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大佬你有桃花劫

060、只因为他姓顾……

大佬你有桃花劫 红叶知羞 1069 2019-09-30 00:08:23

  顾乔推开顾霆寒,身体后退一步,眼神里的厌恶,好像自己面前摆着的是一坨屎。

  “我在A市读着大学好好的,你凭什么不经过我允许,就把我的学籍私自转到了云城大学?!”

  顾乔提到这件事,心里就堵着一口恶气,这大概是她过去几年里,经历过的最窝囊的事了。

  而始作俑者就在她面前,这个控制欲有些变态的男人,已经严重的触碰了她的底线。

  顾乔暴躁的继续指责道:“现在我要去实习,你也在背后干涉!你说你是不是心理有病?”

  顾霆寒冷眼盯着女人炸毛,突然就笑了。

  他掏了掏耳朵,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听起来,我好像真的有病哎!”

  顾乔:“……”

  从下午得知是顾霆寒背后捣鬼,顾乔就已经被多年积压下来的火气烧干了理智,这会儿看他的态度那么傲慢,真是火上浇油了。

  “有病你就去治,治不好你就去死!!别总出现在我面前,让我一看见你,就觉得呼吸都困难!”

  顾霆寒被她骂了一通,也没有急于反驳,反而是垂眸盯着她的那张愤怒的小脸出神。

  那双晶亮亮的眸子里的光,是绝对的厌恶不会错。

  可是,她分明曾经那么信任过他的……

  就在她刚来顾家的前几年,她那么小,那么弱,被顾西萌欺负了以后,会孤孤单单的坐在二楼阳台的一角。

  他走过去,她会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小声的叫他哥哥……

  如果不是在她12岁那年的雨夜,偷听到了那些内容,她大概也会越来越信任他吧?

  ……

  狂风肆虐,树影斑驳。

  苍白的闪电藤蔓一般的在夜空蔓延,惊雷滚滚,像是上天在惩罚罪恶滔天的魔鬼。

  12岁的小女孩被惊雷从睡梦中吵醒,看着窗外那棵老桂花树,在白色纱帘上投下的恐怖暗影,小小的身体紧缩成一团。

  嫩白的小手紧握成拳,指甲扣入掌心,疼痛让她颤栗,她却不敢发出声音。

  她害怕打雷闪电,也害怕一个人独处时,窗户上有影子在动。

  “爸爸……”

  她低低的叫了一声,泪水从乌黑的眼眶里滑落,滴在粉色的棉质被单上。

  窗外是电闪雷鸣,室内却是无比的寂静。

  爸爸已经死去4年了。

  意识到自己呼叫的人已经不在了,她缩了缩腿,将膝盖抱拢,声线呜咽含糊,又说了一句:“沫沫别怕!爸爸在天上……会看着你的!”

  一道惊雷再次劈下,雨幕垂直刷过长空。

  雷鸣的声音由远及近,昏暗的房间里,只剩下捂着耳朵的女孩,惊恐的自我安慰:“沫沫不怕……沫沫不怕……”

  床头的闹钟指示八点半,楼下的家宴还在持续中。

  女孩不敢下楼去找母亲求助。

  雷雨肆虐,顾平安的家眷被顾平康留宿,姚倩命令佣人将客房整理出来。

  女孩隔壁的房间,被安排给了养父的弟弟。

   12岁的小女孩,身体刚刚开始发育,全身上下也没有几两肉,干瘪的身材加上消瘦的下颚,看起来是少女元气不足的稚嫩。

  一般正常的成年男人,看都不会看这样的小女孩一眼。

  可是,偏偏有些人喜欢那份稚嫩。

  ……

  “哐当!”

  半夜,别墅的一楼衣帽间改成的卧室里,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光着脚的女孩,踉踉跄跄的从自己的房间里奔了出去。

  走廊里灯光大亮。

  佣人和女孩隔壁卧室里的顾平安的妻子,最先奔了过来。

  女人的咒骂声夹杂着哭闹声在别墅里四处回荡。

  女孩裹着床单,蜷缩在走廊的角落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恐惧。

  看到被她和顾西萌都称为婶婶的女人,目光凶狠的朝她扑上来,她吓得只剩躲闪。

  瘦削的身体挨了女人的厮打,除了做出最本能的防御,竟然发不出一丝声音。

  顾平康和姚倩从楼上奔下来。

  二楼的楼梯口,是一脸冷漠的孤傲少年,还有来看热闹的顾西萌和顾西柠姐妹。

  这时,顾平安捂着被砸痛的后脑勺,从女孩的房间里冲了出来。

  “我半夜起来方便,回来时这小蹄子故意把她的卧室门打开了……我喝醉了,也没看清楚,就走错房间了……没想到她用台灯砸我……”

  顾平安一脸怒意。

  他的手腕被她咬破了,头顶挨了一台灯,好在没有出血。

  他吃了痛,瞪着浑身抖成一团的女孩暗自咬牙切齿。

  姚倩一听,气得冲过来,照着女孩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脸上的疼痛远没有心里来的更剧烈。

