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有病就多吃药

第二十八章

有病就多吃药 初藏忆 1402 2019-10-08 23:18:57

  金澜到底还是被严离若留在外面抱着屏守着摄雾学院的历练学员,虽然已经让饕餮绕着四周遛了一圈告诫了魔兽不许下死手,但架不住有人作死。

  严离若刚踏进内围,屏上就有一个小红点变黑。金澜赶忙飞过去,到了才看到是一队学员招惹上了一群中级魔兽魔狼群。

  甚至还有个女生抱着个嗷嗷乱叫的狼崽子死不松手。

  简直是作死作到无法无天,连点常识都没有。

  难不成这些小崽子真以为若离公子会不管什么情况都会来救人?还会放任着让你们把小狼崽抱走?

  金澜在不远处隐藏好气息,看着已经被团团围住的五个学员。

  没有一丝恐慌,甚至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些得意自大的放狠话:“我告诉你们啊!我们导师可是神兽!你们掂量掂量,到底是这小狼崽子重要还是你们整个狼群重要!”

  抱着狼崽子的女生一脸傲气,仿佛笃定了严离若一定会来。

  等了好一会,这五个人也不见若离公子出来,狼群有些按耐不住,有些性急的已经朝他们嚎叫起来。

  “周雯!你把狼群的崽子还回去吧!”

  “就是!你都捏碎玉牌多久了,若离公子都没出现,摆明了不想救!”

  “你别忘了若离公子是神兽,迄今为止都不知道他是什么品种,你已经历练不合格了,别把我们也搭进去!”

  剩下的一个人胆子不大,看到狼群早就吓得腿肚子发抖,听到其他三个人陆陆续续的说了反对的话,自己忙不迭的点头表示赞同体现自己的立场。

  狼群可不管你内讧不内讧,反正那位大人说了,不下死手就行,身上多几道伤也不碍事。

  眼看着狼群越来越近,叫周雯的女生也有些慌了起来。

  “怎……怎么会……我可是摄雾学院的学员,他不能不用管我……”周雯的手下意识的收紧,勒得小狼崽子叫的更加凄惨。

  金澜抱着臂看着眼前的众人,就像在看一群跳梁小丑。

  神兽的威压瞬间压过去,登时压得人透不过气。

  那几人本以为是若离公子,待金澜的身影显现出来时,本就苍白的脸更加没有了血色。

  “我是若离的朋友,他让我过来盯着你们点,真是没想到啊,刚开始就有人为了魔兽幼崽选择退出。”

  “还真是残忍。”

  金澜脸上挂着讥讽,强大的威压压得人动都动不了,周雯只能眼睁睁看着狼崽子被金澜抱走,放回狼群。

  然后在屏上划出几个字:炼丹分院——周雯,历练不合格。

  严离若此时有点不好过。

  她应该是误入了某个幻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出去。

  眼前一片黑暗,再睁眼时,她一袭白衣,手持权杖站在一座城楼上,旁边蹲着一直黑猫。

  顾凉封在前率领魔域众人奋战,她放出了契约魔兽,饕餮麒麟跟在顾凉封身旁,而她在后方坐镇。

  精灵族,人鱼族,矮人族,妖族,魔族,神族,人族,兽族,上界全部种族都参与其中。

  一批批伤者送进来,护城大阵明灭不断,已经支撑不了多久。

  丹药消耗的越来越快,鲜血浸染了这片土地。

  到处都是哀嚎,听得严离若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些是什么?这里是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千年前的那场大战。”一个略带沧桑的声音在严离若脑海中响起。

  “千年前……到底因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

  “这么惨烈,是吗?”

  那声音自嘲般笑了两声,没再出声。

  场景转化,她坐在湖心亭中,一手执白棋,一手执黑棋,一子落下,她薄唇轻启:“落子无悔。”

  场景再次转化,沉泫一身血踉踉跄跄的走着,身后一个酷似顾凉封的人影抬手将剑刺入他的心口。

  沉泫应声倒地,那人撕开空间,将沉泫的身体扔了进去,转头的瞬间,那人的脸露了出来,竟是和顾凉封一模一样。

  严离若当时脑子就有些当机,沉泫那次从没提过这件事,只说了顾凉封是永远不会背叛她的人。

  这是不是意味着,刚刚看到的其实是一个阴谋?变形丹不是没有,但变得这么像的,严离若自问炼制不出来。

  但不代表不存在。

  场景又一次转化,这次是在虚空之中,她的一缕神魂漂浮在这里,完全透明。

  她看到顾凉封不顾虚空的风眼跟空间黑洞,一次次的找着什么,风刃甚至割开了他的护体灵气,哪怕一身黑衣也遮不住他满身的血色。

  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猩红的双眸里是她从未见过的无助。

  还有一个带着蔷薇面具的人,故意错开顾凉封,拿着一个罗盘状的神器在虚空之中一次又一次小心翼翼的穿梭。

  有好几次罗盘都指向了她所在的位置,却又在那人靠近时指针混乱的辨不出任何方位。

  那人只能作罢。

  她在虚空中看到神域的人大张旗鼓的打着讨伐的旗号大举进攻魔域,看着精灵一族分成两派再不相往来,看着魔域被迫隐藏,看着神域的势力不断扩大,看着那所谓的神多么的……肮脏。

  千年的变化,足矣物是人非。

  画面再一转,竟是来到了现代,她一袭族长之袍,受人敬仰。

  紧接着眼前一黑,严离若眨眨眼,这才发现自己在一处洞穴中,面前坐着一只黑猫。

  没有一根杂毛,黑的纯粹的黑猫。

  还是个双色异瞳,一蓝一粉,煞是好看。

  严离若猛地想起来,这是她在幻阵中看到的那只黑猫。

  “你……”

  “好久不见了,我的挚友,精灵王殿下。”

  ???

  您披着一张小奶猫的皮用这么沧桑的声音您觉得合适吗?

  严离若表示有点辣耳朵。

  黑猫眼尖的瞥见严离若眼中一闪而过的嫌弃,登时瞪大了宝石般的眼眸。

  日哦,这眼神一点没变。

  还是原来的感觉。

  是他不想长大吗?

  是他不想威武霸气吗?

  是他不想看起来牛批一点吗?

  黑猫傲娇的一甩尾巴:“跟过来,你当初在我这放了个东西,我带你去取。”

  “哦……”严离若乖乖跟在黑猫后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脚下,生怕步子迈大了一脚杵在猫尾巴上。

  这洞穴倒是跟沉泫那处矿脉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个弯一个弯,左转右转还得跳下去,继续转。

  “……这洞你挖的?”严离若走的有点晕。

  “放屁,你大爷我能干这种事?”

  黑猫一脸不屑。

  “那谁挖的?这么有才华。”

  黑猫停下脚步,扭过头抬眼看了下严离若,慢悠悠吐出个字:“你。”

  行吧,头不晕了腿利索了,我真有才华。

  严离若强颜欢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