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第十六章 唐怀没死?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焱火焰 2119 2019-09-05 19:02:22

  “不清楚。”唐亦浅摇头道,“不过,感染尸虫者需浸泡大约四五个时辰的水,达到尸虫繁衍的条件才会有性命危险,而且尸虫的寿命很短,一个月内达不到繁殖条件,它自己就会死在体内。”

  死在体内?还真够恶心的,于雷松了口气,道:“尸虫不怕火吗?”

  要知道那头野猪可是被烤熟了才吃的。

  “野猪体内虽没有尸虫,却含有可以麻痹神经的毒药,中了这种毒,很容易被下毒者控制住行为。”

  于雷恍然道:“我明白了,敌方应该用的是邪巫术。”

  “邪巫术?”

  “嗯,会邪巫术的就可以控制人的行为,而且被控制的人醒来后会完全忘记自己做过的事,他们肯定被控制去了河边,再被感染尸虫,然后,被丢进河里浸泡四五个时辰。”

  于雷越说越怒,“果然是南酆国,他们最喜欢玩这种阴邪的东西,真刀实枪打不过我们,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要去告知朝廷。”

  “我觉得他们只是想吓唬下,让京城陷入恐慌中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唐亦浅沉思道。

  于雷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尸虫爆体,一下子出现这么多恶心的虫子,肯定会引起周围人的恐慌,多半是为了恶心一下他们。

  不知道是不是和唐将军打了胜仗有关,昨日有急报传来,唐怀大将军非但没死还打了胜仗,人正随着大军往京城来。

  两年前,打败南酆国可是唐大将军和神武将军联合的功劳,现在唐大将军凯旋回来,南酆国肯定气不过,就弄了这么一出。

  因为军营都是男的,唐亦浅还带着一个小朋友,不方便住在军营,就在京城城门附近找了家客栈暂时住下。

  安置好住处后,唐亦浅先当铺当了件比较普通些的摆件,换了百两银子。

  然后,找了家成衣店打算给她和小奶娃买几件衣服。

  没想到进了成衣店,就看到了‘熟人’,可以说是冤家路窄。

  唐家大房唐元的二女儿唐亦雪和她的胞妹唐亦莲,还有一位是吴典咏的堂妹吴云芬,以前这个吴云芬可是唐亦浅的闺中好友。

  唐亦浅整了整头上的黑色斗笠,踏入店内,“店家,给我来两套成年男子的衣服,再来两套婴儿穿的,有婴儿毯子之类的东西也来些。”

  “那两套成年男子的衣服是公子穿的吗?”

  “嗯。”

  “男子的衣服都在这边,公子这边请。”店家出来引着唐亦浅去了男子的服饰区,“这都是京城达官贵人喜欢的最新款式,这些呢布料都是上乘的。”

  唐亦浅在琳琅满目的衣架上扫了一眼,指着一件浅蓝色的衣袍,“这件,给我来两套。”

  “这款只有一件了,而且小公子穿恐怕会很大。”

  她身高163左右而且又瘦,男子像这样的骨骼的确不多,店家也只是将唐亦浅当成一位未成年的小公子对待。

  “那边的呢?”

  “实不相瞒,以公子的尺寸本店没有合适的,都需要修改。”那店家看了下唐亦浅的小身板,有些为难的道。

  唐亦浅微微蹙眉,“需要多久?”

  “修两件的话,大概需要一盏茶的功夫。”

  “好,你去修吧,我在这里等着。”

  “公子请去那边休息,在下让人给您端些茶水过来。”店家指着唐亦雪几人所在的休息区,好声说道。

  唐亦浅点了下头,在唐亦雪她们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

  这三人正在聊天,聊的都是日常八卦,声音也不小,唐亦浅即便不想听都不行。

  “嫂子亦莲,你们知道唐将军什么时候归来吗,我听我爹说大军这两天就会抵达京城,不知是真是假。”这时,吴云芬故意压低声音说道。

  唐将军?唐亦浅刚端起茶的手顿了一下,她说的唐将军是谁?

  “知道啊,明天我二叔就会回来。”唐亦莲很是自豪的说道,“二叔征战沙场八年未归,为国家打了大大小小不知多少胜仗,皇上定然会大力嘉奖他。”

  唐亦浅知道唐亦莲的‘二叔’那不是她这具身体的亲爹唐怀吗,他不是被乱箭射死跌落悬崖,怎么又活着回来了?

  “是呀,唐将军唯一的女儿又死了,以后他打下的家业还不都是你们唐家的。”吴云芬讨好的笑道。

  “这是自然了。”唐亦雪笑的一脸温和,“我娘说,等二叔回来就将亦莲过继给他,希望能帮他减少些丧女之痛,皇上说不准会看在二叔的面子上封亦莲个郡主呢。”

  吴云芬面上喜不自禁,连连向唐亦莲道贺:“亦莲恭喜你,以后你就是郡主了,那可是真正的贵女。”

  听着吴云芬的恭维,唐亦莲很是受用,可谓是红光满面,就好似她现在已经被封了郡主一样。

  唐亦浅听着她们讨论的话不由笑了,还真是一群异想天开的人。

  人家女儿被你们逼死,还不要脸的想要替代,真当唐怀是傻子吗。

  还有唐怀除了唐亦浅这个女儿外,还有一个十岁大的儿子,当年他出征儿子还小,唐亦浅的舅舅亲自过来接他们姐弟俩,只可惜唐亦浅脑子不太好使非要留在唐家,最终落得个跳崖的凄惨下场。

  所以即便没有唐亦浅,还有唐亦轩,唐怀的家业怎么也轮不到其他房来分。

  唐亦莲抬了抬下巴,趾高气扬的和吴云芬说道:“云芬你放心,等我嫁给了皇子成了王妃,我会帮你看看有没有皇子的伴读谋士什么的,到时介绍给你。”

  她这话一出,吴云芬的脸色明显暗了暗。

  凭什么你嫁皇子而她只能嫁皇子伴读谋士,不过,她也清楚自己的身份,一个五品官员的女儿能嫁给皇子伴读的确不错了,只是心里有些酸闷。

  忽而,她想起一件事来,故作无意的说道:“亦莲虽然过继给唐将军好处很多,可也别忘了,唐亦浅是要嫁给炎王的人,如今她死了,那你会不会要代……嫁。”

  那个‘嫁’字声音虽然弱了些,却有意拉长,让人听的很刺耳。

  唐亦莲原本的骄傲兴奋瞬间被破了一盆冷水,开始慌了,一把抓住唐亦雪的手,“二姐,我该不会真的要代替短命鬼嫁给那个怪物吧,我不要。”

  如果当唐怀的女儿却要嫁给炎王这个半人半兽的怪物,她宁愿不过继给唐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