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光里的明月

第十一章:我们不熟

流光里的明月 凤凰530 3100 2019-10-08 22:36:50

  周明宇回到家一整个晚上都是神不守舍的,而且回家的路上他还买了一堆药,什么祛瘀消肿的,擦的贴的都有,吓得他爷爷以为他撞着哪里了。

  吃完饭后他躺在床上,脑中一直浮现小不点的模样,好像……真的挺好看的,女生都变化这么大吗?他撇着嘴翻了个身,看着床头挂着的HelloKitty,嘲讽似得对它吐槽:“你前主人估计都忘记你了吧”,仿佛一语双关,好像她也把他给忘了。

  一想到江月对自己的那个假笑和客套,就让他心里不大舒服。他翻身平躺着,眼睛直直的看着天花板,脑海一直想着这件事,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周明宇悲催的发现自己竟然遗精了,感受到屁股下的湿意,他烦躁的直接从床上蹦起来,把内裤一把脱下来,直接给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把床单胡乱包一下,拿到楼下给塞到阳台的洗衣机里。顺手按了快速清洗,不然他爷爷看到肯定又会帮他洗。最近他爷爷身体不好,他还是尽量什么都自己做,不想辛苦老人家。

  他一定不会承认自己想小不点那个白眼狼想到遗精,一定是觉得愧对她,担心把她砸傻了才会一直想着。

  所以周明宇决定把药带去学校拿给江月,省的自己一天天的想着这事。

  周明宇在初中部班级转来转去,终于找到了江月的班级。他在门口看到江月正在跟后桌的女孩说说笑笑,不知道两人在抢着什么,江月捂着嘴偷笑,眼睛炯炯有神,连马尾都透露出青春的活力,看到这样的江月,让他心中有股熟悉感。

  “那个,请问你找谁?”突然旁边传来一句清脆的声音,周明宇立马回神,看到眼前站着一位长发及肩的女生害羞的低着头。他往里面扫了一眼,“麻烦叫下江月”。

  那位女同学羞涩的跑进教室,走到江月桌子前。

  江月正在看方妮最新画的画,上面是个卡通小男生,正在询问这个卡通人物的正主是谁。结果班花一副丢了魂的样子走到她面前:“江月,有人找”,说完就飘走了。

  江月不知所云,谁会找她?转头疑惑的看向门口,一看到是周明宇,条件反射立马用方妮的画挡住自己,而后慢慢躲到桌子下。

  周明宇挑眉,难道她刚才没注意到两人已经视线相对了?她以为他是睁眼瞎?他立马不爽的直接在门口大喊:“别躲了,给我出来”。

  这一声暴吼,吓得原本闹哄哄的班级立马安静了下来,都齐刷刷看向门口,又看看江月。

  江月没办法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情愿的踱到门口。

  “师兄好”,江月始终距离周明宇十米远,怯怯的打了招呼。

  周明宇听到这称呼皱了皱眉,又是这么客套官方的话!看到江月又是这副唯恐被病毒染上的样子,气的直接一把把她拽了出来。

  他看到她鼻子还是有点红,想到早上尴尬的一幕,掌心下的皮肤都有点灼手似的,他赶紧放开江月不自然的说道:“你,没事吧”

  江月立马回答:“没事没事,那我进去了”,虽然江月不知道大魔王找自己干嘛,但是能躲就躲,所以她说完马上转身准备走。

  周明宇不想让她走,手比脑子快的直接一把拉住了江月的马尾,场面一瞬间有些尴尬。

  他发誓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他一八五的个抓住江月的马尾真的是顺手。

  他尴尬的松开抓住马尾的手,有点急的说:“你给我好好听完再走”

  说什么啊?大哥,有什么好说的。江月在心里不断的哭泣,但还是强颜欢笑转身过去。

  周明宇把一袋药直接塞到江月手里,江月条件反射问了句:“这是什么?”

  因为江月老是避着他,让他觉得心里憋着气,于是他态度不大好的直接说:“你自己看”

  他这一说完,江月哆嗦了下。颤悠悠的打开,往里一瞅,看到都是药,连狗皮药膏,止血贴,板蓝根都有。她有点无语。她不就是被球砸了一下,怎么还需要板蓝根了?这真的是年级第一吗?

  不过她可不想收他的东西,收了东西就会承人情,就会有往来,这不是她想要的事态发展。

  她把药还回去,礼貌的拒绝他:“谢谢,不用了,我已经好了”

  她哥哥就是这世界最好的药!

