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骄女有空间

第18章 福兴楼

农门骄女有空间 甜橘小笼包 2039 2019-09-18 08:00:00

  一夜安睡,这一次再去镇上,苏糖就没有特别着急,从容的起来,做了红枣牛奶粥,姐弟两个吃的饱饱的,然后苏糖背着竹篓,苏糯提着装满了野桃子的篮子,一起踏上去镇上的路。

  到镇上之后,苏糖先带着苏糯直奔东大街,清河镇不大,但是也不小,总共交叉的两条大街,这东大街是镇上富贵人家最喜欢来的。

  因为这里有镇上最大,也是唯一的书院,附近几个村子还有镇上读书的孩子,都是送到这里的。

  栖凰国读书人地位高,但读书耗费也极大,基本上从开蒙读书开始,光是这镇上最普通的书院,一年的束脩就要二两银子,附近不知道多少村民一年也赚不来二两银子,根本读不起书。

  何况读书还不仅仅是束脩,书院里是不提供住宿还有吃饭的,这些都是要另外花钱的,除了这些,最重要的是书本和笔墨的耗费,现在普通的开蒙三字经一本就要五百文钱,若是其他重要的书,一本至少一两银子甚至几两银子,几十两银子不等。

  越是少见的书就越贵,因为有些书是雕版印刷的,这种就要便宜一点,但读书读的越高,看得懂的人就越少,基本上就都是手抄本了,自然很贵。

  笔墨纸砚更是金贵东西,所以一般农人很少有送孩子去读书的,也不是不知道读书可以改变命运,但供不起,也是白搭。

  于是读书人就是富贵人家才能读的,清河镇东大街因为有这个书院,来往都是学子,能来读书的基本上家里条件都不太差,于是书院附近就因此开了不少店铺。

  书铺和笔墨纸砚的铺子有,镇上最大的酒楼福兴楼也在东大街,当然,也有一些比较实惠的小铺子和摊贩。

  毕竟也不是所有来读书的学子都经济那么宽裕,从清河镇回到附近的村子一天来回是来得及的,但中午肯定是没办法,于是中午花点钱凑合一顿,也是不少学子的选择。

  苏糖这一次是准备把自己做的鱼丸送到福兴楼,看看能不能达成一个合作,空间出产的鱼丸没有一点刺,口味也好,清河镇这地方距离清江近,大家都有吃鱼的习惯,鱼丸这东西虽然常见,但能处理的干干净净的,可不多。

  若是谈成了,福兴楼这样的大酒楼,一天都不少,她这也有了一份固定的收入。

  这样想着,苏糖带着苏糯找到东大街的福兴楼,一起进了门。

  见到门口小二哥,她上前说道“这位小哥,我……”

  门口的小二看到姐弟两个穿着破旧,那衣裳上连布丁都没有,破了的都只是用了黑线缝了,像是丑陋的蜈蚣一样在身上,一看就是乡下穷秧子。

  苏糖这才张口,话都还没说完,便听到这小二呵斥一声“什么地方来的乡下穷秧子,这里也是你们能来的,要送什么东西,就去后院里,别踩脏了地板,惹得贵客不开心。”

  这小二根本不听苏糖要说什么,劈头盖脸就是一堆话出来,苏糖先是一愣,之后就气的脸都红了。

  若是在现代,遇到这样的,少不得苏糖要和他撕上一番,最好是拿着手机都录下来,回去还要写上个长篇新闻出来,好好曝光一下。

  但这是古代,这小二看她这样打扮,便是狗眼看人低,她也只能忍受。

  苏糖握紧拳头,二话不说的从福兴楼退出来,正好听到里面正在用餐的人,指着她和弟弟嘲笑。

  苏糖咬紧牙关,拉着苏糯转身就走,今天这一遭,她记住了。

  福兴楼的老板黄大兴听到楼下这样热闹,下来询问“怎么回事。”

  那小二见到老板来了,赶紧谄媚的凑上来“没有什么大事,不知道哪个村里来的没见识的乡下秧子,也不看看咱们福兴楼是什么地儿,就敢直接上门,幸好没影响到贵客吃饭。”

  这话说的,倒是忘记了自己也不过是个小二,他自己爹娘也是在村子里种地的乡下秧子而已。

  黄大兴听到小二这么说,也不以为意,点点头,继续上楼去。

  苏糖带拉着苏糯出来之后,深深呼吸,压下自己的怒火,苏糯看姐姐这样,也是红着眼睛“他是坏人,欺负姐姐!”

  苏糖没想到小家伙会说这个,转头看着他,发现孩子的眼睛都气红了,也是,又不是人事不懂的奶娃娃,如何不知道刚才他们是被人瞧不起了呢。

  “以后小糯要努力读书,这样谁都会尊重我们,不会瞧不起我们了,知道了吗?”从没有像这一刻一样,让苏糖坚定的必须送苏糯读书出头。

  在这个国家,这个世界的背景,只有读书,才能不被人这样轻忽对待。

  苏糯也坚定的点头“好,我以后努力读书,考学当官,保护姐姐。”

  虽然刚才被如此侮辱,气的不行,听到弟弟的话,还是让苏糖露出了笑容,她伸手摸了摸苏糯的脑袋“好,福兴楼不要,咱们找别人去。”

  又不是只有一个福兴楼做吃食的生意,一处不行,她就找第二处去。

  就在苏糖拉着弟弟准备找别家离开之后,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不远处,少年和身边的仆从走出来。

  “居然是他们。”捧墨有些意外的看着苏糖姐弟离开的背影,他们这来到清河镇也不过几天的时间,倒是和这姐弟遇上两次了。

  少年听到他说的话,也看了一眼苏糖姐弟离开的方向,手放在腰间的佩剑上,脸上沉闷“这清河镇最大的酒楼,也不怎么样。”

  捧墨见到这位少爷居然说这样的话,也是一愣,然后笑道“自然是比不上京城里的酒楼了。”

  还以为这少年不习惯这乡下的酒楼呢,少年看了捧墨一眼,转头就走,那小钱精不笑的样子,比笑起来还讨厌,这破酒楼,坏他心情。

  捧墨见少年走了,也是惊讶“诶,少爷,您不是要去福兴楼吃饭吗?”怎么说走就走了?

  “没胃口,不吃了!”好一会儿,捧墨才听到少年的回答,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一起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