  女孩捂着肿起来的半张脸,怔怔的立在走廊的尽头,用不解和迷惘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母亲。

  暖色的八角宫灯在她的头顶投下光晕,脚下是她颤抖的暗影。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姚倩哭着怒骂。

  “爸爸……”女孩心里默念。

  “不给我丢脸你会死吗?”姚倩甩手又是一巴掌。

  “爸爸……”女孩再次在心里给自己寻找勇气。

  “你给我听着,去给你顾叔叔道歉,否则我不能原谅你……”

  泪水夹杂着口腔里腥咸的血水,被她一并咽下。

  低低的呜咽声,比之前雷鸣下的自我安慰更加悲怆。

  女孩被姚倩扯着,身子朝前趔趄了几下。

  她咬紧了牙关,唇瓣被她咬得铁青。

  顾平安冷笑:“大嫂,你带来的小蹄子,嘴巴很硬!”

  姚倩觉得没面子,哭着又来扑打女孩。

  僵持中,楼梯口的冷漠少年突然开口:“家里有监控,可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死寂。

  “都散了吧!”顾平康转身回卧室,余光落向顾平安,“你跟我来!”

  ……

  二楼书房里

  “平安,你能不能改改你那顽劣的性子?”

  顾平康压制住胸腔里的怒意,点了一只烟,垂立在落地窗前。

  顾平安揉着被砸痛的头,满脸的不在乎,“大哥,你别跟我讲大道理!”

  顿了顿,皮笑肉不笑的一张脸满是哀怨,“你还真打算把那个小拖油瓶当亲生女儿养吗?”

  “外面那个,你不知道她的身份吗?”

  顾平康陡然升高了声音,“当初你陷害她的爸爸坐牢,占了他的公司,欺师灭祖已经是大逆不道,你现在还去动他的女儿……”

  “大哥,别把你自己摘得那么干净!”

  顾平安打断哥哥的长篇大论,他从沙发上跳起来,目光狡黠。

  “乔褚熙的公司是归我了,但是你喜欢姚倩那么多年,要不是我帮你,她今天也不可能站在厅堂,被我喊大嫂不是?!”

  顾平康怒,“我不希望从你嘴里再提这件事!!”

  书房里静默了一阵,顾平安叹了口气,换了话题。

  “大哥,你难道还真想着把那个小拖油瓶养大,她会孝敬你这个便宜爹?你不怕她翅膀硬了,终究养虎为患……”

  “她又不知道内情!养着,终究有用!”顾平康按灭纸烟,冷笑一声:“就算知道,她个黄毛丫头,翅膀能硬到哪去?”

  书房门口

  女孩已经换了一身家居服,僵直的身体,被里面两个男人的话狠狠地钉在地上。

  她的眼睛瞪得极大,瞳仁里是从未有过的愤怒和怨恨!

  紧握成拳的掌心,也泛出丝丝嫣红。

  生生闷在胸口的低吼,被她狠狠的压制在喉咙处。

  “乔乔!”突然,少年从背后握住了她颤抖的肩膀……

  那一刻,他们心照不宣,共同选择了沉默,这么一过,就是十年。

  ……

  想到这,顾霆寒的唇角抽搐了一下。

  他心里清楚,从那之后,一切都变了。

  虽然她面上那么乖巧,其实,她心里是恨的,她把她对顾家人恨的一面,都藏在心底。

  可是,她对他的恨却是永远摆在明面上的。

  只因为他曾经的心动,被她洞悉过。

  可她恨他,所以,他连在她面前正式表现心意的机会都没有……

  他的情愫,在她看来是可笑和荒唐的。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跟自己越来越远,眼睁睁的看着她把他,也一并列入仇人的行列!

  她会嫁给别人,嫁给任何一个男人,但是绝对不会是他。

  ……

  想到这些,那些经年累月的精神痛苦,在酒精的作用下,被无限放大,顾霆寒垂在身侧的指节,慢慢握成了拳。

  “你恨我,所以读大学你选了离家最远的a市,你缺钱给你爷爷治病,你就……”

  男人的眸色变得一片猩红,里面是腾腾杀气,“如果,你当年不做了那样的事,我怎么会把你的学籍转到云城来……”

  说到三年前的事,他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呼吸变得急促。

  直到那时他才明白,顾乔的高考成绩,完全可以上云城大学,可是她偏偏要去远离云城的A市。

  她就是为了摆脱顾家给她的束缚,甚至可以用牺牲自己身体的方式,去换取她所需要的东西。

  她就是要跟顾家的一切划清界限!!

  哪怕仅仅是他最不缺的钱,她也不屑于向他求助,只因为他姓顾!

  她会与他势不两立!只因为他姓顾!

  突然,男人那双颤抖的大手,抓住了顾乔的衣领,狠狠的把她抵在了墙上。

  顾乔虽然练过功夫,但是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男人一字一顿:

  “为什么你这么恨我?你明明知道,你爸爸的死,跟我无关……”

  顾乔错愕。

  她没想到,从顾霆寒的嘴里会听到他主动提起爸爸的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