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第二章 被退了八次婚的老剩男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焱火焰 1448 2019-08-28 08:06:56

  唐亦浅醒来,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痛的,尤其背后火辣辣的疼。

  她撑着床面坐了起来,看着眼前古香古色的装饰,心里纳闷。

  难不成她又重生了?

  记得昏迷前她还在一座陵墓里,该不会那主仆三人趁着她昏迷把她给宰了吧。

  唐亦浅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稍稍挪动了下身体想坐的舒服点,谁知这一动牵扯到身上的伤,疼的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嘶——”

  来自身上的疼痛让她浑浊的大脑清晰了许多。

  不对,她身上的伤还是第一次醒来时的位置,只是原本背后不疼现在却疼了起来。

  看来那主仆三人将她从陵墓里带了出来,身上的伤也包扎过了,虽然处理的不太好还算看的过去。

  根据原主残留的记忆,她是北鄢国唐大将军唐怀唯一的嫡女。

  由于唐怀常年征战在外,唐亦浅的母亲又早早去世,以至于无人管教,行事作风上也就荒唐了些,毫无大家闺秀可言。

  原本唐亦浅有位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却被大伯唐元的嫡女唐大小姐唐亦雪给抢了,而她被皇上下旨赐给了炎王君陌衍。

  这个君陌衍在玄灵大陆也是个十分有名的人物,只不过是恶名远扬。

  传言他是个半人半兽的怪物,白天是人到了夜晚就变成了野兽,因为这个被退了八次婚,没有哪家贵女愿意嫁给他,久而久之就成了老剩男。

  当今皇帝君卿宏为了他这个九弟可谓是操碎了心,一怒之下下了道圣旨,第九个被赐婚的女子要么嫁给君陌衍,要么直接赐死。

  这第九个倒霉鬼便落到了唐亦浅身上。

  自己父亲在外征战已经八年未归,数月前,前线传来急报说他中了敌军埋伏,身中数箭跌落悬崖,至今连尸骨都未能找到。

  至亲身亡,心上人又娶了别人,本就心灰意冷,现在又被赐婚给一个半人半兽的怪物。

  于是,唐亦浅在临出嫁前陪唐家老太太上山礼佛,一时想不开从后山跳了下去,一命呜呼。

  唐家她肯定不会回去,回去不是嫁给君陌衍这个老怪物就是死,反正她现在在世人眼里已经是死人,倒不如找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这里应该距离北鄢国皇城不远,若是让认识她的人瞧见了肯定会被捉回去。

  唐亦浅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趁早离开,远远的找个地方逍遥快活。

  打定主意后,她从床上下来。

  身上有多处伤痛,每走一步都会牵扯到伤口,尤其背后那火辣辣的疼痛。

  她很纳闷,明明在昏迷之前背上还没有疼痛感,怎么醒来就开始痛了,这种痛就好像有人拉着她在地上摩擦,摩擦再摩擦。

  唐亦浅一心想要离开没想那么多,打开屋门走了出去。

  守在一旁的元译见她出来,立马迎了上来,“姑娘,你醒了。”

  这位她有印象,浓眉大眼长的有点憨厚,陵墓里那两下属之一,唐亦浅朝着他拱手道:“谢谢你们把我从陵墓里带了出来,亦浅感激不尽。”

  元译没想到她会向他道谢,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这可是他们未来的主母啊,怎么能让她道谢,连忙道:“哪里哪里,是主子将你带出来的。”

  确切的说是被主子拖着出来的。

  唐亦浅记得他的主子,她虽没看清那人的长相,可也知道是个厉害的人物,“替我谢谢你家主子,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姑娘要走?”果然如他家主子所料,唐姑娘醒来就要走人。

  “嗯。”

  “主子他在家,姑娘还是当面感谢主子吧。”

  人家带她出来当面感谢下也是应该的,唐亦浅沉思了下道:“那好,麻烦带下路。”

  这个院子虽然不大,装饰的却清新雅致,别有一番趣味,住在这里令人心旷神怡很是舒爽,想必打造院子的人是个扶风雅致的人。

  “主子他就在前面的桃花树下,姑娘过去即可。”元译驻足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让唐亦浅自己过去。

  三月春风,夹裹着桃花瓣拂面而来,半缕清香丝丝扣绕。

  男子半躺在软塌上,清隽冷贵,脸上戴着的玉质面具也不减他分毫魅力,青白软袍垂落在地,又增添了一丝慵懒贵气。

  感觉到有人过来,面具后面阖着的双眸猛然睁开,那份慵懒瞬间荡然无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