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有病就多吃药

第二十二章

有病就多吃药 初藏忆 2317 2019-10-02 22:34:48

  “是我!内城柳家家主!”柳家主一拱手:“没想到在这小小的医馆里侍者的口气如此狂妄,原来是有如此绝色在背后撑腰啊。”

  “噗!咳咳……唔!”饕餮惊得直接被自己口水呛到,严离若麻利的将他嘴一捂,头一盖,然后朝那边剑拔弩张的两人歉意一笑,抱着凳子朝后挪了挪。

  “主人!闷死了要!”饕餮在识海疯狂大喊,这才严离若松了手,只是头还盖在衣袖下。

  笑话,这两人可是见过的,万一让那什么左恒舟认出饕餮,然后透过饕餮认出她来,啧,鬼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索性左恒舟只是皱着眉头朝这边瞥了一眼,暂时还没有什么举动,严离若也就暂时放下心来准备吃瓜看戏。

  “如此……绝色?”左恒舟冷冷淡淡的声音重复了一遍柳家主的话,冷哼了一声:“无知。”

  “你!狂妄小儿!我看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柳家主是火属性灵力,当即也不再有所顾忌,反正柳家算是毁了,柳嫣儿又是如今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连最起码的联姻都没法做,索性破罐子破摔。

  等他俘了这美人,定要他知道些厉害!

  无数火线自柳家主身上蔓延出来,火线所到之处,点燃一切。

  一时间,医馆里尖叫声,凳子桌子的碰撞声,竟然比柳家主的狂笑声还要大。

  左恒舟冷眼看着,就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眼神除了不屑,再无其他。

  柳嫣儿此时早已经疼晕了过去,不然还能好好欣赏欣赏她爹难得发威的时刻。

  柳家主不再收敛自己的实力,灵尊王的威压释放的彻彻底底:“小子,跪在我脚边磕个头道个歉,说不定我还能饶你一命,不然,你这小小的医馆,包括你,可就保不住了!”

  严离若调动着灵力抵御着柳家主的威压,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打就打呗,放你大爷的威压,老子想看个戏还这么费劲。

  还是饕餮感觉到她有些微颤的身子,瞬间反应过来,眼中凶光大盛,露出头朝那柳家主就是一声兽吼,直接将一个灵尊王生生震得连灵力聚集都暂时做不到,甚至眼睛耳朵鼻子里都流了不少血,直接晕了过去。

  严离若只觉得身上一松,听到耳边的兽吼,顿时心里一咯噔,完,绝对要被发现了。

  果不其然,左恒舟探究的目光盯上饕餮,严离若干脆在识海中说道:“快点,学两声狗叫,回去给你买好吃的。”

  饕餮:???

  可是架不住美食的诱惑,饕餮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张嘴叫了两声:“汪汪……”

  当时左恒舟就笑了。

  直接跳到严离若面前:“几千年前的把戏还来一遍,你真当我药阁阁主是傻子不成?”

  ???

  又是几千年以前?

  好的,知道了,尼玛你们一个个都是老妖怪。

  就我是个单纯可爱十几岁少女。

   MP。

  饕餮眼神可怜巴巴的看着严离若,吃的,还算数不?

  吃个屁!严离若一眼瞪回去。

  饕餮瞬间整个直接萎了。

  “凉封说了这家伙的事,你想怎么做?”左恒舟没再揪着刚刚那事,看着严离若,明明还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现在看来,这家伙不像是表面样子那么简单。

  “杀了吧,还有那个女的,留着也是祸害。”变性丹的药效过去恢复本来面目的严离若抱着饕餮站起身,拿出化尸粉,直接撒在两人身上,剧烈的疼痛将两人硬生生的疼醒,柳嫣儿尖叫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严离若完美无缺的脸,和她身边站着的左恒舟。

  “严离若?不!不不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呢?我明明把你刮花了脸打死了扔下的悬崖!你死了!死了!这一定是在地府,哈,地府!”剧烈的疼痛加上柳嫣儿内心的愤恨恐惧,一口黑血就这么喷了出来。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你现在马上就要死了,而我还是会活的好好的。”淡漠的语气,加上她不屑的表情,看着柳嫣儿的眼神中满满都是讥讽。

  “妄想嫁入我严家?你也配?也不想想,柳家是靠的什么才跻身内城四大家族,你们心里还真是没有一点数,一群严家的蛀虫,爷爷是看在当年柳老的面子上帮扶柳家,一再忍让,但是柳老救的是我爷爷,不是我。”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想对付你们柳家,因为爷爷对柳老有愧,所以对于柳老的遗愿,爷爷一直记着,一直明里暗里帮着你们。可错就错在柳嫣儿,你,先动了手。”

  “既然你打破了严柳两家的平衡,那我何必手下留情?”

  “你现在受的疼,都是当初你加在我身上的,感觉如何?”

  严离若嘴角带着肆虐的笑,化尸粉不要钱似的倾倒在柳嫣儿身上,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化成血水,这才收起瓷瓶,看了一眼左恒舟:“这医馆你还要吗?”

  “随便你,反正我来这就是蹲你的。”左恒舟面无表情的耸耸肩,先一步走出医馆,严离若跟在他身后,在走出医馆的瞬间,一招三千流火,将医馆化为了灰烬。

  左恒舟默默地看着,然后拿出一张符,写到:“再不回来,你家小殿下可就要暴走了。”

  手指一动,符纸化成一道流光飞了出去。

  没过多久严离若的传音石就亮了起来,严离若拿起来注入灵力,还没等问是谁,那边就传来顾凉封略显焦急的声音:“我马上就到,乖。”

  严离若面无表情的看着左恒舟,后者面无表情地转头,抬腿,驭起灵力,整个人瞬间像个炮弹般飞了出去。

  还没等她开始追,整个人突然就被一个有些冰凉的怀抱抱住,头顶上是顾凉封凉凉的下巴,手腕被他死死扣住,属于他的灵力在她身体里流淌着。

  严离若就这么站在原地,任由他的动作。

  只觉得鼻尖一阵酸涩,原来,真的会有人,因为担心一个人,而瞬间来到那个人的身边。

  就着这个姿势,两人不知道抱了多久,久到严离若感觉腿都站的有些僵了,这才挣了挣手腕:“撒手,我没事了。”

  “以后这种事情,交给我,好吗?”顾凉封再次确认了人没事之后,松开严离若后撤了一步:“我以为你灵力暴走了……还好不是。”

  “……憨批。”

  “什么?”

  “说你傻。”

  顾凉封笑了笑:“只对你傻。”

  “你别对我这么好……我遇到沉玄了,我知道我曾经是精灵王,曾经很厉害,曾经跟你拜过未完成的堂,曾经跟你是夫妻……可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我……”

  “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来过,不记得就不记得,你不要有什么压力,不要多想什么,上界有我,不怕的。”顾凉封摘下面具,笑的像邻家大哥哥似的阳光:“你看……你现在也喜欢了我,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