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毒后种田忙

第二十章 惨不忍睹的伤

神医毒后种田忙 花相大人 1030 2019-09-09 18:20:07

  苏清平赶忙吹了一口气将蜡烛熄灭,藏在袖子里,也不管蜡烛油有多烫。

  要是蜡烛都被抢走了,那就真的太绝望了。

  正在苏清平不知所措的时候,来人已经走近了,不过一直停留在自己两米处的地方不动。

  “美,美人,奴才是来收恭桶的。”

  大顺提着破灯笼有些胆怯,昨天领夕食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叶公公。他是陈公公的人,最喜欢欺压下面的人,当时他就恼了,叫了一群人围着自己打。

  脸上的伤疼得睡不着,很晚才睡着,今天就起晚了。

  自己负责的其他几宫粪桶才收好,这是最后一宫。

  天都快亮了,也不知道这个苏美人会不会责怪自己来晚了。

  苏清平听了大顺的话这才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发现对方矮自己半个头,听声音应该比自己还小两岁,而且说话和善,不像是有坏心思的人。

  “我这里今天没有。”

  苏清平想了想这才发现自己从前天晚上被审问到今天一直都还没有上过厕所。

  “那苏美人,奴才先走了。”

  大顺听对方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松了口气正准备离开,突然就被苏清平叫住了。

  “你等等,你……”

  苏清平原本看不怎么清对方的脸,但大顺转身的时候手中的破灯笼往上提了一下,这才看到对方鼻青脸肿的,嘴角似乎还有血迹。一时有些不忍便叫住了对方。

  “美人,您还有什么事吗?”

  大顺怯怯地看了一眼苏清平,不知道对方突然叫住自己是不是想要惩罚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脸上的伤挺重的,你要不进来我给你上点药吧。”

  苏清平看着对方怯懦的神情,干瘦的身体,不由得有些心疼。

  都是爹娘生养的,这要是他爹娘看到孩子这副模样,那得多心疼。

  “美人,奴才叫大顺。奴才皮糙肉厚的,这点伤过几天就没事了,多谢美人关心。”

  大顺听到苏清平的话,眼眶有些泛红。进宫这几年挨过多少打,听过多少骂,同样都是太监,就因为自己是收恭桶的,受了多少白眼。

  第一次,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自己的伤势。

  但是大顺也听说冷宫的苏美人是被鞭打后扔进冷宫的,身上也有不少伤。那药膏估计也不多,自己这点伤用不着,便婉言拒绝了。

  “都是血肉之躯,伤这么重,一定很疼。进来吧,很快就好了,也不耽误你事。”

  苏清平看不清对方泛红的眼眶,但是大顺的语气里有一点哭腔她还是听得出来的,不容对方再说什么直接拿了他手中的灯笼转身进了屋子。

  大顺犹豫了一下,听到屋子里叫唤自己的声音,这才小心胆怯地往里走。

  苏清平将破灯笼放在桌子上,又让大顺坐下靠近灯笼,近距离观察才发现大顺脸上的伤简直是惨不忍睹。

  左眼皮又青又肿还有些破了皮,右眼眶已经乌青一片了,鼻梁虽然没断,但是鼻血还是有些流出来。左嘴角发紫,还有一丝血迹,整个脸颊都肿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