  周明宇看到她把药又塞回来,脸上尽是不爽。她竟然拒绝他?他直接黑着脸吼了过去:“叫你拿着就拿着”,他可不想一直这么内疚下去,要是以后都像早上这样,他岂不是要X尽人亡?他天真的以为只要她拿了药就好了。

  被他这么一吼,江月抖了一下,又怯怯的拿了回来。然后小声的委屈巴巴的说:“谢谢,我可以回去了吗?”

  周明宇看她收下了药,想了想也没什么事,就“嗯”了一声让她回去。

  结果江月一听到嗯,直接甩了句“拜拜”人就瞬间跑到教室里面去了,扭着头看窗外,看都没看门外一眼。

  周明宇心里不是滋味的也走了,不知道不爽什么,就是不爽。

  难道他们以后都只能这样相处?他怎么觉得他一回来江月从内到外都变了。

  这几天周明宇偶尔会遇到江月,但是江月看到他后都一副看到鬼的样子,跑的飞快。周明宇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让她这么害怕。

  今天周明宇下完课就准备去学校外的步行街买个蛋糕送给爷爷,爷爷最近身体不好,突然很想吃甜食,他想放学顺便买回去。

  江月放学后去补习,结果声乐老师临时家里出了点事请假了,江月就在附近自己最喜欢的小型游乐园坐着看小孩子们嬉笑打闹。

  这个游乐园不大,都是些免费的小孩玩乐设施,里面还有根大圆柱,大概有一个人那么高,倒放在地上。原本是要搬走的废料,但有些孩子会爬进去玩,所以政府就没拿走,江月在没人的时候也会爬进去坐,空洞洞的柱子包围着自己,感觉特别有安全感。

  今天圆柱那里小孩围着,所以她就坐在椅子上无聊的打发时间,她不想那么快回去,否则她哥哥又要问东问西,说不定还要抓着她让她去阳台练习声乐。椅子算是斜对着门口,望得到路上,这不,江月往外一望,就看到一个男生朝她气汹汹走过来,认真一瞅竟然是周明宇!他提着蛋糕一脸逮到你了的表情朝她走过来。

  江月立马咻地站起来往外跑,她现在看到周明宇后身体就条件反射开跑,腿比脑子转的还快。

  周明宇原本打算买了蛋糕就回去的,但经过的时候看到江月坐在游乐园里面,一直看着小孩子玩耍,脸上带着特别温柔的笑。他刚走过去,江月一个回头就看到他了,还没来得及打招呼,江月直接拔腿就跑,周明宇眉头一皱,眼明手快的直接追了上去。

  江月肯定跑不过大长腿的周明宇,还没跑开游乐园就被抓住了马尾,仿佛被抓住了命运的小啾啾。

  她决定回去要把头发给剪了!

  周明宇怒气冲冲的跑到江月面前质问:“为什么见我就跑?我能吃了你?”

  “你追我我就跑啊”,江月不敢看他,小声应着。

  她不知道这周明宇想干嘛,不过看到他说话那么凶还是会害怕。

  “你不跑我能追?”周明宇语气不禁又凶了一点。

  “那你追我干嘛”,凶巴巴的语气让江月不禁往后瑟缩了下。

  “拜托,我们以前好歹也认识,见个面招呼都不打你就跑,我追你当然是要问清楚啊”周明宇也是一个比较直接的人,最近江月一直躲他似的,他肯定要问清楚的。

  江月听完后默默低下头,而后小声假笑道:“可是,我们好像不熟吧?需要打招呼么?”

  她原本以为周明宇会暴怒,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结果却没有声音。她小心翼翼抬起头,看到周明宇原本怒气冲冲的脸已经是面无表情,正冷冷的看着她,仿佛压抑着内心的怒气。

  这样更可怕好么?江月有些心虚,又害怕的赶紧低下头不敢看他,生怕他一生气就把蛋糕砸下来。

  周明宇气的简直要吐血,他使劲呼吸让自己不要生气,他脑子没思考的直接就把蛋糕往江月怀里扔过去,而后咬牙切齿道:“很好,我们不熟”

  说完他转身就走,江月抱着蛋糕一脸懵逼。

  周明宇走了几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把蛋糕都给了那个白眼狼,于是又怒气冲冲的走回去,直接把蛋糕抢回来:“这是我的蛋糕,我们不熟你不配吃”。

  说完看都没看江月的反应直接跑了,江月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尴尬的握了下。

  江月望着周明宇气急败坏的身影,叹了一口气。她其实一直记得周明宇的好,也愿意继续跟他做朋友,对她来说周明宇是除了哥哥和沈书昀外对她最好的了。可是她也记得她哥哥一直不喜欢周明宇,她不想让她哥哥再担心。而且周明宇也要高考了,很快就会离开这座城市,以后也不会再见面,反正迟早都是会走远的人,还不如现在就不要走近为好。

  有些缘或许就不适合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