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光里的明月

第十八章:温暖的人

流光里的明月 凤凰530 4264 2019-10-15 22:00:00

  因为江月比较出众的外表,性格也越来越活泼讨喜,竟然被一帮倾慕者送上了树洞女神第三名。

  周明宇躺在床上无聊刷着树洞,竟然看到排行榜上出现小不点的照片,他眼睛一亮瞬间用手指放大图片。

  虽然是偷拍的,但盈盈一笑的模样很是水灵。他看到底下的评论大部分是倾慕者的匿名表白,也有一些比较不堪入目的话语。

  周明宇看到这些立马火气就上来,准备黑了这个树洞。

  他站了起来走向电脑桌:“哼,这帮小屁孩看着照片肯定不安好心”,但是说完后他身体却特别诚实的用手指头快速保存好江月的照片:“小不点就是一妹妹,我肯定不一样”

  因为周明宇父亲开的是网络数据维护公司,所以他从小就接触电脑,加上对计算机有天赋,网络技术也学的还算不错,这种没被安全保护的小树洞要黑起来简直轻而易举。

  周明宇打开桌子上的电脑,开始攻进校园树洞,直接修改了程序安装了木马。所以那帮少男们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女神的倩影,只要打开树洞直接黑屏。第二天恢复后,关于江月女神的帖子也神奇的不翼而飞。

  周明宇除了上课之外整天跟江月在一块,有一些慕名者想鼓起勇气表白,看到吓人的周明宇后,所有人都以眨眼的功夫消失,再也不敢觊觎。

  所以树洞又有一波比较迷的帖子,高四火系男神周明宇霸占萌系女神江月之不得不说的故事。看的周明宇嘴角莫名上扬,这些同学编的故事还挺有意思的。

  江月经常在图书馆做作业看书,周明宇则趴在书上偷偷看着江月,也不知道为何,觉得她认真努力的样子很好看,有时候皱着眉头咬着笔很是可爱。

  其实他也挺好奇的,江月现在也算个大女生了,难道就没有芳心暗许?他突然想到之前让她去搭讪时她对着那个男孩子还笑的挺欢的画面,瞬间能理解江宸的感觉,不知道以后这水灵灵的花朵会插在哪个牛粪上,心里不禁有些吃味。

  江月刚做完作业,一抬头看到周明宇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由得慎得慌紧紧了薄外套的衣领:“干嘛这样看着我?”,她还有后半句没敢说出口,又在预谋着什么事来坑她?

  周明宇直接往前挪了一点,更靠近江月说道:“小不点,你有喜欢的人吗?”

  江月脑中突然闪现沈书昀的脸,不由得有点脸红,赶紧假装把作业书本叠好:“你问这个做什么?”

  周明宇看到突然不好意思的江月,立马把她的书本抢下来摁在桌子上,他直勾勾盯着江月:“说!是谁?”

  江月瑟缩了一下:“这是我自己的私事。”

  “我这是关心你好吗?你可别喜欢上什么混蛋了”,周明宇觉得自己关心小妹妹的心理状况是很正常的事,所以也就一本正经说着“关心”的话语。

  “才不是呢,他很好,特别特别好”,江月把书抢了回来,而后手肘撑在书上面,捧着脸回忆着:“他比我大…..也不是大很多,也就三岁,长得很帅,成绩很好,重点是对我特别好”

  大三岁?长得很帅?成绩很好?对她还很好?周明宇特别迷之自信觉得自己完全符合这四点。

  想到这个人可能是他自己,瞬间觉得喉咙有点发紧,这小不点不会喜欢他吧?

  他有点紧张的问道:“他是?”

  “你也认识他…”,江月继续害羞。

  “那是?”周明宇眼神有点灼热的望着她。

  “嗯,就是昀哥哥”,江月说完不好意思的捂住自己的脸,她觉得告诉别人自己喜欢沈书昀还挺难为情的。可是她跟周明宇关系也挺好,作为朋友也没什么好隐瞒他的。

  周明宇瞬间像个泄了气的气球:“切,真没眼光”。

  沈书昀虽然长得好看点,但比起他还是差了点,虽然成绩好一点,但是比起他还是差了点。而且白白净净的像个娘们一样,周明宇觉得男人还是要阳刚的才帅气。

  “才不是呢,昀哥哥对我特别温柔特别好,只要我一有事他就会帮我,一难过他就会安慰我,就像个骑士似的,让我觉得安心。在我眼里他是最好的。”,江月有些不平的为男神争辩着。

  周明宇看到江月这花痴的模样,心里有点酸,都是哥哥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哼,他肯定只把你当妹妹”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江月气鼓鼓地看着他,仿佛被戳中了心中的担忧。

  周明宇看到江月又上套了,于是一本正经分析:“你看,他是不是从小到大一如既往的对你那么温柔那么好?”

