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大佬你有桃花劫

046、土匪作风(2000合并)

大佬你有桃花劫 红叶知羞 2203 2019-09-22 06:09:57

  “你觉得我需要你的帮助?”

  顾乔嗤笑一声,用力的一踢脚,把两只拖鞋都甩出去老远,“你是门口哪根葱??”

  亏她刚刚还为了什么礼节,穿上这滑稽可笑的男士拖鞋!

  亏她还为自己衣着不得体,失了庄重而感到羞愧过!!

  眼前这个田秘书,显然不是那个她该尊重的主儿!

  好厉害的嘴,三言两语,就把她打到为了博上位,不惜牺牲肉体的外围女阵营。

  好犀利的眼神,从里到外充斥着鄙视和高姿态,居高位者的优越感,在她面前摆得这么明显给谁看?

  “田阿姨,你是贺骁南什么人,以什么身份来替贺骁南摆平麻烦?”

  顾乔笑,轻挽着衬衫袖子,语气闲淡。

  田宁宁看她土匪头子一样的作风,顿时有点懵。

  本来准备好的一大套说辞,生生被那句“田阿姨”截断。

  女人气得浑身颤抖,她才27岁,这女孩怎么可以叫她阿姨?

  但是看到顾乔眼里杀气,田宁宁又不敢硬碰硬,她舌头打着结,低声说道:“顾小姐,我……我是好言相劝……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是老母亲的慈悲,我是土匪作风,咱俩不冲突啊!”

  顾乔看她花容失色的模样,笑着从餐桌旁拉出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上去。

  翘着二郎腿,又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衔在唇边。

  点燃,她半眯着眸子,吐了一口烟圈,夹着香烟的白皙指尖轻轻在烟灰缸里点了点,油黑的长发垂在胸前,那姿态,媚而不俗,艳而不燥,清纯却又不失性感。

  “我听着你的好言相劝,来吧,请开始你的表演!”

  田宁宁:“……”

  她的家教很严,从小到大,除了父母,管她最多的还有哥哥白青砚。

  不要说抽烟,就是连大声说话发脾气,都是不曾有过的。

  所以,她是贺氏总裁秘书里,工作能力最强且最为规规矩矩的那一个。

  小心翼翼的守着对贺骁南的那份心思,安安分分的陪在他身边那么多年,并且得到对方很深的信任。

  可是,现在看到顾乔的那副态度,田宁宁只觉得口干舌燥。

  那种恣意妄为,是她从来不屑,确切说,也是不敢的。

  “顾小姐,既然你听不进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田宁宁涨红着一张脸,语气比之前硬了几分。

  “哦?”睨着田宁宁,顾乔不客气的冷笑一声:“你没什么好说的,也已经说了那么多,那现在是不是也该轮到我说了?”

  田宁宁疑惑:“你要说什么?”

  顾乔微笑:“田秘书,你喜欢你们家贺总是不是?”

  “你……你胡说什么……”

  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田宁宁陡然升高了分贝,不自然的抓紧了职业套装的裙摆,眼神是躲闪和防范。

  她的那点心思,除了白青砚,她谁都不敢告诉。

  只因为贺骁南的身边,留不得不规距的女人,如果被贺骁南洞悉这层关系,那么她在他身边当秘书的日子也该结束了。

  “田秘书,别害怕啊!”

  顾乔其实平时不怎么抽烟,更何况男士的香烟味道重,她吸了几口就受不了了。

  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顾乔嘴角噙着笑:

  “你刚刚不是还在教训我,不要有越格的想法?你这么能隐忍,我猜,你这么喜欢贺骁南又不敢说,那你是不是每晚只能在对他的意yin中睡着?”

  “你胡说!”

  田宁宁气红了眼圈,委屈得像一只小白花。

  顾乔冷眼看着田小白花的表情变化,叹了一声:“哎,问你个事儿哈,你高中时是不是那种每次考完试都要哭一场,说自己没考好,然后一个寝室的室友都要安慰你,结果成绩出来,你物理化学都在90分以上的那种人??”

  田宁宁:“……”

  “嗯!传说中的小白花啊,敢不敢和我赌一场,看看咱俩谁先睡到贺骁南?”

  *

  贺骁南按下指纹密码锁,推门进入公寓的时候,就听到翘着二郎腿的顾乔,正用懒懒散散的音调说出那句——“

  传说中的小白花啊,敢不敢和我赌一场,看看咱俩谁先睡到贺骁南?

  门锁落下,“咔哒”一声,室内的沉静被打破。

  两个女人同时望了过去。

  “贺……贺总!”

  田宁宁白花附身,满眼水汽,稳稳当当的表达着自己的委屈。

  顾乔则端直坐正,单手扶了扶额。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男人阴鹜的眼神和沉冷的面色,让她深知,刚才的那句话,是被他一字不落的听了去。

  一身黑色运动套装被汗水湿透,贺骁南的脚步并没有停顿,他冷淡的瞥了一眼两个把他当赌注的女人,迈步上了回旋木梯。

  二楼卧室的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持续了大概半个钟头。

  棉底的室内拖鞋踏在地板上,没有任何声音,但是坐在客厅的两个女人,还是感觉到了空气里蔓延开来的寒意。

  两人连忙扭过头,只见贺骁南已经换了一身正装,缓缓的从二楼下来。

  暗色系的条纹衬衣,搭配着同色系的领带,西装随意的搭在单手的手腕上,腕上还是那只泛着幽光的黑色百达翡丽。

  他一边踩着楼梯,一边系着袖口的纽扣,狭长的凤眸,扫过客厅里两个女人,脸色沉了又沉,冷淡的嗓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你怎么还没走?”

  顾乔的身子如同触电一般,震颤了一下,看到对面的田宁宁掩藏在眉宇间的得意,不禁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贺骁南那么一只死傲娇,听说别人把他当赌注,不知道心里得有多气呢!

  赶她走都是客气的了,顾乔现在有种被人踩到小尾巴的无奈感!

  “我……我这就走……”

  她缓缓起身,如同霜打的茄子,耷拉着两只小耳朵,低声说道。

  男人并没有直接回应,走过楼梯口的角柜,贺骁南从上面拿起一张行程表看了一眼,平铺直叙:

  “田秘书,今天下午的会议,有很多重要资料需要提前准备,现在已经10点了,你确定下午一点之前,可以准备好?”

  田宁宁刚刚还在幸灾乐祸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

  原来,他说的,是她怎么还没走……

  这个结果连顾乔都有些意外,更不要说田宁宁。

  她看了看贺骁南,勉强扯出一抹笑容,缓缓从沙发上起身,眼里蕴着一点水汽,喃喃道:“我本来……本来想给贺总做点午饭再走……”

  “我请你,是做商务秘书,不是私人保姆,田秘书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就好了!”

  男人眼眸里一派平淡冷静,但是让人看了却心里发怵,什么旖旎心思都不敢再生半分。

  田宁宁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手包,声音颤抖:“好,贺总,我这就去公司准备材料……”

  说着,踩着高跟鞋狼狈不堪的想逃出这个令她压抑的空间。

  她走得很快,踉踉跄跄到了门口,回头看了一眼顾乔呆立的方向,颇有不甘的抿了抿唇。

  顾乔则是一副夹起尾巴做人的乖巧模样。

  鬼才知道,她现在有多么希望被赶走的人是自己……

红叶知羞

场外亲友团   白青砚:顾乔太过分了吧,这臭脾气谁惯的?   顾霆寒:我惯的!   白青砚:……   贺骁南:呵呵,出场次数少得可怜的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