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骄女有空间

第23章 吴氏的心思

农门骄女有空间 甜橘小笼包 2087 2019-09-22 08:00:00

  问了一下棉花和粗布的价格,棉花还没到收获的季节,很贵,不过也不着急,因为现在天还不冷呢,最后苏糖花了四十文钱买了一些粗布,放在背篓里背着。

  又花了五文钱买了一些针线,之前家里倒是留下了一些,但也不够用的,而且她是打算做衣裳的,自然是需要买一些用。

  最后苏糖又去买了一罐菜籽油,出镇子的路上到个小杂货铺,又买了一大包的碱面,刚才她也怕杨福德猜出来肥皂是碱面做出来的,所以没买,好在皂化反应的时候,碱面用的不多。

  上次一斤可以用很久,这一次她又买了两斤,够用很长时间了,至于菜籽油她买多少都不怕人知道的,毕竟这东西一般人都知道是做饭的,不会想到是做肥皂用的。

  买完了这些,苏糖才和苏糯一起走路会苏家屯,姐弟两个今天赚了钱,带着笑容的满载而归。

  两人回到家之后,她自己准备去清江那边,继续‘捞’鱼回来,苏糯因为之前被扔下江水的经历,到现在还不愿意去江边,苏糖就让他自己在家玩。

  却说苏糖拿着竹筐去了江边,那陈秀秀也是到苏永贵家里去找江氏说话了。

  “啧啧,你家大妮儿和大郎倒是有本事了,我刚才看到他们从镇上回来,背着的竹筐里面,好么,那沉甸甸的,和之前完全是两个模样了。”

  见陈秀秀来了,吴氏大方的抓了一把瓜子给她,陈秀秀便说起来。

  吴氏听到陈秀秀这么说,脸色变了变“胡说什么呢,我家大妮儿和大郎还在家呢,啥时候去镇上了。”

  陈秀秀看吴氏这样,也是嗤了一声“你跟我装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桂香,你就看着那两个小崽子在外面这样逍遥?”

  “你是不知道,刚才他们从镇上回来,好些人都看到了,可是都说他们过继之后,日子过的更好了,啧啧,我可是听着杨翠花她们几个背后议论你呢。”

  这陈秀秀一看吴氏还装样子,直接就说了,之前那姐弟在吴氏手底下讨生活,每天披头散发还脏兮兮的,那时候吴氏出去被人指点了,都推辞说自己是继母,也不好管的太深。

  一切都推在两个孩子不喜欢她,也不爱干净,她也不好管,不敢说什么的,所以虽然有人看清了吴氏是什么东西,但也有不少人是相信吴氏的。

  毕竟当填房就是这样的,原配的孩子放在那里,轻了重了都不好说,苏大妮不怎么出来,在家里干活,话也少,不自己辩驳,苏大郎出去也没有人愿意和他玩。

  于是之前吴氏倒是把自己推的干干净净的,很多人真相信是苏大妮和大郎自己不爱干净,才会那样的。

  当然,耳聪明目,看的明白的人也不少,背后也有议论的,只是吴氏勉强还能维持自己的名声,结果之前的事儿出来,吴氏名声就开始坏了。

  吴氏也知道让苏大妮和大郎去祭河神,她名声一定会受到影响,但人都死了,也不过那么一阵子的事儿,只要她以后好好贴补一下,很快人家就忘了这两个孩子是怎么死的,到时候她依旧能经营个好名声。

  吴氏之前在大户人家当丫鬟,这些手段她精通的很,只是她千算万算,没想到姐弟两个都被扔到江水里了,居然还没死。

  现在这两个孩子活着一天,所有人都会记得他们是怎么过继给苏老栓的,都会记得她是这两个孩子的继母,陈秀秀说的她怎么不知道呢。

  那天她也是没想到这姐弟去祭河神都没死,一时慌了,怎么就让他们过继出去了呢,这要是还在家里,她总能想到办法收拾他们,现在离开家,她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了。

  说起来,吴氏看着陈秀秀,也是咬牙,那时候要不是陈秀秀说了姐弟命硬的事儿,她也不会一时慌了告诉婆婆赵氏。

  “你还说,要不是你跟我说了他们命硬的事儿,哪有过继的事儿,他们在我手底下讨生活,还有现在吗?”

  “你说的什么屁话,吴桂香,我要不是跟你好,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当初是你自己跟我抱怨说看着那两个崽子不顺眼,我才帮你出主意的。

  我这样帮你,你就这样对我?而且,你敢说那时候你不怕,我可是在旁边亲眼看着你和你公公把他们投到江水里的,瞬间就被水淹了,你自己也看到的。

  后来我可是听跟福华家的关系好的说过,他们在江上找了快一个时辰,都没有找到人,突然人就出现在岸边了,那死丫头之前一棒子打不出个屁来,出来就大哭说河神老爷嫌弃他们命硬不要他们。

  你就不怕?你那小叔子的病是假的,可不代表别的不是真的,你生五郎的时候,去了快半条命吧。”

  陈秀秀被吴氏这样说,也火了,说了这些。

  那吴氏一向很会装好人的,一看陈秀秀这样,赶紧拉着她“哎呀,我的好妹妹,是我说错话了,跟你赔不是!”

  一边说,一边就还打自己的嘴巴,然后听到陈秀秀之后说的话,吴氏也说“我知道你是好心的,为我着想。”

  其实陈秀秀说的这些,她自己也想过,苏三寿是装病的,但出事也是真的,只是没那么严重差点没命,但她本人可是生五郎的时候难产,为了这个儿子,差点舍了一条命去。

  后来大夫亲口说的,她以后生娃娃就难了,就是这样,才让她更下定决心除掉刘氏的两个孩子,他们大房所有的东西,都只能是她的孩子的。

  而且因为难产,五郎身体也不大好,偏偏大郎总是被打,也吃不饱,倒是活的挺健壮的,她只看到自己生的儿子弱的小猫一样,大郎却这样好,就更是油煎火烧一样,怎么看他们都不顺眼。

  之前她也没当什么命硬的话是真的,但这次祭河神的事,她是真的有点相信了。

  苏三寿出事了没出大问题,是因为和那两个崽子只是叔侄关系,她这个继母难产差点没了命,因为她和他们更亲一些。

  至于刘氏更是生下两个崽子的人,可不是就没命了吗,这两个贱种就是命硬,克亲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