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神医毒后种田忙

第八十八章 你说我怎么舍得让你走?

神医毒后种田忙 花相大人 1014 2019-11-08 19:04:51

  离浅用眼神警告了一下橘花,橘花这才从桌上跳了下来蹲在门口不再去理这两人。

  等苏清平将床上人的双腿擦拭干净之后,也顾不上先将帕子放回热水盆里,赶忙将床里面的被子拉过来盖在了这男子身上。

  这才松了口气睁开了眼睛,床上的人还没醒,苏清平仔细把了把脉发现这人只是落水后受凉发烧了,便整理了热水盆然后到厨房去熬药。

  橘花等苏清平离开后这才回到了离浅身边,蹲坐在床头眯着眼睛看着离浅对着床帐发呆。

  “橘花,去陪陪她,她现在一定在熬药。”

  离浅回过神来才发现橘花一脸幽怨地看着他,便在它身上轻轻拍了下示意其去厨房。但是橘花就是不动,离浅只好又轻轻抚摸了一下橘花。

  “喵。”

  哦,你让我去我就去喽。

  橘花不情不愿地下了床,一进厨房就看到苏清平果然在煎药,上前正准备去闻闻药罐里头有没有什么吃的,但是一看到炭火便又缩回了脖子。

  它知道这玩意儿能把自己的胡子给烧了,便转身躺到了大石头上晒太阳。

  苏清平总觉得橘花好像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她拿着破扇子轻轻扇了扇药罐下面的炭火,又想到屋里躺着的那个男子。

  他究竟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荷花池边上?

  等药罐里的药煎好之后,苏清平赶忙将袖子放下来叠了几层包着药罐小心倒了一碗药汤出来。

  橘花看到苏清平小心端着药碗缓慢向屋子里走去,这才伸了伸懒腰跟了上去。

  苏清平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发现床上的人还没有醒,想了想她便先将药碗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将床上的人扶了起来靠在床头。

  “也不知道能不能喂进去。”

  苏清平端起药碗坐在床边,看着眼前人坐不稳差点靠到她身上的样子喃喃自语道。

  不出苏清平所料,果然勺子喂进去的药汁全部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她赶忙将事先准备好的帕子擦了擦对方的嘴角。

  离浅心中暗笑,他等着看苏清平要怎么给自己喂药,但是他没想到苏清平又坚持不懈按照原来的法子给他喂药。

  就在他准备让药汁流出来的时候,突然嘴巴被捂住,鼻子也被捏住,下意识就咽了一口,差点呛着。

  苏清平也担心这么做会呛到对方,但是见眼前的男子并没有呛着便一勺接着一勺喂了进去。

  等药碗空了,苏清平这才将人慢慢扶了下去然后去厨房收拾药罐,离浅等到苏清平离开之后这才睁开眼睛。

  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敢捂他的嘴,更别说是捏他鼻子了。

  苏清平,你说我怎么舍得让你走?

  离浅看了眼干净素旧的床帐之后这才缓缓闭上眼睛,他为了接近苏清平好不容易才想了这个法子。

  他调走暗川暗影之后便跳进池水中将身上都弄湿,在冷宫墙外吹了半个晚上的冷风,这才终于病了。

  撑了一晚上,困意也上来了,他这才缓缓进入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