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第二十四章 浅浅,你就嫁了吧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焱火焰 2019 2019-09-10 22:51:20

  唐亦浅对唐怀的话很是震惊,他竟然说君陌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她没见过君陌衍不知道他是什么情况,对他的了解也都是道听途说不能全信,不管他如何她都不会嫁的。

  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怎么也不能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给嫁了。

  “爹,你还是帮我把婚事退了吧,我不想嫁人。”

  唐怀还以为她是因为君陌衍的传闻,好声解释道:“炎王并非像外界传的那样,他是个很优秀的男子,爹爹不会害你。”

  别人不知道他最为清楚,那个神秘的武神将军就是这位被人传成怪物的炎王。

  八年前南酆国攻打北鄢,他奉命前去镇守,开始打的胜仗居多,眼看着胜利在望。

  谁知南酆国军队竟然来了一个易国师,从此就开始打败仗,连失了三座城池。

  就在他焦头烂额之际,朝廷派了武神将军过来,这才稳住了战况。

  经过几年的战争终于打败了南酆国,那个易国师也被武神将军打成重伤,也是经过这几年的相处,他才知道原来武神将军竟然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怪物炎王。

  其实对于炎王和浅浅的婚事他是知晓的,皇上在下旨之前还特意派人去前线询问过他。

  他觉得炎王比吴典咏这个懦夫强百倍,可是浅浅喜欢的人是吴典咏,虽说他看不上吴典咏可也不想让女儿伤心,便写信告知皇上吴典咏和浅浅婚约一事。

  后来他中箭掉下悬崖,只是他命大没死,为了能尽快结束这场战争,他就设计假死来迷惑对方。

  谁知,他假死的消息竟然传到了京城,吴家竟欺浅浅孤女,就弃她改娶唐亦雪。

  他大哥唐元为了霸占将军府,竟向皇帝进言让浅浅嫁给君陌衍。

  他和皇上知道君陌衍的具体情况,可唐元不知,在外人看来炎王府等于阎王府,可是唐元为了满足私欲不惜将自己的亲侄女推进火坑。

  这样的大哥,他不要也罢。

  “浅浅,你相信爹爹一次,嫁给炎王肯定比嫁给吴典咏要强百倍。”唐怀继续游说。

  唐亦浅忍不住暗翻了个白眼,这样炎王真的有那么好嘛:“不是炎王优不优秀的问题,而是我真的不想嫁人,帮我把婚事退了吧,拜托拜托。”

  看她双手合十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唐怀也不好逼她嫁给炎王,“好吧,明日上朝爹爹和皇上说下此事,对于你的婚事爹爹也会留意下,定会帮我家浅浅找个如意郎君。”

  “……”唐亦浅无语扶额,“爹爹,我才及笄,还小着呢。”

  十五岁的年纪在现代还在上学,在这里就要嫁人了。

  “哪里小,你都及笄了,再过两年都成老姑娘了,你娘走的又早,趁着爹爹还在京城赶紧给你找个好人家,万一爹爹又去打仗了,谁操心你的婚事。”

  唐怀越想越觉得帮闺女找婆家是件迫在眉睫的事,当然,也不能马虎了他要仔仔细细的选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女婿。

  他一走就是八年,对于京城才俊也不了解,好像二皇子君慕辰还没娶正妃,小时候看他才貌双全,就是不知道现在如何,回来观察观察。

  还有柳丞相的二子也到了该娶妻的年纪,听说他是今年的新科状元,在文采上没得挑,可他身为武将还是希望闺女能嫁个武功高强的人。

  这边唐怀在寻思着乘龙快婿,那边唐亦浅已经悄默默的开溜。

  “浅浅,你看余将军家的……你干啥去?”

  “爹爹,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要做,先走啦。”唐亦浅冲着他挥了挥手,脚下如风,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这丫头。”唐怀很是无奈的摇头。

  若非他怕突然去打仗,无人帮她,他怎么会如此心急的将她嫁出去。

  因为唐怀恨主院的人欺他女儿,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个月亮门给堵上了,至于他人拜访也一概以唐亦浅养伤需要休息全部拒绝了。

  这几天如果没有唐怀时不时的在她耳边唠叨哪个青年才俊好哪个可以托付终身,她整日在家摆弄下药材什么的,其实过的还是蛮自在的。

  “小姐,主院那边派人传话,说老夫人甚为想念小姐,如果您身体无恙,老夫人希望您能去主院一趟。”一名丫鬟进来禀报道。

  唐亦浅趴在桌上,摆弄着一桌子的瓶瓶罐罐,对于丫鬟的话她也听进去了。

  主院那边一天派人传个五六次,还真好意思。

  唐亦浅丢掉手里的药材,和丫鬟说道:“好,你去回话等会我就过去,顺便把王管家叫来。”

  她倒要看看那边的人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她不去主动报仇也就罢了,竟然还想来招惹她。

  “主人,你要去打架吗,需不需要我找些兄弟过来帮忙。”毛毛从金碗里探出头说道。

  “不必,你不是想要个金窝吗,我们去那边要钱去。”唐亦浅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

  这些年主院从将军府拿走的东西,她要让他们一点一点的全都吐出来。

  “走走,我们现在就去,他们不交出来,我毛小爷咬也要咬死他们。”毛毛一听要给它造金窝,两只蛇眼放金光,金碗哪里有金窝住着舒服。

  很快王管家过来,“小姐,您找老奴有事?”

  “你把这些年主院从这边拿的东西一一列出来,这些东西存放在主院那么久也该归还了。”

  王管家先是一愣,随后很是激动的道:“小姐,老奴一直都有记账,主院那边要的每一笔钱,拿走的每件东西,老奴全部都记着呢。”

  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将军回府,去主院算账。

  这几日将军一直在忙朝中事务,都没来得及处理主院的事,本想着过几日和将军提提,谁知他们家小姐竟然开了窍,实在是可喜可贺。

  “你去把账单拿过来,我们现在就去主院要东西。”

  于是,唐亦浅和王管家拿着账单去了主院要东西去了,为了壮势还带了十几个身强体壮的护卫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去干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