士。

  “……沉泫哥哥……”严离若无意识的呼唤出声,却在下一秒蓦然回神。

  为什么她会有如此悲伤的感觉?

  饕餮直接从严离若臂弯里跳了下去,直接冲到沉泫身边兴奋的大喊:“沉泫!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出事!当年你绝对是被人冤枉的!”

  沉泫笑了笑:“殿下,好久不见。这只是我留下的一抹神识罢了,我确实是成了暗精灵不假,但我没有残害族人,至于到底是谁干的,当年我没能查出来。”

  “肯定是那个人的计谋,要不是他,主人跟封爷也不会……”饕餮慌乱的住了嘴,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严离若。

  “说说吧……关于我,关于当年,关于精灵一族,还有关于顾凉封。”严离若也走过来,坐在一旁。

  沉泫笑着摇摇头:“您的实力现在还是太弱,其实知道太多对您现在没有什么好处,但是您既然开口了,那请您务必听好。”

  “您是当年精灵一族的王,有着无比强大的实力与血脉,跟顾凉封是没拜完堂的夫妻。”

  “有人为了阻止你们,不惜动用了上界绝大部分的力量。”

  “当年的事牵连甚广,不是一句两句说的清的。”

  “至于顾凉封,殿下,您可以全身心的信任他,他是一个永远不会背叛您的人。”

  严离若笑了笑:“你对他的评价还真是高。”

  沉泫抚着饕餮,闻言无奈的叹口气:“想当初我还阻止过他来找您,结果那小子差点没把我扔去花舞楼,从那之后我就对他敬而远之。”

  “索性他人品还看的过去,你们又是真心喜欢,我自然不会再去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

  “后来族内出了变故,我也就离开了。”

  花舞楼,一听就知道是个什么地方。

  沉泫这人一看就是那种冷心冷情的人,顾凉封这手段,还真是……让人气的牙痒痒偏生又打不过。

  沉泫拿出一个玉佩,递给严离若:“这是我这府邸进出的钥匙,您把它炼化后,这就是您的所有物了。”

  “可是……”

  “我本就是一个死人,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让您拿去用。”

  沉泫说着,身体便开始涣散。

  本就是弥留之际靠着执念留下的一抹神识,现下见到了人,也就没了遗憾了。

  饕餮死死拽着沉泫的衣角:“你别走好不好,殿下现在还很弱,你像从前一样再陪陪她好不好?”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殿下,保重。”

  严离若看着金光散去,眼中泪水止不住的翻涌,她其实什么都没印象,不知道顾凉封为她做的一切,也不知道沉泫是谁,更不知道上界的恩恩怨怨。

  她本想陪着爷爷哥哥安安稳稳平平淡淡守着严家过完这辈子。但金澜、顾凉封、权杖、饕餮、沉泫的出现,无异于是坚定的告诉严离若,不可能。

  她的一生注定会不平凡,注定会惊险万分。

  一切早已注定。

  只等她来到这里,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而已。

  严离若擦擦眼角的泪,心里坚定了要去上界的想法。

  伸手抱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饕餮,她朝阁楼上层走去。

  一共七层,每层放的东西都不一样。

  第一层是功法,暗精灵功法。

  里面详细介绍了暗精灵的由来以及修炼功法及各种招式。

  本来精灵一族是没有光暗精灵之分的。

  精灵一族热爱和平,厌恶战争,族内更不可能会有所谓的内战,因此,精灵一族并不能理解人族一天到晚为了钱权自相残杀的样子。

  精灵虽然不理解,可还是跟人族有商业上的交流。

  但是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时间久了,精灵里也慢慢的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不满于现状,想要打破和平的局面。

  心里一旦开始出现阴暗面,就会慢慢的扩大,然后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精灵发现,自己修炼的灵力变成了灰色。

  可精灵一族的灵力本是清澈纯洁的木系绿色。

  恐慌渐渐蔓延至全族。

  尤其是沉泫,精灵王殿下身边的大骑士的灵力也出现问题时,精灵一族爆发了内战。

  精灵一族整体实力急剧下降,更是分化出了光暗两派,相看两相厌。

  原本的精灵一族的功法也无法被暗精灵所修炼。

  沉泫闭关数百年,以自身心得所著,给了暗精灵量身定做了适合的功法。

  但自己也受了重创。

  此举遭到光精灵一派的不满与抵制。

  暗精灵有心维护却不敌光精灵。

  沉泫无奈离开了精灵一族。

  之后沉泫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如果说光精灵是远程箭术的佼佼者,那么暗精灵就是能够利用环境隐身的近身刺客,一把短剑,定生死。

  暗精灵内心的阴暗面所衍生出的嗜血能力,更是大大提高了他们的单人作战能力。

  这本书的最后还有一句话:

  血脉压制。

  这说明不管是光精灵还是暗精灵,不管有多强,在精灵王面前,依旧是犹如蝼蚁般的存在。

  严离若将这本书单独收进空间,然后粗略翻了翻其他书,都是精灵一族,那些所谓的光精灵的功法。

  箭术,净化之力,木系亲和力,丹药炼制还有速度反应力。

  严离若身为人类,本就有着阴暗面,再加上沉泫的遭遇,她对那所谓的光精灵是没有一点好感。

  她现在的箭术虽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但论准头论威力也不比人差。

  至于丹药,她空间又不是没有炼丹手札。

  总之,光精灵功法是被严离若从头嫌弃到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