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第二十六章 讨账来了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焱火焰 1258 2019-09-11 23:51:06

  随着话音,一名身穿鹅黄色简单衣裙的俏丽女孩走了进来。

  一双似柳刀远黛眉,朱唇轻点唇角溢笑来,明眸灵动灿若星辰,肌肤胜雪堪比无瑕玉。

  她一来,就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

  众人都将视线放在她那张脸上,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审视,想从上面找到蛛丝马迹来证明她是冒牌的,可那张脸皮却是那么的真实,只是她的笑却变得不同。

  一个平庸娇憨,一个张狂惬意却让人看不懂摸不透。

  唐亦浅带着王管家和一众人进来,她双眸在屋内轻扫视了一遍,最后将视线定格在唐亦莲身上,勾唇笑道:“也不知道哪个没脑子的东西总痴心妄想要替代我,只可惜啊,本小姐还活着,谁也替代不了。”

  她这番话戳到了唐亦莲的心窝里,怎么听都觉得是在针对她。

  “唐亦浅,你这个冒牌货,说,你到底是谁!”

  她才不相信眼前这个和唐亦浅一模一样的女人是唐亦浅,唐亦浅这个贱女人肯定死了。

  唐亦浅挑眉,就好似看‘傻逼’一样看着她,“你不是喊我‘唐亦浅’了吗,还问我是谁,你是不是傻。”

  “你……”唐亦莲气的很想冲过去打这个死女人几耳光,她现在确定肯定不是唐亦浅,原来的唐亦浅虽然蠢了点,可也不敢这么挤兑她。

  唐亦浅径直走到前面,朝着唐老夫人假模假样的行了一礼,“不知祖母找亦浅何事?”

  她这话一出,立马遭到所有人的白眼。

  还好意思问找你何事,回来这么久不来请安也就罢了,竟然来闭门谢绝探视,他们更是三催五请的简直比请个祖宗还难。

  唐老夫人阴沉着脸,苍老的声音中带着严肃,“亦浅,你既然活着回来了,为何不来请安。”

  “还能为什么,分明就是恨我们呗,二姑娘抢了她的未婚夫,大哥又怂恿皇上将她赐婚与炎王这个怪……”

  “闭嘴!”肖楚梅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唐老夫人大声喝止,这个蠢货把老大卖了不说,竟然还口出狂言说炎王的不是,即便炎王是怪物,那也不是他们做臣子的可以议论。

  唐亦雪拿着手帕拂面,嘤嘤的哭了起来,好似受了多大的冤屈一样,“三婶你这是什么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又能说什么,更何况是吴家不要三妹妹,又怎能怪我抢的。”

  “我没那个意思。”肖楚梅很是憋屈,更想为自己辩解,可看到唐老夫人瞪过来的眼神立马闭上了嘴。

  吴倩玲看肖楚梅的眼眸中多了丝狠厉,很快就变成了慈善的目光,她唉声叹气道:“弟妹,你这话说的实在是让我这个做大嫂的不知道该说啥好,吴家指明了要娶亦雪,更何况我们唐吴两家又是至交,我也是为了维持唐吴两家的关系才将亦雪嫁给了典咏这孩子。”

  说着,她朝着唐亦浅看了一眼,见她笑意盈然的站在那里,好似一个看客一样,猜不透她现在在想什么。

  吴倩玲微微蹙了下眉头,总觉得现在的唐亦浅变得不一样了。

  她将这些疑惑压下来,继续道:“至于夫君他,他更是不会将三姑娘推给炎王,夫君本想向皇上为三姑娘讨个更好的青年才俊,却不想皇上竟然将三姑娘指婚给炎王,我们也是没办法,圣命难为啊。”

  她说的戚戚然然,好似这一切都是没有办法,她是被逼的一样。

  “行了,抢不抢未婚夫我也不在意,毕竟被抢走的东西我也不稀罕。”唐亦浅无所谓的耸耸肩,完全没将吴典咏当回事,她来主院的目的可是为了要东西。

  “祖母,现在我爹爹已经回来了,以前我寄存在主院的东西也该还回来了吧,您看看这张账单有没有漏掉的。”

焱火焰

求收藏~求支持~笔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