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大佬你有桃花劫

078、对峙(77也在)

大佬你有桃花劫 红叶知羞 1026 2019-10-08 03:09:07

  顾乔看到男人的脸色阴晴不定,双眸湛湛,似有微光,一时语塞了。

  暗示什么?

  她在向他暗示什么?

  他在问她,她向他暗示什么?

  顾乔仔细回味着这句话,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想起来超市卖肉大妈的那些话——

  超市大妈误会了,他也误会了!

  她她她……,她好像百口莫辩了!

  任凭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男人,听到一个女人给他炖汤,都会觉得对方在暗示什么吧?

  她本来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被贺骁南曲解之后,她又前后思量了一下,竟然真的感受到了一点暗示的味道。

  天啊!她该怎么解释?

  顾乔又想把脸放汤碗里了。

  听说死猪也不怕热汤烫,她想试试……

  见顾乔愣愣的没有回应,贺骁南竟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这是顾乔第一次见他有那样的笑容。

  似乎很无奈,而且好诡异!

  相信两只猫也有一样的感触。

  它们从笼子顶端跳了下来,钻进猫笼,小小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吓得不敢乱动。

  顾乔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开始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是我刚刚偷听你跟辰秘书打电话,知道你生病了,所以才想到买点食材,帮你炖汤!”

  “我生病了?”贺骁南摆出一副‘我怎么不知道’的表情来,“你从哪看出来,我病了?”

  顾乔看了,深深的叹了口气,她一脸无奈的继续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可能想极力隐瞒,所以我没有办法直接安慰你,我听说那种病并不好治,就想着用偏方试一试!”

  顿了顿,顾乔抹了一把额角上急出来的汗,低低的说道:“这个大补汤的配料,是我从网上查的,刚才去买菜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顺手就买了两根回来,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更没有想暗示你……”

  贺骁南将手里的汤匙轻轻的扣在白瓷碗上,叮叮叮~,发出清脆的响声。

  顾乔语无伦次的叨叨了半天,见他脸上的表情变换成讽刺的冷笑,她干脆恼了。

  “哎,你别不识好歹行不行?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又需要一个发泄口,那你也不能不明是非,到处乱咬是不是?”

  “我只是想帮你才熬的这汤!你如果不领情,那你爱喝不喝……你的秘密我会替你保守……”

  “顾小姐要试试?”

  还没等她说完,男人突然开口,低沉的嗓音,如古井垂石。

  这个蠢女人,她难道非要他证明给她看?

  这下顾乔彻底懵了。

  他刚刚说了什么?

  这、这、这,这可不可以理解成公开耍流氓?

  顾乔躁红着一张小脸,正愁无力反驳,就在这时,救命的电话铃声响了。

  她一蹦三尺高,逃跑一样的架势去接电话。

  姚倩的声音虽然是隔着听筒传来的,但是顾乔都能感觉到她呼吸间的急促,还有那几不可闻的怒意。

  “沫儿,你在哪?”顾乔身子蓦地一僵,脑海里很快就蹦出来的念头——姚倩打这个电话之前,其实是知道她的行踪的。

  是谁让她打的这个电话,不言而喻。

  顾乔握紧了电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贺骁南,然后气势不减,依然用之前跟母亲相处时的冷漠口吻回答:“在我一个同学家里!您有事?”

  电话那头,是姚倩短暂尴尬的沉默。

  半分钟后,只听她轻叹一口气,语气不是之前那么生硬了。

  “哦!是不是你那个高中同学,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林慕仙是不是?”

  难得姚倩还记得,她曾经有个相处不错的同学叫林慕仙。

  顾乔没有吭声。

  两人又是沉默,姚倩轻咳了一声,还是把话题抛了出来。

  “沫沫,距离唐老爷子的生日宴没几天了,我上次给你拿的礼服,你试了合适吗?”

  姚倩一提,顾乔这才想起来,那几件礼服裙,还躺在她寝室的衣柜里,自从上次回顾家拿到手,她连礼盒的外包装都没有打开过。

  “这几天我没空,等我回去试了再告诉给你吧!”

  顾乔语气也软了一点。

  毕竟,姚倩刚刚没有直接戳破她的谎言,跟她说话时甚至多了一丝小心翼翼。

  她没有试衣服,主要是因为她肩膀上有伤口,不方便。

  不过她觉得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跟姚倩说她受伤的事也是多余。

  姚倩听她还没有试礼服,也没生气,继续开口道:“嗯!那几件礼服,如果合适,你就都留下吧,以后你若跟唐家大少连了姻亲,大大小小的场合,少不了要有几件像样的衣服!”

  她的口气还挺真诚,就像一个盼着女儿出嫁后能过得体面一些的老母亲,一副慈悲心。

  顾乔淡笑,听出了母亲话里话外,无外乎是在提醒她,她马上就是唐家的人了。

  她笑了笑,“我知道了,谢谢您!”

  顾家的礼服都是高端定制,她手里那几件,少说也得十万欧元。

  姚倩这次舍得给她下这么大的本钱,不得不承认,联姻给顾家带来的好处,绝不是几万欧元那么简单。

  电话那边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顾乔简直是话题终结者,姚倩面对女儿这么生硬疏离的口吻,又是一声叹息气。

  母女二人混到今天这个份上,也不能算意外。

  顾乔目前之所以还在迁就她的要求,无外乎是顾及乔家那两个孤独的老人,还掌控在顾家人的手中。

  如果有朝一日,乔褚熙的父母去世了,姚倩担心,自己逼她逼得紧了,顾乔怕是要跟她这个母亲也会决裂。

  可是,去唐家的事,能给顾家带来巨大利益,姚倩还是有些不甘心。

  她不能就这么白白养了她这么多年而没有收益,犹豫了一阵,姚倩还是开了口。

  “沫沫,我知道你心高气傲,不甘心嫁给唐家大少那样的人,但是你要知道,在上流社会人的眼中,门当户对是很重要的!”

  说到这里,姚倩顿了顿,似乎是在静等顾乔的回应。

  “妈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