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第四章 矫揉做作的女人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焱火焰 1113 2019-08-28 18:29:10

  “你盗了我的墓,说开了恐怕对你也不利,你虽救了我但你也拿了我的陪葬物品,我们就此两清,后悔无期。”

  在这个朝代盗人墓可是大罪,是要被砍头的,更何况还是当朝大将军唐怀女儿的墓,还有正如他所说她还是炎王的未婚妻,若是被抓住了不仅自身难保说不定还会连坐家族。

  唐亦浅不想继续和此人耗下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只是她还未踏出一步,身后突然一股劲风袭来,直接将她给拽翻在地。

  显然,对方没打算放她走。

  “头脑清晰,还算是个聪明人,尚可。”男子依旧是半躺在软塌上,单腿屈着,看着慵懒又不失矜贵,就好似刚刚拽她回来的人不是他一样。

  那双隐在面具后面的眸子带着一丝戏谑,“明着没办法讨赏,那我只有绑票,如此也是能换来不少银子。”

  唐亦浅:“……”

  看这厮说话的态度,根本不怕他盗墓一事被拆穿。

  此人武功高强,想要从他手中逃出来那是不可能的事。

  既然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

  她从地上爬起来,整理好衣服,眨了眨眼强行挤出一点泪光,抽抽鼻子好不可怜:“公子有所不知,炎王府死了好多女人,你知道这些女人都是怎么死的吗。”

  死了很多女人?男子微蹙了下眉头,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府上死过女人。

  他戴着面具唐亦浅看不到他的表情,用手揩了揩干巴巴的眼底,继续哭诉道:“听说君陌衍是个超级无敌大变态,专门以虐待女性同胞为乐趣,一晚上不死个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小女子也是没办法,才想着到外地避避风头。”

  随着她的话,男子放在软塌上的修长素手慢慢收紧,周身的温度也越来越低,隐藏在面具后面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

  唐亦浅感觉到他的变化,忍不住搓了搓手臂往后退了两步,“公子是不是听了很生气,我知道公子是侠义之人,定然看不惯君陌衍这种恶魔,所以还请公子能放小女子一条生路,他日有缘,小女子定当结草衔环以报公子的恩情。”

  说完,抬手半遮面,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

  原本男子还在气恼之中,可看到她这副矫揉做作的样子,唇角狠狠的抽了两下。

  怎么感觉这位唐三小姐和传说中的不一样呢。

  他起身坐直,冷眼睨着还在装模作样的女人,看的唐亦浅心里七上八下的,猜不透他想干什么。

  少倾,男子才道:“好好说话,给你一个离开的机会。”

  “条件。”唐亦浅立马恢复正常,说话很是干脆利落。

  没有他的允许她很难离开,如果他提的条件不太苛刻,先答应了再说。

  “很简单。”男子将软袍上的一丝褶皱弹平,幽声说道,“与我比试一场,只要你能碰到我的衣服,自行离开便是。”

  站在不远处的元译听到他的话,不免默默的为唐亦浅上了根香。

  主子的实力如何他最清楚,以他的武功别说碰到主子的衣袖,想要靠近三步之内都难,唐三小姐一个娇滴滴的大家闺秀,怎么可能办到。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主子之所以提出这样的条件,多半因为刚刚唐三小姐故意往主子身上泼污水,才引的主子想要教训她一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