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光里的明月

第二十章:兄妹吵架

流光里的明月 凤凰530 3617 2019-10-17 22:54:01

  江宸回到家后果然对江月选理科觉得奇怪,原本他以为她会跟着沈书昀选择文科,这样才能找他腻歪。江月不敢告诉江宸是因为周明宇能帮她补习的原因,只好说自己的理科比较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周明宇今年去城市过年,所以整个寒假江月都没能见到他。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开学的第一天,跑到她教室送了一个礼物给她,新班级的男生都以为是在宣告主权,不能觊觎这小可爱。只有江月的同桌于苗苗才知道他们只是好朋友,周明宇把江月当妹妹居多。而天真的于苗苗见多几次周明宇,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他了。

  周五放学的时候周明宇照例跟着江月到饮品店补习,因为图书馆比较安静,周明宇经常一不顺心就吼江月,江月是早就习惯了,但是周围的同学总能被吓到,然后就被投诉被暂时拉入黑名单,他们只能转战饮品店了。

  补习完准备走时江月拿出一封信交给周明宇:“这是我同桌给你的,是个超级可爱的女孩子呢”。

  可爱?周明宇抬眼看了下江月,又看了下这个信封,信封是粉红色的,还用一个爱心贴住,唯恐别人不知道这是情书。

  周明宇把信拿了过来,揉了揉直接扔到脚边的垃圾桶。

  “诶,你干嘛扔掉,你知不知道这是女孩很真诚的心意啊”江月赶紧把于苗苗的“心意”从垃圾桶捡起来,展开重新放到桌子上。

  上高中以来于苗苗一直是江月的同桌,而且对江月很照顾,江月也很喜欢这个活泼可爱的女生。因为周明宇老跑下来找她,江月也没对她说过周明宇可怕的地方,所以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就被外表所欺骗,不知不觉就芳心暗许了。忍了好久才鼓起勇气写了封信,让江月转交给周明宇,作为最好的同桌,这么小的一件事怎么可以办砸。

  “我没瞎,看得出这是情书”,周明宇白了她一眼。

  江月一听就有点护犊子不大高兴了:“那你就不能对人家女生温柔点吗?”

  以前江月跟于苗苗一起的时候也偶尔会碰到周明宇,见到面的时候苗苗都会羞涩打招呼,但周明宇连瞧都不瞧一眼,连她都快看不下去了。

  周明宇不耐烦的看着江月,然后对她勾勾手指,江月有点迟疑的靠了过去。

  江月听到周明宇在她耳边悠悠开口道:“你觉得我对你温柔吗?”

  她条件反射摇头,过后又立马点头。然后抬头看了下周明宇,正眯着眼睛看她,然后她又瑟缩着脖子摇了摇头,还是选择了坦白,望能从宽。

  周明宇得到答案后弹了下江月的额头:“我对你都不温柔,你还指望我对一个外人温柔?你是不是傻!”

  虽然江月觉得这话好像蛮有道理的,但想到这是苗苗的心意,她还是忍着可能会被暴打的恐惧,把信往前推了推:“可这也是一个人的心意,不喜欢也可以尊重看一眼的。”

  周明宇觉得江月压根没听懂自己的话,不喜欢的女孩看了又怎样,浪费时间。于是烦躁的抽过信准备再次扔到垃圾桶,当他刚碰到信时又听到江月说:“虽然你对我不温柔,可是你对我很好呀。”

  周明宇抬头,看着笑盈盈说出这句话的江月,心跳有点漏了一拍似的,他总觉得江月的眼睛有光,很亮很亮,仿佛能把人心里的昏暗给照亮,让人整个胸膛都发热似得。

  他别开脸不自然的把信拿起来,快速放到书包:“知道了,真啰嗦,走了。”

  江月笑了笑,赶紧跟在他后面。倏地周明宇停了下来,她来不及刹车,结实的撞上了他的后背。周明宇转身低下头,特别不耐烦的说:“你回去就跟她说,我不喜欢她,叫她死了这条心吧。”

  这还是周明宇第一次特别给面子的劝追求者,以前追他的女生大把,他连看都不看一眼,何况是回话。真的是看在江月的面子上,他不想这件事影响她们女生的感情。

  江月揉了揉鼻子:“嗯,放心吧”。

  其实根本不用他提醒,她也一定会不惜口舌尽全力阻止好友坠入深渊的!这个大魔王有什么好喜欢的,那么凶,除了皮囊好一点…也就好那么一点,她哥哥和昀哥哥也很帅啊。

  周明宇回去也没看信,还是扔了,他对其他人的感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周末的时候因为看到有雨,江月就偷懒待在家里,没找周明宇补习。万万没想到她哥哥竟然不打招呼就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他们的父亲。

  其实江月父母离婚后她父亲一直有跟他们保持联系,每个月也会固定时间寄钱回来。

  她自从九年前的事故发生后就没再见过她的父亲,据说他在创业,也很忙,江月基本都是跟他电话联系,父亲的真实感对她来说有点弱。所以江月看到眼前笑的很慈祥的父亲时,内心有点懵,只能礼貌的笑了笑,然后就跑到她哥哥旁边去。

  此时他们一家整整齐齐坐在客厅里,只是氛围有些紧张奇怪。

  江爸爸喝了口茶,像聊家常似的开口:“近几年我公司发展的还不错,挣了点小钱,也在城市买了房子,就在阿宸学校不远,开车就一个小时左右。”

