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光里的明月

第二章:成了大魔王的小跟班?

流光里的明月 凤凰530 2863 2019-09-02 23:08:01

  在南方的一个水岩镇上,街道上放在近期周杰伦最红的歌,“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刚上初一的江月穿着荣岩中学初中部校服,背着粉红色的HelloKitty书包,一脸懵的看着前面把自己堵在胡同里的两个男生,看校服好像是高中部的。

  夕阳下带点凉意的风,吹起了地上的尘土,跟这首《菊花台》完美契合。

  江月看着眼前这“凶神恶煞”的两个男孩,两个都是寸头,一个白白净净,另一个则很引人注目,古铜色肤色,浓眉大眼配上邪魅的笑看起来就坏坏的,有点混世小魔王的感觉。

  小魔王就这样盯着她看,江月不由得瑟缩了下。

  劫财?还是劫色?江月害怕的吞了下口水,这两个她都没有!

  僵持安静了大概两三分钟,那个“小白”终于忍不住了:“你为什么不叫?”

  “有。。。有用么?”江月眨巴眨巴无辜的眼睛。

  “要不你叫破喉咙试试?”小白坏笑的看着江月。

  破喉咙?这是谁?跟蜘蛛侠有关么?

  江月最近偷看了哥哥的漫画,不由得脑子里中二之魂乱入。她紧张的拉住自己的书包带,颤抖着叫道:“破……破喉咙!破喉咙”

  回应江月的只有菊花残,满地伤......

  周明宇看到这一幕呆了几秒钟,而后狠狠的打了一下好友林立的头怒吼:“这智障怎么可能是江宸的妹妹”

  江宸?

  江月虽然被这个魔王突然的发脾气吓了一大跳,但是她还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这个看起来不好惹的人是冲着她哥哥来的?

  林立显然也是觉得奇怪,没道理年级第一高智商的江宸的妹妹是这样子,长得一般就算了,还智障。但是到手的消息显示是他妹妹啊。

  “说不定一个随爹一个随妈,我来问问”林立赶紧摸摸头解释,他故作凶神恶煞的走到江月面前:“喂,小屁孩,江宸是你哥么?”

  应该要否认吧,这两个人看起来很凶的样子,不能给哥哥惹麻烦。

  江月犹豫了一会,依旧紧张的拉着书包带,弱弱的摇摇头:“不是,我不认识这个人。”

  她很少说谎,所以不大习惯,眼神也是胆怯的不敢望着他们。

  周明宇一眼就看穿,他走上前,因为身高优势,瞬间让江月感到强烈的压迫恐惧感,她有点胆怯的往后退。

  他弯腰单手捏住面前的小肉脸,轻扯嘴角:“也是,江宸长得那么混蛋,一看就是阴险小人,你们一点都不像。”

  江月一听到这人说哥哥是阴险小人立马愤怒,小小的身体仿佛充满能量,一把打掉捏着自己的手,“你胡说,我哥哥才不是阴险小人,你才是坏人”。

  江月怎么受欺负都可以忍,就是不允许有人说她哥哥的坏话,她哥哥在她心里就是个英雄就像蜘蛛侠,没有人能比她哥哥还要好。

  周明宇显然也很惊讶,这个看起来像豆芽菜的小不点之前明明一副怕得要死的样子,现在却气鼓鼓的怒视着他,好像下一秒就会上来咬他一口似的。

  看来外界传闻的江宸宠妹狂魔是真的了。

  林立也是觉得颇有意思,走上前看着这气呼呼的女孩,仿佛炸毛的小奶猫。他戳了戳周明宇的胳膊不怀好意的看着江月:“宇子,行动吧?”

  江月一听到这句话,以为他们想要揍自己,立马怂了,一张脸蔫的像咸菜。

  她赶紧把书包脱下来抱到胸前,准备护卫自己,她强忍着眼泪说道:“你们怎么能打女生?”

  周明宇从来都没想过打江月,毕竟自己也快成年了,也不好欺负一个还没一米五的小女孩。不过看到江月抱着书包瞪着大眼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撅着嘴强忍着不哭的样子,他觉得挺有趣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逗逗她,应该会很好玩。

  “那不打你,我们去打你哥哥,我多叫几个兄弟,保准让你哥哥去医院睡上半个月”周明宇故意痞痞吊儿郎当的说道。

  他一说完,江月果然傻傻的就上钩,整个人都急的快哭了。

  “不行!那你们还是打我吧”江月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还很贴心的补充说明:“不要打脸,不然我哥哥会发现的”,她忍着眼泪很是可怜。

  哥哥那么疼爱她,她绝对不能让哥哥受伤害。

  她刚说完,周明宇便哈哈大笑。

  他们原本只是想来敲诈下他妹妹,顺便吓吓她而已,谁让江宸抢了他周明宇想追的女人呢。没想到这个江宸妹妹竟然是个活宝,挺好玩的。

  “那行,这样吧,以后你就做我的小跟班,我就不找你哥哥的麻烦了”说完周明宇还扯了扯江月的脸。

  肉嘟嘟的真好玩!

