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第四十六章 笨丫头砸的就是你

殿下掉进醋缸里了 焱火焰 2104 2019-09-22 23:58:04

  唐怀先是一愣,继而淡声道:“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纯属好奇,感觉祖母对我们家与另外两家的态度天差地别。”唐亦浅弯腰从箱子里拿出来一把短匕首,这把匕首做工非常精致,刀柄上镶嵌着一颗鹌鹑蛋大小的祖母绿宝石,看着华美漂亮。

  这种匕首一般女孩子都比较喜欢,可以防身做工又美观,只是不适合她。

  唐亦浅顺手又丢回箱子里,并没有露出多大兴趣。

  “这把匕洛言大师打造的,原本是皇上送给柳贵妃的生辰礼物,怎么会出现在你的聘礼里?”唐怀又将那把匕首拿了出来,左右看了看面露不解。

  “柳贵妃?”唐亦浅她是知道这个柳贵妃,是三皇子君慕宸和七公主君慕萱的母妃,一直都深得当今皇帝君擎弘的宠爱,在皇宫里的地位不亚于皇后。

  听传闻君慕宸是储君人选之一,与皇后所生的嫡长子也就是大皇子君慕磊二人为争夺皇储,明争暗斗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硬生生将朝堂势力一分为二。

  唐怀忽而明白什么,将匕首丢进箱子里,刚毅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深意。

  “爹,柳贵妃想拉拢你对吧?”听吴公说这里的聘礼可不止是君陌衍准备的,还有一部分来自皇宫。

  这把匕首连唐怀外出征战八年的人都知道是谁的,可见对方的用意很明显。

  以前唐怀不在京城,对于皇子之间的争斗自然不用参与,现在他回来了,又是手握兵权战功赫赫的大将军,无论是哪个皇子只要想当皇帝没有人不想将他拉拢到自己的阵营中。

  “浅浅真聪明。”唐怀很是宠溺的在她脑袋上轻轻揉了揉,继而面上微冷,“我唐怀只效忠皇上,想要让我支持那就成为皇帝再说。”

  所以他这是要中立了。

  唐亦浅对于朝堂之事不感兴趣,想起之前的话题,便道:“爹爹,你还没告诉我为何祖母差别对待。”

  虽说人心都是偏的,在普通老百姓家庭中,有些父母也会很偏向某个子女。

  只是不解的是即便唐老夫人喜欢大儿子和三儿子,可唐怀身为大将军可以说光宗耀祖,唐家现在所有的荣耀都是唐怀给的,怎么在面子上也要过的去吧。

  唐怀提起这个神色中有些凝重,“其实我并非是她亲生的,我母亲乃是你祖父的原配,是现在唐夫人的嫡姐,当年我的血亲母亲嫁给你祖父两年未能有子,她就将自己的庶妹也就是现在的唐老夫人接进府里,成了祖父的侧室,她进府之后一年就生下唐元,第二年你亲祖母怀孕有了我。”

  “原来还真不是亲生的,难怪对咱们这边如此差。”唐亦浅不以为然的道。

  “你这丫头。”唐怀轻笑了一声,道,“在我一岁那年,你亲祖母就因得病走了,为了照顾我,你祖父没有续弦,而是将与我有血亲的唐姨母抬了夫人,你祖父在世的时候,表面上她对我还过的去。”

  “那为何我们都不知道爹的母亲另有他人呢?”她的记忆中没有唐怀亲生母亲的丝毫痕迹,在别人眼里唐怀就是唐老夫人的亲生儿子。

  唐怀轻声叹了一下,声音中带着些惭愧,“其实我之前也不知道我的生母另有其人,只知道你祖父有个原配妻子,还是母亲的的姐,后来在我十二岁那年,你祖父去世,唐夫人用锻炼我为借口,将我送进军营投奔她大哥,通过唐夫人的兄长吴峰我才得知原来我母亲并非是现在的唐夫人。”

  吴峰也是吴家的庶子,是唐夫人的亲大哥,当年他进了军营没少受吴峰的打骂侮辱。

  在他十三岁那年,蒋老将军来军营坐镇,需要士兵前去伺候。

  为了摆脱吴峰,他就大着胆子去了蒋老将军的营帐自荐,没想到蒋老将军竟将他留了下来,自此他的命运才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他的军功和成就都是他一点一点拼命换来的。

  唐亦浅听完唐怀的叙述,抬起爪子在他肩膀上拍拍,“没想到你还有如此悲催的经历,真是可怜啊。”

  “……”被自家闺女可怜是什么滋味。

  接下来的几日,唐亦浅和唐怀一起去唐家陵墓拜祭了下,真正的唐老夫人,随后就窝在将军府研制各种药品。

  她现在实力尚浅,这具身体太弱了,她必须提升自己的实力,当然在提升实力之前,还需要弄些毒药防身。

  为了能锻炼出一具健康完美的身体,唐亦浅开始各种锻炼,跑步散打一项没落下。

  唐怀见她喜欢习武,有空的时候还会指点一下她武功。

  她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有武道一说,唐怀便是修习武道之人,现在为武师三阶,他的武功在这个大陆上算是数一数二了。

  当然,身为门外汉的唐亦浅只能从初级开始修习。

  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唐怀,她也不过修习了三五日体内的武力值明显有了凝聚力,如唐怀所说,再过几日恐怕就要冲开武者低阶,成为一个真正的武道修习者。

  对于一般人而言,想要冲开最基础的武者怎么也要一两年的时间,而她只用几日。

  这天,唐亦浅正在院子里打坐,脑袋上突然被一个东西砸了一下。

  唐亦浅捂着被砸痛的脑袋,盯着地上的只有两三公分长的小木棍,抬头看向一处,“谁在那里,出来!”

  “笨丫头,修习武者心法都弄错了。”清凉好听的嗓音传了过来,声音中还带着丝戏谑之意。

  “龙九?”唐亦浅对这道声音可是记忆犹新,没想到这货竟然真敢来。

  “不错,还记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还在墙外面的声音竟出现在她的身后。

  唐亦浅猛地转身,看着一袭浅蓝色长袍戴着一张鬼脸面具的人,不是那个盗墓贼还是谁。

  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你什么时候跑到我身后了?”

  她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如果对方要杀她,可以说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你爹都察觉不到我的行踪,更何况是你这个笨蛋。”龙九走到石桌前,在石凳上坐下很自觉的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看到他手里的茶杯,唐亦浅小脸不由黑了,“那是我用的茶杯!”

焱火焰

今天的放在一个章节更了,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