  “嗯”,江月笑着点点头。

  “那他以前是不是肯定只把你当妹妹?”

  “嗯”,江月收起笑容点点头。

  “他也没什么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那是不是跟以前一样”

  “嗯......”,江月皱眉头都不点。

  周明宇凑近江月继续说道:“那是不是可以证明他现在跟以前一样把你当妹妹?”

  江月沉默。

  好像这么推理没什么问题,但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周明宇使坏的用手指弹了下江月的额头:“所以啊,你还是别喜欢他了。”

  江月摸着被弹痛的额头,听他那么说心里很不愉快。气鼓鼓的把书放进书包里,背起书包就走,临走前还冲了周明宇一句:“要你管,我就喜欢他”。

  周明宇看着气呼呼走掉的江月,也渐渐收起了贱贱的表情。

  他鬼知道沈书昀怎么想的,他只不过是胡乱说给小不点听的。只是听到小不点喜欢沈书昀时他心里莫名觉得挺不舒服,难道因为他是江宸的好兄弟?

  也是,万一以后小不点跟沈书昀在一起,江宸肯定又要想方设法不让他跟小不点一起玩。小不点好歹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妹妹,怎么能轻易就给别人呢?

  周明宇就这么又给自己找了个自认为强大又合理的理由,去解释自己为什么成为柠檬精的心情。

  江月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此刻的她很是烦躁,因为她觉得周明宇的话不无道理。

  她才高一,在他眼里肯定就像个孩子。他那么优秀,在大学肯定很多成熟漂亮的女生喜欢他,她就偶尔跟他QQ联系,大部分聊天也的确有点像哥哥叮嘱妹妹好好学习那般。比起能每天围在昀哥哥身边的莺莺燕燕,这样的她根本没有竞争力!

  当晚江月跟她哥哥讲电话的时候,支支吾吾不肯挂,电话那边的江宸一听就知道她有事想说。

  江宸:“你有心事?”

  江月抠着电话线,很是纠结的小声“嗯”了一句。

  “说吧”,电话那边的江宸尽量把声音放温柔,好让妹妹敞开心去说。

  “就是...哥哥,嗯…就是...昀哥哥是不是在大学很受欢迎啊?”江月小心翼翼的问道。

  江宸就知道每次自己的妹妹扭扭捏捏的劲跟沈书昀多半有关系,他看向在大排档吃着东西等他的沈书昀。

  刚好沈书昀看了过来,笑着冲他摇了摇酒瓶。

  他不由得笑出了声,声音也变得有些轻松:“嗯嗯,很受欢迎呢,几乎每天都会有女生在宿舍楼下偷看他”

  江月心一紧张:“那,那他有没有喜欢的人?”

  “这个嘛...”江宸故意拖长音,江月根本看不到电话那头哥哥恶作剧般的笑容,以为哥哥是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心里很是焦急。

  “哥哥,到底有没有?”江月急的都快哭了。

  听到妹妹快哭的声音,江宸连忙收起自己的不正经:“笨蛋,没有。”

  江月瞬间放心下来,只是......没有喜欢的人,是不是代表她也不是他喜欢的人?

  “哥哥……”

  “嗯?”

  昀哥哥是不是只把我当妹妹?江月很想问出口,但是她感觉问出来好像会给哥哥增添烦恼,也或许是她害怕那个答案是肯定的。她撇了撇嘴收住情绪,摇了摇头:“没事了,哈哈”

  “江月,你别每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你放心,你哥哥我一定帮你把住沈书昀的初恋”,为了自家妹妹,江宸只好委屈好兄弟,谁让他天大地大妹妹最大呢,好兄弟一定能理解的。

  “嗯!我一定会好好学习,你们等我!哥哥你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江月挂断电话后就跑进房间看书去了,而江宸则一直盯着手机屏幕深思。

