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第二十一章 从墓室里爬出来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焱火焰 1383 2019-09-08 21:54:36

  唐亦浅很是无奈的道:“这是救我的人的孩子,他有事就托我照看几天。”

  她这话也不算撒谎,孩子他爹把她从墓室里带出来也算救了她,就是动机不纯了些。

  “不是你的?那就好。”唐怀大松了一口气,毕竟未婚先育对女子的名节很不好,虽说他有能力养她一辈子,可还是希望她能嫁个好男人。

  这时,他突然想起什么,“浅浅,爹爹听别人说你跳崖身亡的,怎么又复活了?”

  她当时肯定很绝望吧,否则也不会走极端的路。

  一想到她跳崖时的绝望与无助,唐怀自责的就恨不得杀了自己。

  他多少也了解了大概,浅浅的未婚夫先移情别恋娶了唐亦雪,自己又被皇上下了道不能反抗的圣旨,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又加上他战死传入京城,浅浅才会心灰意冷选择跳崖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不小心掉下去的,别听人家瞎说,我才不会自杀。”唐亦浅略尴尬的道,在她眼里自杀都是懦夫行径,这种事她肯定不会承认。

  “那就好,以后不可有自杀的念头,你看谁不顺眼告诉爹,爹帮你打。”唐怀言语中满是宠溺。

  唐亦浅还从未被人如此护过,原来有爹疼的滋味真好。

  “对了,浅浅你还没告诉爹爹你怎么会死而复活?女儿的复活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可心里还是很困惑。

  “我也不知道,突然醒了发现自己在棺材里躺着,就从里面爬了出来,恰好遇到这孩子的父亲,他就出手救了我。”唐亦浅胡乱拿话搪塞了下。

  她能怎么说,说你女儿已经死了,她是借着你闺女的尸体还魂?

  说了,不知道会不会把她当鬼怪抓起来。

  反正现在被发现了,她现在也没办法逃,还不如跟唐怀回去,说不准以他的身份真能帮她推掉婚事。

  “看来是你命大,也是你娘亲在天上保佑我们大难不死。”唐怀想起自己的妻子刚毅的脸上露出落寞。

  “有机会我们要好好谢谢这孩子的父亲,如果不是他路过,你一个人待在荒郊野外怎么活。”

  “额,好。”想起孩子他爹戏耍她的场景,唐亦浅就恨不得狠狠敲诈他一笔,还谢他,门都没有。

  随后,唐怀带着唐亦浅离开了军营,和于雷只说唐亦浅是他的远方侄子。

  二人骑马回家,在路上正走着,一名黑衣人拦住他们的去路。

  “唐将军,唐姑娘,在下奉命前来接小主子。”来人是元译。

  “主人主人,赎金。”毛毛看到元译,兴奋的蛇眼都冒出了金光。

  唐亦浅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元译,和唐怀说道:“爹,我和他有点事商量下,您先在这里等我。”

  “好。”唐怀知道来人是她的救命恩人的人,便没有阻拦也没跟过去。

  唐亦浅背着小奶娃,让元译跟上走到唐怀听不到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你家主子呢?”看元译这样子俨然知道她的行踪,只是不肯现身罢了。

  元译朝着她背上的娃瞄了一眼,他家主子可不就在你背上,“主子有些事情,让在下来接小主子,还请唐姑娘将孩子还给在下。”

  “还给你可以,我有条件。”唐亦浅故作深沉的道。

  “什么条件?”

  唐亦浅开始掰着指头算了起来,“你看啊,你家小主子自从跟了我,我天天要想办法给他弄口粮,还给他置办衣服,杂七杂八的花费了我好多钱。”

  原来是要钱来着,元译唇角微抽,“姑娘,想要多少?”

  想要多少才合适呢,唐亦浅对银子的概念还不深,她在军营里的薪酬一个月四十两,想了想伸出五根手指。

  五千两银子应该是一大笔钱。

  “五万两?”元译试着问道。

  这么多!唐亦浅惊呆了。

  元译见她不语还以为嫌少,拧了拧眉头狠了狠心道:“五十万两,不能再多了。”

  虽说他家主子江湖人头价是这个数的上百倍,可现在毕竟唐亦浅不知道主子的身份,这个数已经够高了。

  待在唐亦浅身上的奶娃听着他们之间的交易,有种想要暴打自己这个蠢笨下属一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