  江月很想拒绝,但是看到面前这个魔王,一副痞痞的表情,而且认真一看额头上还有个小疤,肯定是经常打架的坏学生,她只能认怂害怕的点点头。

  “很好,以后你下课了就在这个胡同口等我们”说完周明宇甩起书包准备回家。

  今天算是收益颇大,捕获一只小白兔,他禁不住的乐呵起来。

  江月没吭声,撅着嘴委屈揉了揉被捏痛的脸,目送这两个恶魔走出胡同口。

  周明宇边走还边跟着胡同口单曲循环的歌声唱着“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这事不要告诉江宸,否则你知道后果的”走到胡同口的周明宇在歌声中大喊。

  胡同又恢复了“菊花残”的一个人的哀凉,风一吹,江月小小的身子结实的打了个哆嗦。

  江月浑浑噩噩的回到家楼下,看到她妈妈跟一些阿姨在楼下的小卖店聊天。

  她很乖巧有礼貌的打招呼:“妈妈,我回来了。阿姨们好”。

  江妈妈看都没看一眼,冷淡的“嗯”了一声。

  跟江妈妈态度不同,这些阿姨看到江月反倒笑开了花:“可爱的小月月回来啦,来阿姨请你吃糖”。

  小卖部的老板娘胖胖的脸仿佛笑开了花,直接抓了一把糖塞到江月的手里。

  “谢谢李阿姨”,江月捧着糖开心的笑道,可以请哥哥和昀哥哥吃糖了。

  江月开开心心捧着糖上楼去了。

  李阿姨看到江月这小孩开心的上楼,转头又看到江月妈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梅娟,不是我说你,我要是有月月这么可爱乖巧的女儿每天都要烧高香感谢佛祖,你怎么就不能对人家好一点呢,都过去那么久了,这小孩那么多年也很不容易,你就不能......”

  “不能!你喜欢你养去,你要是那么闲管好你的店,我买菜去了”江妈妈烦躁的打断李阿姨的话快速离开。

  过去?一看到她女儿就能想起来,怎么能过去?既然投胎来做她的女儿,那就活该一起受罪吧。

  江月刚回到家,就看到她哥哥江宸坐在茶几旁做题,她立马跑过去把糖分给他。

  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江爸爸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跟江妈妈离婚了,每个月会联系一两次,也会按时打一些生活费到他们妈妈卡里。江妈妈平时照顾他们,在一家串珠厂上班,偶尔没活的时候会早点回来。家里就只有一个主卧和次卧,以前兄妹上下床住同一间卧室。自从江宸上高中后,就开始搬到客厅里睡觉,把房间留给了妹妹。不过江宸倒是很争气,成绩特别好,所以学杂费都是全免,还能赚一些奖学金。

  “哥哥,李阿姨给我的糖,给你吃”,江月蹲了下来分给他一大半,然后又从茶几下面拿出一个空的透明罐,把剩余的糖全部都放了进去。

  “今天是拖堂了么?”江宸边说边把糖剥开,然后塞到江月嘴里。看似冷淡,但动作却是带着宠溺的温柔,完全不似学校里冷冰冰的样子。

  江月心里咯噔一下,耳边立马响起胡同里那个大魔王的话,她赶紧借着咬碎糖果的劲重重的点了头。

  她很少对哥哥说谎,这会看都不敢看他一眼。怕她哥哥发现,于是噔噔噔的抱着糖罐子赶紧跑去洗澡。

  江宸皱了下眉头,总觉得他妹妹今天有点不对劲。

  想了一会,江宸觉得他妹妹不可能会对他说谎,应该是自己做题太累了的错觉。

  他也给自己剥了颗糖,拿起笔继续做题。

  这糖真甜,江宸轻轻笑了笑,下次去小卖部买一罐,月月应该很爱吃。

  江宸愉悦的在心里想着,如果他此时知道她妹妹被自己的死对头找上,还对他说谎,估计能被这糖给噎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