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有病就多吃药

第二十一章

有病就多吃药 初藏忆 2390 2019-10-01 21:05:13

  还是饕餮拉了拉严离若的衣角劝道:“主人,收了吧,再不济咱给自己人练,咱肥水不流外人田。”

  “但是沉泫创的暗精灵功法更适合我现在的状态。”严离若还是决定主修这一本,其他的以后再说。

  如果说光精灵是法师,暗精灵就是战士刺客,明明可以两两想补,让精灵一族整体实力大升,偏偏要搞分裂。

  她是真想不明白那些个所谓的精灵的想法。

  也就听了饕餮的话将这些东西全部收进空间,让亦琴去分类整理了。

  二层是些弓,小到地级大到神级应有尽有,甚至还镶嵌了灵石。

  一个字,豪。

  严离若依旧是通通收进了空间。

  三楼设有禁制,明确表示严离若现在实力太弱,无法进入。

  ???

  她技尊师……行叭,在上界那个飞升都要灵神的等级来看她确实弱的一批。

  算算时间,在这里也呆了将近一个晚上,严离若不再耽搁,当即开始炼化玉佩。

  沉泫考虑的很现实,玉佩的表面禁制并没有多少,而是等严离若炼化后才会以她为主,自动生成更为复杂的禁制。

  这也省了严离若的麻烦。

  不消片刻,玉佩就已经炼化完成,看着焕然一新甚至有流光飞舞的玉佩,严离若心情也变好了不少。

  出了府邸走出矿洞,严离若素手一挥,灵力包裹住整条灵脉,心念一动,全数收入空间。

  亦琴动用空间管家权,开始开凿灵脉上的石头。

  瞬间空间里充满了“乒乒乓乓”的动静,还好亦琴有先见之明的给炼器屋开了隔音结界,不然得把麒麟给吵醒。

  严离若驭起灵力,快速赶回了中心城。

  柳家主正带着柳嫣儿在一家医馆,一个炼丹师正在查看她的脸。

  已经开始溃烂。

  那炼丹师看了半饷摇摇头:“令千金的脸可以确定是毒,但这种毒我是从来没见过,解毒丹虽然有,但我也不能保证令千金吃了不会再诱发什么其他病症。”

  “解毒丹给我!我要最好的!”此时柳嫣儿带着黑色的面纱,露出的眼中是止不住的惊恐与疯狂。

  柳家主很想说家中已经没有钱财能够支付的起解毒丹的昂贵费用,但看着自家女儿的神情,这话愣是没敢说出口。

  那炼丹师只好点点头,拿了一份二转青纹的解毒丹给了柳嫣儿:“费用是十万高级灵石,您是划卡还是现付?”

  柳家主张张嘴,还没等说什么,柳嫣儿就迫不及待的一口吞了丹药。

  一会功夫脸上灼烧的感觉就慢慢的消失了,柳嫣儿有些放松的露出笑容,刚想说些什么,还没等张开嘴,身上就传来一阵阵的灼烧感。

  还是那熟悉的灼烧感。

  熟悉的让人崩溃。

  柳嫣儿慌忙撩起衣袖,本来光滑的胳膊上也开始腐烂,后背也渗出血水,脸上的溃烂更加严重,一块块烂肉从面纱后掉下来,几乎都能看到森森白骨。

  “怎么……怎么会这样!这不是解毒丹吗?为什么解不了!你这丹药是不是假的!”

  柳嫣儿不顾身上的疼痛,掐着那炼丹师的脖子狠命的摇晃,力道之大让脸上的面试都掉了下来。

  一张放大了的溃烂发臭的脸就这么杵在那炼丹师眼前,硬生生把人家二转炼丹师给吓晕了过去。

  柳家主赶忙拉开柳嫣儿抬手就是一巴掌:“你疯了吗!这他妈是二转炼丹师!你有几条命你跟他动手?你想让柳家死在你手上啊!”

  柳嫣儿捂着脸,只觉得被打的地方钻心的疼:“柳家柳家,你心里就只有你的柳家!你看看我的脸,爹你看看,我的脸!都烂了!你怎么还下得去手打我!”

  柳家主看着沾满了血水的手,只觉得一阵恶心:“行了!人家一开始就说了不知道会有什么病症,你自己巴巴的要的解毒丹,你还有脸怪人家?”

  严离若吃了变形丹改了面貌装作来看病的病人,闻言还悄咪咪的竖了个大拇指。

  这三观还是可以的。

  柳嫣儿自己作,作到连她爹都看不下去了。

  这一巴掌打得真舒服。

  只见柳嫣儿颤抖着伸手指着柳家主,尖利的嗓音犹如恶鬼哀嚎:“我是你的女儿!你的亲女儿!你不向着我向着个外人也就算了,你嫌弃我是什么意思?我变成这样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你!姓柳的你还是不是个人!”

  紧接着,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捂着脸抽泣:“要不是你那些个小妾,我至于变成一个没娘疼的吗?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不是因为你!”

  一个侍者皱着眉头走过来:“请问二位现在可以支付解毒丹的费用了吗?一共十万高级灵石,您是想划卡还是现付?”

  “可……可不可以宽限几日?我是内城柳家家主,这次出来没带那么多钱,等我回去一定给你们送过来。”

  “你们家的事谁不知道,你柳家的老底都让你买美面丹给祸祸干净了,你哪还有钱?实在不行就划商铺抵押,反正我家主子说了,概不赊账。”那侍者颇有些高傲的瞥了一眼柳家主,然后朝他伸出手:“请问柳家主考虑的如何?别处还有好些客人呢。”

  “呵……老子叱咤内城这么多年,还当真是头一回遇到你这种小侍者,就算我柳家没了钱,这话也不是你这种级别的蝼蚁能说的!”柳家主灵尊王的一击,直接将那侍者打飞了出去。

  楼下的动静终是引起了楼上的注意。

  一袭白衣自楼梯转角出现,严离若抬头望去,这才发现是一个年轻人,干净得像是不食人间烟火般,缓缓走下,站定:“是何人在我的医馆闹事?”

  “沃日!居然是左恒舟!”饕餮惊呼出声,严离若低头看他:“左恒舟?”

  “是封爷的朋友,彻头彻尾的医痴,可怕得很。”

  严离若挑眉,居然能让饕餮说出可怕二字,有点意思。

  饕餮窝在严离若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才用契约联系在识海里跟她直接对话:“左恒舟是上界有名的九转青纹炼丹师,也算是封爷的小迷弟,在上界几乎是除了封爷其他人的面子都不给。”

  “以前封爷受伤都是他给炼丹,后来封爷遇上了主人你,当初你的的炼丹术也是九转,而且还是极其罕见的白纹,完美品质,左恒舟从那之后就沉迷炼丹医术连封爷都不怎么搭理了,但两人关系还是挺好。”

  “他曾经炼一种丹药炼得差点走火入魔,还是封爷跟你两个人联手才救了回来,只是从那之后这人就好像没了七情六欲似的,整个人都冷冰冰的。”

  “甚至连曾经最爱的医术也不能让他提起兴趣。但是还是那么厉害就是了。”饕餮语气里充满了惋惜,严若离了然的点点头,原来如此。

  “就算这么说,他一个上界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饕餮脸埋在严离若怀里,他总不能说,左恒舟就是来找您比丹术的?

  自从他被救了之后,就自觉医术低你一等,然后疯狂炼药还找老子试药差点没把老子毒嗝屁?

  这话他能说?

  怕不是想他死哦哈麻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