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第二十二章 主子被非礼了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焱火焰 1200 2019-09-09 22:44:54

  “好,成交。”唐亦浅面上不动声色,心里乐开了花。

  原本以为五千两已经够多了,没想到这娃那么值钱,五十万两啊,相当于好多好多的钞票。

  不过,她有一点不明白,那人这么有钱为何还要盗墓,她的陪葬品看着珠宝器具不少,其实真正值钱的没一样,毕竟是唐元办的丧事。

  估计是有这方面的怪癖,喜欢收藏死人的东西。

  元译从身上摸出几十张银票,递给唐亦浅,“唐姑娘,在下身上只有二十五万两银票,您先收着,余下的日后归还。”

  这些银票还是他最近为主子办事剩下来的,没来得及还给主子,正好用上了。

  唐亦浅接过银票,在指头上吐了口唾沫数了起来,一共二十五张万两银票。

  收起银票,将背上的孩子取了下来交给元译,“剩下的欠款送到将军府。”

  元译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好似抱了个价值连城的宝贝一样,“唐姑娘,余下的银票十日内定还。”

  再过两天主子就可以讲话了,到时和主子要点银票还账。

  “行,让我再看看他。”唐亦浅凑过去,用手指在小奶娃肉嘟嘟的小脸上轻轻的戳了戳。

  好歹也养了几天,现在有点舍不得这个磨人的小鬼了,“来,让姐姐亲一下。”

  说着,唐亦浅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看的元译目瞪口呆,主子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告辞了。”唐亦浅揣着一大叠银票跑向唐怀,翻身利落上马,朝着京城的方向飞奔而去。

  元译怀中的孩子小脑袋不知什么时候扭过去,双眼一直注视着那抹远去的靓影。

  大房唐元一家和二房唐礼以及唐老夫人住在唐家主院,唐怀的将军府和唐家主院隔了一道墙,墙上开了一个月亮门。

  唐怀没去打仗前是分家,他走后,唐亦浅一直跟在唐老夫人身边生活。

  唐亦浅外祖父聂家属于四大隐世家族之一,隐世家族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四大家族家主的地位却与一国帝王平起平坐,每一个家族相当于一个小国家。

  唐亦浅的母亲聂新月身为四大家族的嫡出大小姐,身份高贵,别看唐怀是一国大将军,可在世人眼里他是高娶。

  又加上聂新月性子冷淡嘴又不讨巧,不如唐元和唐礼的妻子会讨好,相比之下,唐老夫人很不喜聂新月这个儿媳妇,觉得聂新月根本没把他这婆婆放在眼里。

  唐怀知道自己的母亲不喜妻子,又不想委屈爱妻,就在将军府和唐家主院中间隔了一道墙,算是分家。

  聂新月死后,唐怀又去打仗,唐亦浅才七岁,唐老夫人再怎么不喜欢聂新月,唐亦浅好歹也是她孙女,于是就令人在墙上开了道月亮门,把唐亦浅接到自己身边养着。

  说是照样唐亦浅,其实不过是为了向将军府要银钱罢了,可这些钱财都没花在唐亦浅身上,全都被唐元和唐礼二兄弟分了。

  如今的将军府说白了,穷的只剩下空壳子,值钱的东西能搬走的全搬走了,家里唯一的正主又向着那边,下人也不好说什么。

  还有不少下人因为开不了工钱离开了不少,留下来的这些都是念着唐怀和聂新月的好,不忍离开,靠着自足自给过活。

  唐怀昨天回来,直奔城郊外的唐家墓地,一直待在女儿的墓前哭了一夜,直到天亮才回,路径军营听说那里出现尸虫一事,就顺道拐去军营查看了下。

  这还是他出征回来第一次进家门。

  下人们看到一身铠甲又脏又憔悴的唐怀,惊的手中的东西都掉在了地上,“将军?将军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