  他能猜测到江月想说又说不出口的话,毕竟江月还是他一手带大的,这点了解还是有的。

  或许他应该去试探下沈书昀对月月的看法?就连他也没办法确定沈书昀是不是真的只把江月当做妹妹。而且出于对江月的保护,江宸并不想在搞清楚沈书昀的心意前就让他知道江月喜欢他,否则无论喜不喜欢江月,沈书昀都会选择跟江月在一起。

  江宸转身刚好看到沉着脸喝着闷酒的沈书昀,瞬间眉头皱的更紧,脸上也挂着几分无奈与担心。

  他知道今天是沈书昀父亲的忌日,沈书昀在他面前掩饰的很好,结果在看不到的地方还是一幅痛苦模样。

  沈书昀一直以为江宸不知道这日子,江宸也假装不知道,只是在今天会叫他出来吃宵夜喝酒,他不希望他一个人待着难受。

  江宸深深叹了一口气,换了个比较轻松的表情走向沈书昀,仿佛刚才他什么都没看到。

  有些事情错过最佳时机坦白,它的面纱他就再也没有勇气把它揭下来,他相信沈书昀也是如此。

  江月看了会书趴在桌子上,她想了很多以前的事。好像从昀哥哥出现的那天起就对她很好,那个时候哥哥跟他也刚认识。他温柔的给了她一颗糖,从此发现他给的关心照顾都是甜的,会喜欢上他或许就是那份温暖让她眷恋,让她安心。不单是他,就连他妈妈都对她特别好特别温柔,所以江月一直觉得沈书昀一家都是很温暖的人。

  想到这江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段时间没去找沈阿姨了,看了下时间,觉得离睡觉还有时间,就去厨房装了一碗妈妈包的饺子,端到楼下。

  江月敲了敲沈书昀的家门,沈阿姨开门看到是江月后立马把门关上。

  江月不明,连忙唤了几声:“沈阿姨,我给您送饺子”

  屋里传来沈阿姨的声音:“月月等一下”,江月还听到一些乒乒乓乓的声音。

  过了一会沈阿姨打开门,江月看到她穿着旗袍,头发有点凌乱,眼圈有点红。现在是入秋了,夜晚有点凉,但是家里窗户却大开着,即使这样,江月还是闻到了有一股烧香的气味。

  “阿姨,您在晚上烧香吗?”江月狐疑的望着屋里,除了比较凌乱外并没看见什么。

  沈阿姨连忙端过江月的碗,放到桌子上,假装平淡的说:“今天是书昀他爸忌日,我怕吓到你,所以就赶紧收起来。”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江月瞬间有点像做错事般无措。

  “没事,是阿姨该担心有没有吓着你”沈阿姨温柔的摸着江月的头,这份温柔就像沈书昀那般,但却仿佛比沈书昀重量更大。

  “阿姨,您这样真漂亮”江月赶紧转移话题笑着说道。

  沈书昀长得好看完全是继承他妈妈的美貌,穿着旗袍的她更是韵味十足。江月知道沈书昀从小就没了爸爸,但是她从来没见过,也在他们家没见过一张他爸爸的照片,沈书昀解释说怕妈妈看到会伤心,就没有弄。

  沈阿姨不好意思的扯了扯裙子:“这是刚认识书昀他爸时穿的衣服,也是他最喜欢的”

  江月看到沈阿姨脸上闪露的幸福模样,心想他们一定很相爱,都快二十年了,此时的沈阿姨在沈叔叔忌日穿的像个少女,因为记得初识的模样。

  “沈叔叔一定是个好人,即使他离开了,也会生生世世都平安幸福的”,江月双手合十,仿佛在祈祷。

  沈阿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闪过一丝痛苦,而后连忙收起:“月月,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学,替我谢谢你妈妈”

  不等江月反应边说边推江月出门,江月只好笑着道别回家去。

  江月走后,沈阿姨靠在门后,看着空荡荡的家,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对于沈家来说,这个男人应该被遗忘,因为他们要赎罪,而承担真相重量的人往往是最痛苦的。但是对沈母来说,这个男人不应该被遗忘,因为他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善良,她只能默默的把他放在心里,就连她儿子也以为她走出来了。

  时光不曾饶过谁,也不曾忘记谁。有些人即使离开多年,即使不能被人记住,但还是永远温暖的活在一些人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