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骄女有空间

第4章 生祭河神

农门骄女有空间 甜橘小笼包 2022 2019-09-04 08:00:00

  苏糖也听到苏永强说的话,看苏永强气的转身要走,她突然抬头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大妮儿谢谢强爷爷帮忙说话,爹娘还有爷奶跟我们说,我们要去伺候河神了,之前叔伯婶子总送我和大郎吃的,娘活着的时候跟我说,如果我们得到了别人的帮忙,也要回报别人,等我们到河神老爷身边伺候了,一定让河神老爷保佑大家!”

  苏糖知道自己现在这个身体也不过才八岁,又没读书,不懂什么道理,所以故意把话说的童稚一点。

  果然,她才说完,有那感性的妇人就红了眼睛,直道可怜,作孽。

  苏永强也听到了苏糖说的话,听到小姑娘脆生生的说着他们要去伺候河神,还要保佑大家,更是觉得无力。

  那黄婆子素来是机灵的,看到苏糖说完以后,大家似乎都感动了,也怕迟则生变,她再赚不到银钱,马上在苏老太太耳边说时间快到了,再不走来不及了。

  “哪儿这么多废话,赶紧走!”苏老太太一听要错过时间了,根本顾不上别的,推着苏糖姐弟就走。

  大郎记得姐姐的嘱咐,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说一句话,也不要放开拉着姐姐的手,所以听到姐姐这么说,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乖乖地低着头,拉着姐姐不放。

  苏家屯的村民看到这才多大点的小孩子,连死是什么都不知道,还说什么去伺候河神,是真的同情,可这到底是别人家的事儿,他们根本没资格管。

  大家都是信河神的,只是不会用活人祭奠河神而已。

  苏永强还要说什么,却被一旁的人拉住了,他虽然是族长,但这种处理儿女的事情,他的确不能说话,毕竟也不是卖儿卖女。

  苏永强红着眼睛看着苏永贵一家人赶着姐弟去了江边,气的想打人“苏永贵到底在想什么,刘氏就生了这么一双儿女,就算刘家败落了,他们这么对人家的骨血,不丧良心吗?”

  身边刚才拉着他的是苏永强的侄儿苏福安,见到他这样,也说道“他们早就不把大妮儿和大郎当家人了,叔您再说也没用的,我弟弟水性好,一会儿我们到江边守着,看看能不能救他们一命吧,老栓爷爷不是……虽然是难了点,但总是条活路,咱们家族多少帮衬点,也算是没让……”

  苏福安在苏永强耳边说了许多,便看到苏永强的表情有了一点犹豫,最后才叹息“哎,看着两个孩子的命吧!”

  这马上就入秋了,清江水流湍急,两个才那么大的孩子还是在筐里被扔下江水,便是苏福华水性好,哪有那么容易救人。

  苏福安也是这个意思“既然是这样了,咱们也尽力试试。”

  苏永强最后点头“那你们去吧,要是真救了,我帮你们。”

  苏永强也明白苏福安现在说这个,也不是一点私心也没有,但若是那两个孩子真有命活下来,也根本不可能继续在永贵他们家活下去了,还不如寻别处还能有个活路。

  苏福安得到族长的回应,脸上立即多了几分笑意,脚步匆匆的去找自己弟弟去了。

  却说黄婆子看苏永强他们没有再追上来说什么,也松口气,回头正好看到吴氏和自己递眼神,知道这也是在催促她不要耽误时间再有什么变故,便加快脚步“咱们快些,莫要让河神老爷等急了。”

  很快就到了江边,那黄婆子手脚麻利的把香案都摆上来,然后烧了黄纸念叨起来,差不多了,就让苏家人把姐弟分别放在筐里。

  “河神老爷显灵,信女献上童男女一对,希望您……”吴氏过来抱着大郎在筐子里,大郎已经吃了那个糖,此时低着头,已经是意识有些模糊。

  苏糖这边倒是没有人过来,苏老爷子看了一眼苏大福,苏大福楞了一下,没动,二房孙氏站在自己爷们身边,看苏大福这样,讽刺的笑了一下也没说话。

  苏老爷子见大儿子不动,又看了一眼二儿子,苏二禄素来是个孝顺的,看到老爹这样了,就要过去,却被孙氏拉住了,这等害人的事情,她可不会让自己爷们干。

  便是以后有报应,也报应到该报应的人身上,与他们二房可是没有一点关系。

  苏老爷子看两个儿子都指使不动,气的红了脸,过去亲自动手,直接把苏糖也抱着放在筐里。

  苏糖眼睛一直看着这些人,眨都不眨的盯着,一旁的苏老太太被女孩这样看着,心里面觉得毛毛的,黄婆子也觉得今天这小丫头看着有点不一般,也怕再生什么事儿。

  于是直接不搞那些神秘的了,马上说道“时辰到,献童男童女!”

  随着她说完,苏老爷子和吴氏一起把两个筐给推下了江水,漫漫清江水瞬间就把两人给吞没。

  苏老太太再看不到小丫头的眼神,也是松口气,回头问黄婆子“这样就好了吧!”

  “待我收回法令即可。”黄婆子开始做作起来。

  吴氏却觉得神清气爽,整整快五年的时间,她终于把刘氏留下的两个孽种,从苏家大房弄没了,以后苏家大房只有她吴桂香,只有她吴桂香生的孩子了。

  看黄婆子在那边做作,吴氏努力压抑着嘴角的笑意。

  待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黄婆子鸣金收鼓“河神老爷回应了,说是满意苏家的祭品,你们就回去等好消息吧。”

  听到黄婆子这么说,苏老爷子和苏老太太脸上都多了一份喜意,口口声声的感谢黄婆子,一行人又是脚步匆匆的从江边离开。

  他们却不知道,就在他们匆匆离开之后,就有几个年轻男子赶紧飞快的跑过来,对着刚才筐子下江的位置,就跳了下去。

  而这时候,苏糖和大郎却已经是进了空间“他多久会醒?”

  苏糖把已经昏睡过去的大郎放在木屋里,问橘猫。

  橘猫看了一眼已经湿透了的苏糖,说道“少说还得过半个小时,放心,筐子里我放了两个石头进去,不会飘上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