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第二十章 这孩子是谁的?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焱火焰 1110 2019-09-07 22:32:21

  不知怎的,看到这样落魄苍老的唐怀,她的心很沉闷,眼前的男人明明与她是个陌生人,可她却很心疼他,八成是残存在这具身体的残魂,毕竟是她的亲爹。

  “唐兄弟,你怎么了?”于雷见她一直不言不语的站在那里,便出声问道。

  “我……”唐亦浅面对唐怀竟产生了愧疚之意,他如此落魄悲伤恐怕是因为自己死去的女儿吧。

  就在这时,她背上的小奶娃露出一只肥嘟嘟的小手,竟奇迹般的将她头上的斗笠给掀了下去。

  唐亦浅再想将斗笠戴在头上已经来不及了。

  “浅浅?”

  哪怕八年没见,唐怀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因为她的样子和她母亲一模一样。

  “你是浅浅吗?”唐怀激动的浑身在颤抖,挪动着已经僵硬的双腿,一步一步的走向她。

  他想跑过去抱住她,可又怕这是一场梦,碰触到的只是个幻影。

  这个小破孩每次到关键时刻就给她摆上一道,唐亦浅暗暗的骂了一句背上的小奶包,连忙跑过去握住唐怀的手臂。

  “我们出去说。”

  唐怀木讷的盯着那只握着他手臂的纤白小手,是那么的真实,激动的跟个大傻子一样点着头,“好。”

  唐亦浅拉着他跑出了营帐,只留下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于雷。

  好像唐将军和唐钱认识,他们都姓唐,该不会是亲戚吧,可唐将军见到自家亲戚的反应未免也太夸张了。

  唐亦浅拉着唐怀出了营帐,走到一个偏僻的树林前,“唐……”

  她还没开口说话,人已经被唐怀死死的扣在了怀中,“浅浅,你真的没死,太好了,我的浅浅还活着。”

  沙哑的几乎发不声,他又哭又笑,哭的活像个孩子。

  唐亦浅到嘴边的话慢慢咽了下去,默默的任由着他抱着自己,虽然抱的很紧让她很难受,可她也没动一下。

  少倾,唐怀松开了些,捧着她的脸仔细的端详,依旧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哪里还有那个不言而怒的威武大将军的模样。

  “好孩子,爹不是在做梦吧,你要不打爹几个耳光,让爹爹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打亲生父母可是要造雷劈的。

  “我自己打。”唐怀干脆利落的在自己脸上扇了几个响亮的耳光。

  “哎,你别打自己啊。”唐亦浅慌忙拉住他的手,很是无奈。

  “好,爹爹不打了,爹爹听浅浅的,浅浅让爹爹干什么爹爹都干。”唐怀傻傻的笑了起来。

  当得知自己的女儿跳崖自杀,他好后悔,更恨自己,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子,连女儿都保不了,甚至亲手为她入土为安的机会都赶不上。

  这一刻得知女儿还活着,别说打他几耳光,那怕捅他几刀子他也愿意,只要能换来女儿的生命,他愿意一命换一命。

  “咦?浅浅你怎么背了个孩子,他是谁的?”

  这时,唐怀发现她背上趴着一个小孩,面色陡然沉了下来,“是哪个混蛋的孩子,浅浅你告诉爹爹,是不是吴典咏那个混蛋的?”

  “怎么可能。”唐亦浅嘴角微抽,她这个便宜爹想哪去了。

  “那是谁的,你告诉爹爹,如果你想嫁给他,爹爹即便拿刀子架着他的脖子也要把他带到你面前,如果你不想嫁,爹爹这就去把他给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