  江妈妈冷漠着一张脸没说话。

  江爸爸只好尴尬的继续说,把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考虑到月月的状况,不是很适合继续居住在这里,所以我打算把月月接到我那边去。以前我没办法带走月月,阿宸也在这里。但是我现在时间多了,也能照顾好她,她也能随时去看她哥哥。”

  江月听到后倏地抬头看了下她爸爸,想开口说什么,被江宸给拉住了。而江妈妈沉始终着脸紧闭着嘴唇。

  江爸爸叹了一口气:“我呢已经做好准备了,月月随时可以跟我走。当然你要是想看她可以随时来,我会给你买机票”,他原本是希望前妻也可以一起来,但是他知道她不愿意,毕竟这个房子还有那个小孩子的回忆,她肯定不会走的,所以他也就不说了。

  这时候的江妈妈终于有反应了,冷笑道:“你们爷俩真的很搞笑,一个个要把江月从我身边带走,她可真是个宝啊”

  听着妈妈反讽的话,江月有点无措的刮着手指甲,江宸看到后默默把手盖在上面,紧紧的把江月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

  江爸爸明显也很不喜欢江妈妈这个口气,这些年她对江月的所作所为他也都有所耳闻,心里也是为自己的女儿打抱不平,因此语气也有点激动:“你爱她吗?从进门开始到现在你看过你女儿一眼吗?我作为她父亲能给她家人的爱,我不应该带走她吗?”

  江妈妈听后直接站了起来,指着江月冷冰冰的说道:“那就带着她一起滚”。

  说完直接进去房间,大力把门关上。

  江月一直低着头,忍着泪,她不懂为什么都要把她从妈妈身边带走?现在这样不好吗?是她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让人觉得她很不喜欢妈妈。

  江爸爸看到对面的女儿忍着泪的模样,叹了一口气也进了房间,打算好好说服一下,不想闹的这么不愉快,不然月月也不会开心的跟他走。

  客厅里只剩下两兄妹坐着,过了一会江月抬头望着自己的哥哥:“是你跟爸爸提议的吗?”

  江宸对于妹妹的怀疑有些不舒服,这件事是他父亲已经做了决定后来找他帮忙而已,对于他来说能让妹妹过得更好的事他不会拒绝。可是自己一心疼爱的妹妹第一反应就是怀疑他,觉得是他让父亲带走她的,心里也不是很舒服,只是淡淡回应:“不算,他只是让我帮忙。”

  江月觉得心里委屈,所有人都不听她内心的想法,都自作主张然后把她摆在那么难堪的局面里。她甩开江宸的手站了起来:“我不是说过了我不走吗?”

  江宸也站了起来,看着气愤的江月,心里觉得无力:“我和爸爸都为你着想,你犟这一口气留下来又能怎样?你得到了吗?”,他想她走,很想。

  “我不需要得到什么,妈妈在这里,所以我要留下来。”

  “即使每天自己面对冷冰冰的家,即使生病没人照顾,即使没人在乎你死活,即使每天小心翼翼,你也心甘情愿吗?”有时候江宸很不喜欢看到自己的妹妹这么没有自我,总是逆来顺受,总“挨打”,从不反抗。

  江月强忍着眼泪眼圈红红的大声回应:“对,没错,这是我自己的事”。

  她讨厌被人撕开现实的面具,只要别人不说,她就可以继续欺骗自己。她终究是个孩子,她怕自己听多了就会开始埋怨不公开始厌倦自己。所以她干脆紧紧的蒙住自己,至少她是容易满足的。

  江宸难得对妹妹生气,他从小呵护她长大,但是她连反抗现实,勇敢为她自己争取的心都没有,他对此也是感到生气加失望,说话便有些重:“你自己的事?那你想过你哥哥吗?我每天在外地为你担心受怕,生怕你会不开心,每天看天气预报,生怕你会受到惊吓。我们想让你远离这些恐惧,我们错了吗?你就不能勇敢一次为自己争取想要的生活吗?”

  又是恐惧又是恐惧,江月现在听到她哥哥嘴中说出这两个字就难受,这样会让她觉得哥哥只是在补偿,只是在内疚而已。

  她想到这也有些失去理智的对着江宸吼道:“你就是自私!因为你觉得我会活在恐惧里是因为你,你害怕看到我恐惧的样子,所以不顾我内心的想法,把你觉得好的都强加给我,你觉得只要你不再看到我恐惧的样子就可以了。你这根本不是爱我!”

  她这话刚吼完,把江宸气的直接扬起了手,但他瞬间就后悔,立马把手收下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慌乱的看到江月红通通的眼睛里透露出不可置信,他蠕动双唇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江月一把推开他跑了出去。

  江宸呆了几秒后,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心里苦涩万分,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想了想,苦笑了下。或许是因为他最疼爱的妹妹说中了他的内心,只要一想到江月恐惧的样子,他内心就像被千锤万凿,痛苦万分。

  不可否认这些年对妹妹过度的疼爱,愧疚也是一个原因。可是如果月月也这么认为的话,那她内心该有多痛苦。明明是会小心问他有没有吓到的人,结果一直认为自己的哥哥因为她在受煎熬,她的痛苦肯定不会亚于他。

  江宸靠在沙发上,痛苦的用手遮住眼睛,黑暗仿佛才能让他看清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